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92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表面风光凛月一心护着他的外公,眼底的野心藏都藏不住,天天端着一副清高模样,背地里可没少中饱私囊。

就连不怎么常见的父亲,眼底都只有漠然和对继承人的审视。

也许正是因为这份天赋,谢时从来没有得到过爱。

至少在他看来是没有的。

当然,谢时也不需要这种东西,他想要的,一直都是权利。

明明此刻的谢木已经没了利用价值,所有的东西也都回到了自己的手上,此刻该任由他自生自灭的,可谢时就是想要凑的男人更近。

他想要看清,看清这个自己唯一看不懂的人。

“你越是软弱,他们才会越欺辱你。”

那个男人这么说着,他轻轻咳嗽着,眼底有着复杂的悲凉与空茫。

“只有你足够强,让他们害怕,才能在公司站住。”

这些明明是谢时早就知道的,可这话由谢木说出来,仿佛就有了其他的意味。

他突然问,“小叔也是这样吗?”

男人抬眼,“嗯?”

“当初,小叔也是这么做,才在谢家站住的吗?”

谢时看见他笑了。

谢木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仿佛带了几分嘲讽,“我不一样。”

“你是谢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只要你打压一次,那些人知道你不好欺负,便不会再出手,反而是乖顺的辅佐。”

“我就不一样了……”

“咳咳咳……”谢时还在听着,男人的咳嗽声却急促起来,青年连忙起身去帮他拍着后背顺气。

手下明明隔着厚厚的衣物,可他却仿佛感受到了身下这人到底有多么瘦弱。

原以为的高山,原来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叔。

男人低头咳嗽着,自然是看不到站在身侧,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青年嘴角突然勾起的笑容。

【叮!谢时好感:30】

【啧。】

谢木微微俯下身喘息着,在青年看不到的角度,眼微微弯了起来。

【只要眼里没有他,他眼里就会有了你。】

【比想象中的,好对付啊。】

***

谢木还在谢家住着,谢时每天白天在公司,晚上也会回来,有的时候还煞有其事的向着他请教。

因为谢木没走,谢时几乎将整个公司都翻了过来,也还有大部分的人认为是谢木在背后教导他。

他们几乎恨得咬牙,谢家这个庞然大物,谁看着不想着咬一口。

尤其是这三年来谢家被没有血缘关系的谢木掌控,真正的继承人还是个毛头小子,没人相信他们不会对上,可偏偏,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叔侄,就这么一点血也没流的,进行了交接。

渐渐的,一些言论开始冒了出来。

说是其实谢木并不想让权,只是被谢时控制,不得已放权而已。

谢木双腿在冬天本来就会疼痛,他又不是个爱出门的性子,现在没了公司这个负担需要到处跑,从把事情交给侄子后就再也没出过门。

每天不是让程川推着去画室,就是坐在廊下看书,对外界的纷纷扰扰丝毫不知。

这天谢时回来,远远就看到男人又在走廊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