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50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千万别想着离开我,我会很难受的……”

在青年看不见的角落,他的眼沉了下来。

那些记忆,不该存在。

那就,抹杀掉制造记忆的,胆敢触碰到他恋人的那个人吧。

——谭涛。

第二日清晨,谢木照样去遛弯。

薄钦打开了他的日记。

最新的一页,还带着泪痕。

【昨晚,我做梦了。

我梦见薄钦不碰我,是因为我脏了,他爱干净,不喜欢和人分享。

从和他在一起,我很努力的不去触碰别人,也不让别人触碰我,我知道他喜欢我这样,我想让他高兴。

那个梦真的很可怕,如果是真的……

我想,我会死吧。】

男人握住日记的手,猛然攥紧。

第21章被渣后失忆了(21)

薄钦很小的时候,因为父母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偶尔还会大打出手,是跟随着爷爷的,那是一个很古板的老家伙,对待这个唯一的孙子严厉到了顶点。

虽然薄钦聪明,但到底还是一个小孩子,很多东西爷爷都不让他玩,他只好看书,写字,学习着这个年纪不该学习的一切。

八岁的时候,他捡了一只刚学飞的雏鸟。

那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喜欢上一个生命,他喂那只小鸟吃东西,亲自给他换水,晚上甚至要把小鸟带到自己的房间来看着它入睡。

他是那么的喜欢这只小鸟,八岁的薄钦相信,这只鸟也一定同样喜欢着自己。

直到他的爷爷打开了笼子,被他养大,亲近的小鸟,毫不犹豫的离开了他。

薄钦第一次认知到,喜欢什么东西,就要牢牢攥在手心里,一点逃离的机会都不能给。

但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了喜欢的,想要永远掌握在手中的东西或人。

直到——

现在。

男人慢慢平复了脸上的难看的神情,他小心的,一点点的松开了日记本,还好,只是封皮有些皱。

薄钦抚了扶那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的封皮,轻柔将这个日记本放回了原地。

小木是他的,无论是生,还是死,亦或者是出现了那个该死的第二人格。

他都永远,是他的。

***

【叮!薄钦好感:94】

谢木靠在湖边栏杆上,懒洋洋的往下投着鱼食,【啧,看到了啊,一定很惊喜。】

“小木。”

身后有人在叫着他的名字,青年回身,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来,“薄钦,你忙完了?”

“是啊,总算是忙完了,有空陪你了。”

英俊男人笑着走到了他的恋人身边,修长大手撑在栏杆上微微俯身,唇落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