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95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曾经的他哪里都可以去,现在却只能龟缩在屋子里,甚至就连到走廊来看雪,都要忍受着双腿刺疼的痛感。

这太苦了,饶是男人已经在三年中习惯了苦涩,可听到能够结束这一切,心情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起来。

他没有注意到推着自己轮椅的人变成了谢时,青年一直推着男人到了房间内,在谢木静静等待着程川抱起自己时,一双结实有力的臂膀,将他抱在了怀中。

“小叔,如果治好腿,你想做什么?”

青年微微低下头,唇离得谢木很近,热气喷洒在因为体虚而泛着冷意的白皙耳尖,那里像是慢半拍的过了一小会,才一点点的,染上了红意。

从谢时的这个角度,可以看着正被自己抱着的男人脸上多了几分不自在,他微微侧了侧身子,避开了侄子灼热鼻息。

“我大概会去北方吧。”

青年的手紧了紧,却很快放松力道,速度快到谢木根本没有察觉的时间。

“小叔想去北方,不是因为那边气候干燥吗?如果腿治好了,还去干什么呢?”

他的声音很平静,就像是闲话家常一样,平缓的语调渐渐让男人放松了下来,他答,“北方到了冬天就是大雪,我一直想去看看。”

谢木有些倦意,声音也微微放低,整个听起来简直软了一层,“一直听说天有鹅毛大雪,我还没真的见过。”

青年神情暗了暗,语气不变,“小叔喜欢雪吗?”

“嗯。”

“一直想要画百雪图,我们这里的雪,到底还是太小了。”

谢木被青年轻柔放在了床上,他靠在墙边,眼望向外面的雪,“今年的雪,应该是这几年最大的一场了吧。”

谢时微微垂着眼,帮他盖好被子,“是,和北方也不差了。”

男人眼神微微怔楞,有些放空的看向窗外,声音几不可闻,可谢时还是听到了。

“不,差远了。”

谢时盖好被子抬眼,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男人侧着身子,长长睫毛在玻璃透进来的光下微微卷翘,显得平日里那双总带着清冷的眸子温和了些。

谢木的长相是很好看的,应该是看了让人移不开眼的迤逦,可因为这三年的雷厉风行,手段凌厉,已经没人再敢讨论他的长相了。

说起来,都是说谢家这位没有谢家血的家主,手段如何高超,如何整治真正的谢家人。

当然,在提起谢木时,都会心照不宣的顺嘴提一下谢时这位原本该是继承人的谢家少爷。

这是挑拨,也是对谢家大权旁落的嘲笑。

但在谢木主动让位后,这种嘲笑就成了一种彻底的笑话。

谢时看着男人漂亮的侧脸,心里阴暗的想着,他到底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在等着他下台。

又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觊觎这张脸。

尽管心底暗暗涌动着如同想要恶作剧一般的念头,面上,青年还是阳光而又温和的笑着,“小叔想要去北方,等到腿好了可以住几天再回来,反正现在又不是古时候,很快就能到了。”

谢木慢慢转过了头,可能因为青年这些天对他的尊敬,以及为自己找医生的感激,他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温和。

“约瑟尔医生自从宣布不再诊治病人之后,不少显贵都去找过他,都没有松口,你怎么会有把握的?”

谢时笑容不变,依旧还是那么阳光,“我和他家的小孙女关系很好,约瑟尔医生看在他孙女的面子上,会帮我的。”

他说的平淡,但显然男人误会了。

“小孙女?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看着他因为有了点兴趣微微撇过来的目光,谢时心中莫名有些不舒坦,“是个六岁的小姑娘,长得可爱,也很讨人喜欢,我走的时候,一直对着我哭呢。”

知道自己误会了,谢木露出了个浅浅的笑。

“是舍不得你吗?你还挺讨小孩子喜欢的。”

想到那个被枪指着,吓得嚎啕大哭的小姑娘,谢时也笑,“是啊,小孩子总是喜欢跟我玩。”

男人看着他的视线更加添了几分温意,他说,“小孩子的眼睛很亮,喜欢你,是因为你很好。”

说完,谢木的眼神有些黯然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