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106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谢木撑着身子要坐起来,谢时连忙上前扶着他起来,看着脸色苍白的男人开口道,“我写封信,你帮我送到程川那里去。”

谢时是想偷看一下信的内容的。

但谢木与程川一起待了五年,两个人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防泄密法子也不一定,尽管心里痒痒,谢时也还是忍住了没看。

那封信被他勒令以最慢的速度发出去,估摸着等到了程川那,最快也是七八天了。

反正大雪封路,有的是由头。

下午的时候,谢木喝了药,坐在走廊上看书。

管家领着相貌靓丽的年轻女孩子走了过来,恭敬地对着谢木道,“先生,郑小姐来拜访小少爷。”

男人抬起头,眼神平淡无波的扫过郑莺,仿佛看的不是自己曾经的未婚妻,而只是一个普通访客一般。

“谢时去西侧拿书去了,你带郑小姐去客厅等着罢。”

管家应下,转身说,“郑小姐,走吧。”

郑莺却神情踟蹰的看向谢木,迟疑了几秒后,走到了他面前,深深鞠了个躬。

“谢先生,对不起。”

谢木本来已经垂下眼继续看书了,听到女孩脆生生的道歉,只好又合上书抬起眼看她。

郑莺咬着唇,结结巴巴的道,“我,我知道我对不起您,悔婚是我不对……”

她刚才跟着管家过来,远远地就看到了这个男人。

他坐在轮椅上,双腿盖着毯子,微微垂着头,露出的相貌俊美而又充满了因为生病的苍白。

从郑莺刚才那个角度,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谢木放在膝盖上,那双微微露出青色血管的修长双手。

无论是什么地方,长得好看的人,总能得到更多的优待。

尤其是,郑莺心里还有着愧疚。

当初订婚的时候,她才刚刚十八岁,什么也不懂,见了这个清朗如月的男人几面,便顺了父母的意。

可后来等认识了谢时,和他在一起后,她才发现,她对谢木有的只是欣赏,根本就没有爱。

所以她后悔了。

她想,如果当初和自己订婚的是谢时该有多好,明明,他们两个才是同龄。

在她为了能和谢时在一起决定私奔时,有的只有对未来的美好幻想和刺激,可等到谢木解除婚约后,郑莺才从这种刺激中回过神来。

没有人会相信,郑莺逃婚是因为喜欢上了别人,他们只会觉得郑莺嫌弃已经成了废人的谢木,毕竟,当初刚刚订婚的时候,她是完全没有反对的。

尽管谢木对外说的是自己的问题,才会解除婚约,但当时郑莺要跟谢时私奔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圈子。

就算郑莺解释了无数次,自己只是喜欢谢时,那些人看着她的眼神还是充满了鄙夷。

她真的没有嫌弃谢木的意思,要不然,在他伤了腿的那一年,虽然心里有些后悔和抵触,可她不是也没有悔婚吗?

郑莺心里藏了一大堆的委屈,偏偏没人听她诉说,学校里的人对她议论纷纷,曾经的好姐妹也疏远了她,就连谢时都因为要继承家业忙碌了起来,不能像是曾经一样陪着她。

一开始郑莺还劝自己忍,谢时刚刚接手谢家,忙是正常的,她慢慢等着,他总会来看她的。

可没有,谢时一直都没有来。

郑亭实在忍不住了,干脆自己找来了谢家,可等看到那个坐在轮椅上,一脸病容的好看男人时,她心底的愧疚就又冒了上来。

她想,她要道个歉,至少要让谢木知道,自己并没有嫌弃他的意思。

“谢先生,我真的不是外面说的那样,我是太喜欢谢时了,跟你的腿真的没有一点关系,如果不是谢时,我一定会……”

“郑莺!”

青年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甚至还有些严厉的意思,女孩吓了一跳,下意识没再说了。

谢时蹲下身子,将手中的书轻柔放到谢木手中,温声道,“小叔,你要的书。”

谢木点了点头,拿了书没有再说话,在谢时看来,这个男人的脸色比起自己走时白了不是一点半点,就连神情都有些虚弱下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