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103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第38章轮椅叔叔(8)

“0502……”

“您说什么?”

谢时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来,“没什么,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这些资料帮了大忙,最迟这个月底就能出结果,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挡着您的路了。”

听到下属奉承的声音,青年唇角微微勾起,将手中摆弄的一串佛珠丢在了桌子上。

“等到这些人进去了,他们家人那里,再关照关照。”

下属一愣,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您的意思是?”

“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小学课文,你应该不会没学过吧?”

长相英俊的青年微微挑眉,修长指尖放在珠串中间,一下一下的摆弄着,“把你带出来的人没告诉你,斩草除根这四个字怎么写吗?”

他的语气是轻轻地,但听在那人耳中,却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几乎是立刻,他额间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谢,谢总……这……”

谢时定定的看着他,手上动作停下,珠串贴在他指尖上,有点点凉意。

看着看着,青年突然笑出声来,“看你吓的,这又不是古代,还带株连九族的,只不过让你看着点他家的孩子,做点小生意还行,别做太大,以后惦记着给我添堵就可以了。”

“是,是,我现在就去……”

那人松了一口气,几乎是软着腿出去了,静谧的房间中,青年坐在桌旁,慢慢趴下身子,目光看向手中的这串佛珠,形状优雅的薄唇露出了一丝嘲意。

啧,果然,国内的人,胆子太小了。

他拎起了这串佛珠,手指捻了捻,眼暗了下来,“05,02?”

***

今天的雪比之前还要小,丝丝往下落着,落在了铺满了白色的地上。

谢木爱看雪,谢时就下了令,以后这片走廊能看到的地方,落下来的雪不用像是之前那样打扫干净,只要留出一条路能走就行。

于是尽管现在雪很小,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也依旧看的很开心。

他手中拿着画纸,笔在上面描绘着此刻的景象。

谢木原本是只会画毛笔画的,但自从腿伤了,磨墨放纸都不方便,除了在画室,平常在外面,他都是拿着铅笔描绘的。

当然,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还是谢时接手了谢家,他这才腾出了时间。

正在画着,远处走来了一个青年。

青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双腿修长,相貌英俊,谢木手中的笔停了,他怔怔的看着青年来到自己身边,一双眼执拗的像是飞蛾扑火一般追随着他,直到青年张开口。

他喊,“小叔。”

谢木猛地回了神,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的冲着他伸出了手,落在半空中的冰冷右手僵硬一瞬,很快缩了回去。

清俊男人微微侧过身子,声音想要保持清冷,却不知道是因为之前的失态还是怎样,带了几分颤音,“你回来了。”

谢时眉微微动了动,面上依旧不露端倪,他扬起笑,阳光的仿佛无一丝污垢,“我给你带了礼物。”

“嗯?”

见谢木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己,青年熟练的半蹲下身,将自己手腕上的佛珠褪了下来,抓住了男人的手。

因为长期病弱,谢木的手腕很细,他毫不费力的便轻松抓到了手中,感触着那如同一块凉玉的手感,手不动声色的摩挲了下,趁谢木还没反应过来,把那串佛珠套了上去。

“这是父亲留下来给我的,他戴了很多年,听说是在一家寺庙里面求回来的,能保佑人,小叔你身体弱,我就借花献佛了。”

不习惯被人触碰的男人正要将手收回去,就听到了他这句话。

谢木身子整个僵住,他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串佛珠。

熟悉的样式,色泽,的确是谢南恩的那一串,还是被他经常戴着的,至少从谢木入了谢家,他就一直戴着这串佛珠。

“小叔,小叔?”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