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232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柏泽庭今天喝了点酒,也懒得应付谢木,上了楼便进了洗澡间洗澡。

今天,在应酬的酒席上,他能察觉到对方那个王总带来的女儿对他有意思,几次三番的邀请他一道出去,柏泽庭虽然有些腻歪那个女人化的浓艳的妆容,但因为她的父亲,还是应付了几句。

王家虽然比不上谢家,但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公司,如果他能得到王家的支持,计划也许就能提前了。

柏泽庭不在意出卖自己的身体得到支持,只是那王家女儿到底是个女人,要是弄出孩子来,也是个麻烦事。

他匆匆洗完了,正要拿毛巾,却发现毛巾不在架子上,柏泽庭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索性多泡了会,反正谢木会送进来。

果然没一会,青年便在外面敲了敲门,等他说进后,才抱着毛巾进来,软声道,“你是不是又喝酒了,我给你做了醒酒汤,喝了再睡吧。”

柏泽庭泡了会酒也稍微醒了,揉了揉眉心,神情也没有刚才那么冷,“不了,我今天累了,一会早点睡觉。”

“你还是喝点吧,要不明天一整天难受,我去给你端上来,你喝了就行。”

谢木将毛巾递给他便出去了,只剩下柏泽庭脸色微微阴沉下来,冷着脸起身擦身。

因为小时候被人看不起的经历,他最厌恶的就是别人擅自决定。

青年端来醒酒汤时,柏泽庭冷着脸喝下的神情倒是让谢木误会了,笑着递过去一颗糖给他吃,“你怎么每次喝醒酒汤都是这个神情,有这么难喝吗?吃颗糖压一压,记得吃完了漱口刷牙。”

这一次柏泽庭倒是很轻松的接过了,他喜欢吃甜食。

“泽庭……”

像是趁着柏泽庭吃着糖心情好了,青年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说,我出去工作怎么样?”

“为什么要出去,在家里不是很好吗?”

柏泽庭反问一句,见着谢木脸色踟蹰,神情也缓和了一点下来,“小木,我不喜欢有陌生人来我们家,如果你去工作,家里怎么办。”

青年方才还带着些期待的神情黯淡了下来,轻声道,“你一整天都不在家,我在家里有些无聊。”

“我公司忙嘛,好了,下次我尽量回来多陪陪你。”

柏泽庭敷衍的回了几句,眼见着谢木虽然还是不情愿,但也乖乖点了头,这才往床上躺去。

两人除了做那事时,都是分被子睡的,理由自然是柏泽庭不喜欢和别人睡在一个被子中。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醒酒汤的缘故,闭着眼就是睡不着,柏泽庭也不着急,只是合着眼缓慢呼吸着,身子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背后的那个人突然窸窸窣窣起了身,小声的叫了一声,“泽庭,你睡着了吗?”

柏泽庭不做声,想看谢木要做些什么。

结果就感觉着自己的被子被一点点的拉了出来,像是猫儿抓一般,静悄悄又小心翼翼的,生怕闹出一点动静。

他能感受到,身后的谢木就连呼吸声都放轻了。

等到他的被子被拉了一个缝出来了,青年就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给挤了进去。

他也不做别的动作,只是身子挨着而已。

随后,像是心满意足了,谢木沉沉睡去,再没了动静。

柏泽庭不喜欢和人接触,可此刻,一个温热软软的身体挨着自己,居然意外的不是很讨厌。

现在将谢木推开,他虽然肯定不会说些什么,但如果露出了端倪来让谢家人看出来也是麻烦。

柏泽庭讨厌麻烦。

他拧着眉,索性就这么睡了下去,只是一晚上都睡不踏实,睡睡醒醒,直到清晨天放了亮,柏泽庭突然感觉背后有动静。

又是与昨晚一般的小心翼翼,谢木从他被子中退了出去,丝毫动静都没落下。

柏泽庭再睁开眼时,是闹铃响起。

在另一个被子中的青年迷蒙着眼打着哈欠关了闹铃,见他望过来,脸上立刻露出了迷迷糊糊的笑来,“早,泽庭。”

自然的,好像昨夜他一直都在自己被子里面一般。

柏泽庭点了点头,“早。”

面上还平静着,心中却仿佛有了别样的滋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