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151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第58章轮椅叔叔(28)

华国的天气逐渐炎热了起来,谢木却并没有比冬天好受一些,南方总是阴雨绵绵,而只要一下雨,男人受过两次伤的腿就像是被细细密密的针翻来覆去的扎着一般,疼的他只能倒在床上白着脸不能动弹。

如果是曾经的谢木,这个无比坚毅的男人无论再怎么疼痛都不会在面上显露分毫,他就是那种别人拿着刀砍在身上,为了避免对方看轻,还会露出笑容强装无事发生的典型。

可现在的谢木,因为药物关系,整个思维都已经混乱,他仿佛变回了少年时,一点点的疼痛都能让他受不住,更何况是这种钻心的疼。

几乎每一个下雨天,谢木都是白着脸被疼醒,然后被折磨一整天后再伴随着疼痛疲惫入睡,而往往这个时候,他寻求安慰的对象就是谢时。

谢时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待遇,小叔会主动钻在他怀中,主动索吻寻求安慰,即使他嘴里念的是大哥,将他当成了谢南恩又如何。

他不在乎自己被当成谁,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就算是小叔是因为吃了药才会认错人,只要他认错一辈子,谢时就可以装一辈子。

可现实是,谢木越是温顺,越是满眼爱慕,两人之间的相处越是和谐,谢时的心弦就崩的越发紧了。

他珍惜的守护着自己的宝物,小心翼翼的照料着他,就像是一条恶龙在守护自己的珍宝一般,没有人可以从他身边偷走谢木,任何人都不能。

可,谢木的身体开始衰败了。

他渐渐不认人了,除了谢时,谁也不记得,随着阴雨绵绵,原本还会撑着笑脸画画的男人彻底起不来床,他那修长漂亮的指尖不再执起画笔,而是痛苦的攥住床单或者被角,好看的唇也很少说话了,就算是开口,大多也都是痛吟或者呼痛。

谢木痛的最厉害时,会大颗大颗掉眼泪,痛到连发出声音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无力的躺在床上哭。

“大哥……我好疼,好疼啊……”

这一天又是下雨天,谢木一大早就被痛醒了,他脸上满是痛苦,靠在身边人怀中,昨天晚上哭肿的眼睛又红了,他委屈又痛苦,“为什么我的腿会变成这样,大哥,我真的好难受……”

谢时熟练地伸出手,轻轻用自己掌心温度去揉着他的膝盖,可即使是这样,谢木的疼痛感也没有少得了多少。

“大哥,给我吃药吧,我好痛……”

男人在被痛的精神恍惚时提出了要求,谢时心疼的望着他,最终还是忍着拒绝了他,“医生说你不能再吃止疼药了,现在已经几乎没什么效果,再吃身体会……”

“不是已经最糟了吗!”

谢木带着哭音的声音崩溃响起,苍白指尖死死攥住了谢时的衣服,语气近乎是哀求,“大哥,我真的好痛,求求你让我吃药,我好难受……”

男人的哀求就像是一把把尖刀插进了谢时的心,他只能颤抖着手,将谢木整个人抱紧怀中安慰。

“小木,你再忍忍,为了我忍忍好吗?你的身体已经不能再吃药了,再这样下去会死的……”

他的手在抖,怀中的身子抖得却比他还要厉害。

谢时一开始就知道,小叔的双腿会疼,但他从来没想过,居然会这样的疼。

他感受不到那种疼痛,可却眼睁睁看着记忆中刚毅无比的小叔痛到哭的喘不上气,甚至连动都动不了。

小叔很痛苦,他从醒来,几乎一直都在忍受着疼痛。

而他的每一滴泪水,都像是滚烫的烙铁一般烙在了谢时最嫩的心头。

小叔的疼,大部分都是他造成的。

他现在无助的寻求他的安慰,希望谢时可以帮助自己,全身心的信任着谢时,可他根本不知道,这些苦痛,都是谢时一手造成。

谢木越是依赖着他,谢时的整颗心,就越是像是在油锅里面炸。

越来越疼,可却越来越舍不下。

“小叔……”

谢时喃喃的喊着,微微低头,吻住了男人苍白的唇,他温顺的任由他动作,手紧紧攥着谢时的衣袖,一吻毕,谢时眼中柔意满满,耳边却传来了男人怯怯的声音,“大哥,可以给我吃药吗?”

“我觉得自己要被疼死了……”

他的声音很弱,听得出来很痛苦了,谢时心里难受下来,明明很心疼了,却还是要阻拦。

“小木,真的不能再吃了,我给你揉揉好吗?”

谢木的脸色又白了一层。

可最终,他还是点了头,静静躺在谢时怀中,身子时不时因为疼痛间歇性的抖动一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