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240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总是这么好骗,又傻傻的谁说都相信,永远都不会使用特权。

不过,也许他喜欢的,也正是这样的谢木。

盛夜凑得太近,谢木神情变得有些不自在起来,他往后退了退,让自己离男人远一些,“你真的有自己孩子了?”

“当然了,否则我怎么进来的?”

仿佛没看到青年对自己的闪避,盛夜神态自然的冲着谢木眨眨左眼,“我现在可是一个单亲爸爸呢。”

谢木对他说的话表示怀疑,毕竟在他的印象中,盛夜仿佛总是在说谎,从他们小时候第一次见面,那么小的年纪就能面不改色的将他骗的团团转。

见他不信,盛夜也不在意,而是解释道,“我和美国的女朋友在一起之后才知道她不能生育,于是我们一起回国在培育所申请了孩子。”

青年迷茫的点头,“但是你说,单亲爸爸?”

“对啊。”盛夜耸肩,他总是很喜欢用这个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无辜,“申请了孩子不久后,我们就感情破裂了,所以离了婚,但是因为不舍得孩子,所以这个孩子就留了下来。”

谢木刚刚露出同情的神色就突然一愣,“可是你刚刚说你是用特权……”

“哈哈哈哈哈……”

男人丝毫没有顾忌周围望向这边的人,大笑出声,即使是笑成这样,那张好看的脸也还是没有让被打扰到了的伴侣们过来警告,而是都带着几分惊艳的望向他。

“小木,你怎么总是这么好骗,我当然是骗你的,你以为我们国家的法律是吃素的吗?”

盛夜笑的眼睫都在颤,“要是我真的可以在法律不允许的情况下创造一个孩子,那我不是要当上主席了?”

两人见面还没超过五分钟,谢木就已经被嘲笑了两次,他有些恼了,“你怎么总是这样!”

盛夜的确总是这样,两人也算是竹马竹马一起长大,谢木小时候第一次见盛夜,他因为身体不好坐在轮椅上,相貌雌雄莫辨,正捧着一本书在看。

那时候谢木从小就和小女孩们一起玩,因此养成了对着女孩子十分温柔的性格,他见所有孩子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只有这个漂亮的从没见过的“女孩子”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坐在轮椅上,于是好心的过去要带她一起玩。

他先是问了“小女孩”叫什么名字,又问了要不要和他一起玩。

小女孩露出了甜甜的笑,说自己叫也也。

小谢木十分友好的就叫了他的名字,“也也,我们一起去玩吧。”

盛夜把书递过去,又露出了个甜甜的笑,“你把书打开,我们一起看书吧。”

小谢木打开书,里面有一只死蜘蛛。

他小时候特别胆小,又被家人保护的好好地,哪里见过这个,尖叫着就把书丢了出去,眼圈都被吓红了一圈。

这个时候盛夜还问他,“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吗?”

小谢木不明白“小女孩”为什么要这么问,抽抽搭搭的抹着眼泪喊,“也也。”

长相白白净净看着乖乖巧巧的盛夜十分不客气的应了一声,“诶,乖孙子。”

小谢木愣了足足半分钟才反应过来这个人是在耍自己,大哭着跑去了大人在的地方。

那天盛夜的父亲带着他来给自己道歉,他才知道盛夜其实是个女孩子,而且他也不叫也也,是叫盛夜,据说是原本的名字叫做盛业,从小就早熟的他嫌弃这个名字不够好听有腔调,非要逼着父母给自己改成了盛夜这个有腔调的名字,由此可见此人的恶劣是从小就有。

小谢木上幼儿园就是和盛夜一个学校,那时候学校里面要举办晚会,小朋友们扮演角色,盛夜被选为王子,偏偏他还指定谢木做自己的公主,谢木不愿意,他就不肯扮演,在老师的劝说下,小谢木不得不心不甘情不愿的穿上了公主的裙子,躺在用家长赞助的豪华大床上扮演睡美人。

他以为盛夜顶多亲自己一口,没想到穿着王子衣服的盛夜却直接咬了他一口。

小谢木的第一次表演是带着脸上的牙印子哇哇大哭着结束的。

他那时候还小,只觉得委屈,等到长大了一点,再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就是羞耻了,毕竟演的好好地突然坐起来哭什么的,真的很丢人。

尤其是当时因为学校里的学生们家境都十分不错,小谢木认识的几个叔叔伯伯当天都来看自己孩子的表演,把他的这些囧事看的清清楚楚,一直到他大学,谢木都没办法忘记这件事。

幼儿园之后,他就开始躲着盛夜走了,可惜这个人还不肯放过他,小学的时候骗走他的糖,初中的时候骗他老师要让学生们假期补课,害的谢木大冬天的起了个大早,让司机送来学校才发现学校大门都没开。

这些按理说也都是小事,但等到积累在一起就十分的让人讨厌了,谢木是脾气好,每次发火被盛夜哄过几次之后又会乖乖的和他和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到大除了堂哥们男性朋友都只有盛夜一个人的缘故,谢木总是会跟个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直到初中了,每次被盛夜叫出去玩,即使作业没有写完,他也会先放下作业出去。

要不是初三发生的那件事,也许两人现在还是很好的朋友,而不是像是目前这样,相顾无言。

所谓的相顾无言,其实也是谢木不知道要该和盛夜说些什么,他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高中开始盛夜就被送到了国外,他和谢木不一样,是盛家唯一的孩子,谢木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盛夜却只能按照家里安排的路来走,不过根据他听堂哥们说的,盛夜好像并没有不喜欢这样的路,而是乐在其中。

两人离开了培育所之后就在盛夜的要求下找了一家奶茶店,一边喝奶茶一边聊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