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24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最近也没有人找他工作,谭涛觉得自己就像是原地蒸发了,这个圈子里,再也没了他的名字。

对于从出生起就众星捧月的男人来说,这一切的感触都太糟糕了,糟糕到,原本伪装很好的温和面孔已经快要掩饰不下去了。

“谭涛,你已经一天没吃饭了,我给你熬了汤,多少喝点吧。”

门口传来青年小心翼翼的声音,他担忧着自己的恋人,想要分忧却又什么都不会,只好尽力的照顾好谭涛身体。

“我说我想一个人待一会你没听到吗!”

男人一向温和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暴躁,他重重将烟灰缸砸在地上,烟灰缸被砸的四分五裂,发出破碎的声音。

青年明显被吓到了,他不知所措的看着面前陌生的一切,眼中满是惧意。

“我,我担心你身体……”

“又是蘑菇汤?”

谭涛知道自己不该发火,可一想到这些天喝的蘑菇汤心里这股无名火就停歇不下来。

“我想着你喜欢吃蘑菇,所以就……”

“谁他/妈/的喜欢吃蘑菇了!!”

男人将一桌子的文件都扫在了地上,东西摔落在地,发出了重重声响,他喘着粗气,眼睛赤红,几乎发泄出了这些天全部的怒意。

苦瓜,咖啡不加糖,蘑菇汤,这些玩意特么的都是薄钦喜欢的东西!

事业的不顺心,恋人看似温顺,其实每天做的菜,打的汤,甚至是给他买的衣服,照着的全部都是另一个男人的喜好。

有的时候,谭涛甚至觉得谢木并不是喜欢自己,他只是喜欢那个梦中的虚影,那个,薄钦的记忆。

苦瓜,咖啡不加糖,蘑菇汤,这些全部都在提醒谭涛,他的恋人,根本就是完全将他当成了另一个人。

如果是以前,谭涛还会耐着性子好好的哄着,慢慢引导青年,可现在,巨大的压力就这么悬在头顶,谭涛根本做不到分心去照顾谢木的情绪。

甚至,是将他当成了一个出气筒。

自从被从医院带回来,谭涛一直都带着温和面具,温柔哄着自己,青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摘下面具的谭涛。

陌生的让人惧怕。

“谭涛……”

他不明白恋人为什么会突然变成现在这副可怖的样子,明明,只是想要关系他的。

“出去!”

谭涛不耐烦地抬眼,吸多了烟有些发晕的眼对上了谢木红着眼睛看过来的视线,顿时心中更加烦躁。

“我只是想要帮你。”谢木没有听话的离开,他红着眼,执拗的解释着。

“帮我?你看得懂这些文件吗?你知道现在股市的操作吗?你懂要怎么快速转换一大笔钱吗?”

谭涛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做,可看着青年迷茫又委屈的视线,忍不住统统发泄了出来,“你什么忙都帮不上,就别来烦我!”

一直忍着的情绪在依赖的恋人嫌弃的语气下彻底崩盘,眼泪再也忍不住,吧嗒吧嗒掉落在地,他的心理年龄只有十九岁,从被接回医院来之后就一直被宠着,怎么可能受得了一直温声细语的恋人这样的话。

谭涛看着遇事只知道哭的青年,眼神有些失望。

他认识的谢木,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事,都会迅速平静下来,可以帮着薄钦处理各种应急状况,他无疑是最好最忠心的助理,谭涛在谢木不知道的时候偷看过他很多次,越是看,少年时的执念就越发的厉害。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对着谢木出了手。

又在谢木失去记忆,无依无靠时,把人接了回来。

“你真的一点都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谢木。”

这句话对于青年来说无疑是最伤人的。

谭涛完全否认了十九岁的他,即使之前他对这样的自己宠到了手心里。

他红着眼,努力的让自己不要掉下更多泪水,哽咽的声音抽泣着说,“你喜欢22岁的我,是吗?”

谭涛拳暴躁砸在桌上,“是!我喜欢的,是那个什么事都能完美解决的谢助理,所以,你安静点,别再给我做什么苦瓜,蘑菇汤,行了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