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90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就在外界为这件事震惊的时候,谢时已经坐在了属于他的办公桌前。

这是董事长的位置,装修的典雅大气。

面前放着的都是需要他处理的文件,只要签下一个名字,就会是最少七位数的入账。

谢时桌子上摆放着一盆仙人掌,那是办公室的上一任主人,他的小叔留下来的。

青年伸出手,平时在人面前的青涩伪装,全都被收了起来。

他微微沉着眼,修长指尖落在了仙人掌的尖刺上,轻轻摩挲着。

明明现在得到的,是一直筹谋想要抢回来的。

可为什么真的到手了,又反而觉得,没那么高兴呢。

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那天,相貌俊美的男人白着脸坐在轮椅上,一双眼空茫茫的看向外面大雪,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模样。

他一直都看不透谢木,也一直认为这个被他称之为小叔的男人擅长伪装。

可如果,谢木根本就没有伪装呢。

指尖无意识用了力,仙人掌的尖刺扎入肉中。

这样猛然受伤,正常人怎么也要痛呼一声的,谢时却只是微微收回了手,看着指尖那点殷红鲜血,眼暗下,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谢时回来的时候,诺大的宅子里,正有人来来回回穿梭着搬东西。

来到走廊下,果然见到了那个男人。

周围吵闹,谢木却像是没感觉到一般,正拿了本书,微微低头,垂目看着,程川安静的站在他身边,像是一条沉默守护主人的忠犬。

想到这里,谢时有点想笑,可不是吗,现在外面谁不说程川就是谢木的一条狗,还是那种极会咬人的恶犬。

他调整了一下脸上神情,迈开修长的腿走了过去,“小叔。”

正静静看书的男人合上书,抬起眼看向谢时,“回来了?”

他的态度不算热情,甚至连个笑容也没有,谢时根本不在意,反正他早就习惯了。

“这是在干什么?您要搬走?”

谢时注意到一个从他们身边路过的两个人抬着的画板架。

谢家只有谢木喜欢画画。

“对。”

俊美而又脸色苍白的男人说话轻飘飘的,仿佛虚弱到连稍微高声一点的说话都做不到。

“既然你现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我留在谢家也没什么用了。”

“小叔说什么呢,您离开谢家还能去哪。”

不管谢时心里怎么想,面上都还端着伪装。

说到底,他对于这个自己看不透的男人,潜意识的想要留在身边观察。

听了侄子的话,谢木的眉轻轻皱了皱,咳嗽一声,无力道,“南方太过湿冷,我一直想去北方定居,之前是还要帮你护住家业,现在既然已经不需要我了,自然是要去北方的。”

谢时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就明白谢木的想法了。

他们这边总是阴雨绵绵,谢木双腿又一到下雨天就疼,他想避开,也是情有可原。

可逻辑上说得通,谢时心底却还是没有放下怀疑。

在他彻底掌权之前,谢木,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最好。

青年脸上渐渐露出了几分脆弱来,他微微下蹲,单膝撑地,让自己的视线与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保持平行。

“小叔,我还太年轻了,又刚刚接手,什么都不懂,我真的害怕压不住那些人。”

“您能不能再留一段时间,帮帮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