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75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小木,你只是生病了,我知道你生病了,你身子弱,要好好休养……”

男人已经很久没有打理自己了,平时总是一丝不苟的他此刻满脸胡茬,扎在了谢木脸上,刺刺的疼。

青年面无表情的被抱着,原本总是水润漂亮的眸子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他仿佛成了一个娃娃,五官精致漂亮,身体纤弱柔嫩,可却半点生气没有。

薄钦开始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他晚上是抱着谢木睡的,抱着青年瘦弱的仿佛只剩下一把骨头的身体,男人合上眼不到几分钟,便又惶恐的睁开,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探青年鼻息。

等到感受到虽然微弱却也真实存在的呼吸后,他这才松了口气继续睡去,不过几分钟,又会惶然的睁开眼,反反复复的重复一整夜。

他连公司都不怎么去了,每日都待在青年身边,吃饭,穿衣,都是薄钦亲手来做。

如果是曾经的谢木,可能会高兴的一整天都是好心情,可现在,他只会一脸麻木,像是感知不到外界一般,任由男人动作。

薄钦知道他能听到自己的话,男人有些苦涩的想,他只是,不愿意理他。

谭涛失踪了。

他留下来看着谭涛的人被打晕,男人光顾着照顾谢木,等到反应过来去找时,已经找不到他了。

整个谭家所有能动用的现金都被谭涛带走,谭家一夕之间崩塌,法院在查证时,发现有一笔巨款来源不明,应该是被失踪的谭涛带走了。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捐款逃到了国外,可薄钦始终没有放松警惕。

他知道,谭涛就像是一条饿狼一样,虎视眈眈的藏在暗处,就等着什么时候跳出来咬他一口。

薄钦今天喂完了谢木吃饭,看着青年虚弱的走到窗边,愣愣的看向外面。

那里什么也没有,可谢木能看上一整天。

男人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他,他坐在桌子前,开始处理公司的时,时不时抬起头,小心看了一眼自己的恋人。

“叽叽叽……”

外面一只小鸟叫着飞过,停跃在了底下花园的大树枝头。

薄钦这段时间没休息好本来就烦躁,正要抬起头叫外面的帮佣赶走那群鸟,一抬眼,却发现青年正探着头,这么多天以来,眼第一次灵动起来。

他仿佛很欢喜那只鸟,一双好看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看着,冰冷苍白的指尖也探到了窗外,像是要够到一样。

男人简直惊喜不已,他匆忙起身,来到了谢木身边,小心翼翼的温柔问着,“小木,你喜欢那只鸟?”

“我去让人抓了给你玩,好不好?”

别说是只鸟,现在就算谢木想要天上的飞机,薄钦都能买一架下来送给他。

不用他像是以前一样说笑,只要,有点反应就好。

青年的确对着薄钦的话有了反应。

他目光始终怔怔的看着叽叽喳喳叫唤的鸟儿,张了张口,太久没发出过声音的嗓子有些晦涩沙哑。

但好在,顺利的发出来了:“它真好。”

男人疑惑地看向那只鸟,灰不溜秋,不过就是一只普通的麻雀而已,哪里好了。

但没关系,只要他的小木喜欢,那么他一定会送给他。

“我现在就让人去抓。”

薄钦说完就要出去吩咐,手却被一只冰冷,没有半点热乎气的白皙指尖抓住了。

男人僵住,几乎是受宠若惊的转过了头。

这还是自从上次之后,谢木第一次主动碰他。

青年微微转头,仰着脸,他瘦的太厉害,下巴都已经瘦尖了,此刻这样抬头看着,更加让人怜惜。

“别抓。”他轻声说着,声音有些哑,“我只是觉得……”

“连一只小鸟,都可以自由,有些羡慕……”

薄钦眼中欣喜僵住,还不等他开口,苍白着脸的谢木笑了,笑着笑着,嘴角便溢出了鲜血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