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177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现在小少爷落难,荣景自觉这是趁人之危的好时机,这才提出了要求。

当然,他不答应也没关系,他最讲究你情我愿嘛。

荣景本以为这件事只有两个选择。

一,答应,二,不答应。

没想到,温明泉居然找上门来,给了他第三个答案。

他居然将自己的小男友,推了出来。

荣景简直忍不住拍桌狂笑。

在他年少时,荣家和温家的差距还没有拉的这么大,温明泉也还没有一意孤行的离开家族,那个时候,一个荣少,一个温少,人人都说温明泉品行好,人缘好,反观荣景,从幼儿园起就喜欢逗弄小姑娘小男孩,初中就开始谈恋爱,一路玩到了现在。

荣景倒不在意别人是怎么看自己的,但每次遇到温明泉时,他看过来的那种高高在上还带着一丝蔑视的视线,就十分让他不爽了。

都是一个圈子里面长大的,谁还不知道谁,自己肚子里全都是黑墨水,装什么白纸一张。

荣景这人性子从小就奇怪,别人越是不让他干什么,他就越是要干什么,初中第一场恋情被长辈和老师紧急叫停后,他就变本加厉,一直变成了现在这个花花公子的样子。

温明泉喜欢百家少爷,荣景一直都知道,当初温明泉告白失败,百家少爷远走国外,他还乐呵了好几天。

而当荣家开始接受家族事业,一步步将整个荣家带到高处时,他就没什么兴致与时间去围观温明泉的苦难爱情了。

当然,因为他也涉及了娱乐圈的产业,对于温明泉养了个与百家少爷长相相似的小孩做男友的事,荣景一清二楚。

他只是觉得好笑又讽刺,当初那么品德高尚的鄙夷他这个到处玩男人女人的家伙,结果现在还不是为了一己私欲骗了个少年到身边。

一个自己本身就是道貌岸然的人,有什么资格高高在上的背后对他指指点点。

当然,那是年少时的事了,都过去了十几年,他也肯定不会记仇的,只不过是,翻出来鄙夷一下而已。

荣景承认,在百家少爷求上门来的时候,他多多少少是有一点想要气一气温明泉,才提出的那个要求。

没想到就是那个每天端着一张温和面具的温明泉,这一次居然肯撕下面具,将什么都不知道谢木推出来。

这难道不是本年度最好玩的笑话吗?

而最让他感兴趣的,还是那个小家伙对温明泉的爱慕,被自己的男朋友亲手推给别人,要是他知道了,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会露出什么样的神情呢?

外面有人敲门,有着细长双腿的秘书走了进来,“荣总,赵小姐约您明天去打高尔夫。”

荣景合上手中文件,眼也未抬挥了挥手,“不去。”

这段时间,他暂时只想和那只可爱的小兽联络感情了。

***

温明泉昨天晚上睡得不是很安稳。

他醒来后觉得奇怪,明明在决定将小木推出去后,他心里没有一丝波澜,只有为想到能救玉修的办法而高兴。

一个是多年来默默守护的玉修,一个是只不过为了排解寂寞的谢木。

孰轻孰重,不是一目了然吗?

更何况,小木再好,也终究替代不了玉修,无论他怎么教,他都还是那个喜欢玩闹的性子,钢琴永远都只会弹一首,不管说多少次,还非要闹着穿红衣。

他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哪里能和玉修比呢。

温明泉做决定时很快,直到现在他也没有一丝愧疚。

虽然他是将小木推了出去,可跟了荣景,对他来说也只有好处,毕竟荣景对待身边人一向大方,而谢木在圈子里没有根基,荣景随便漏一点给他,都足以让谢木再上一个阶梯。

温明泉很快说服了自己,也按照计划,将谢木带到了荣景面前。

可回了家,脑海中却忍不住想起穿着一身鲜艳红色的少年抱着自己的手臂软软的笑着。

他递酒过去的时候,谢木是不想喝的。

他从前刚进圈子时还未成年,被逼着喝酒,打的目的就是灌醉了他好下手,那时候他才多大,就撑着不肯喝一口。

这些事温明泉都知道,他也知道谢木酒量不行,喝上一杯就能晕头转向,所以他在外面从来不肯碰酒,怕的就是喝了酒之后任人宰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