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243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看来他们的关系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不然为什么只有这么一个冷冰冰的大名。

秘书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拿着手机递给柏泽庭,但抬眼看了一眼正在与自己父亲交谈的男人,到底还是想要得到他的心态上了心,她伸手将手机拿了过来,直接接通。

“喂,泽庭,我……”

“不好意思。”

秘书故意让自己的声音微微喘息,声音也十分甜腻,“您是要找柏总吗?他现在……正在忙。”

那边平静了好几秒,才响起青年恍惚的声音,“对不起,打扰了……我一会再打过来。”

直到电话挂了,秘书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谢家的小少爷,性子这么好?

她刚才做出来的那副样子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宫疯狂,毕竟这么晚了丈夫还不回来,打电话又有一个喘息的女人在那边暧|昧不明,至少也该像模像样的发发火吧?

她曾经也不是没有喜欢过有妇之夫,如果一开始勾|引不上手,就会用这一招让对方的爱人起疑,而当起疑时,怎么会忍不住不和对方闹呢?

结果这还是第一次,对方不光挂了电话,还要和她说对不起。

谢木不按照套路来,秘书就有点接不上了,关键她是私自接的柏泽庭电话,如果要是刚才那边没有挂断,她还可以将手机拿过去,就说自己见响了帮忙接了一下,现在那边挂断了,她又该怎么办?

秘书咬牙,在心里暗恨谢木这么回应,见着那边好像也谈的差不多了,只能拿着手机到了男人面前,一脸无辜的道,“柏总,刚才您有个电话,我见您正在和父亲谈话就帮您接了,那边说一会再来给您打过来。”

柏泽庭险些要控制不住脸上的不虞,他最厌恶别人碰自己的东西,之前随手将手机丢在沙发上也是看准了那一片没人,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不讲究。

但因为有求于人,即使他恨不得将面前这个娇柔做作的女人拿了自己手机的手砍下来,面上还是要露出一抹不介意的笑来,“谢谢,我会注意的。”

他接过了手机,笑着与两人道别。

等到他们离开,男人的脸色才在灯光下阴晴不定起来,他嫌恶的望着自己手上的手机,点开来看了看刚才的来电是谁,索性直接拔了电话卡,将这个才换不久的手机扔在了垃圾桶里。

等看着手机被丢进去,又掏出一块手帕来细细擦完了手,男人这才阴沉着脸离开。

今晚喝了太多酒,他头已经十分痛了。

要对着不喜欢的人陪着笑,更加让柏泽庭浑身不舒服。

什么时候,才能站在高度。

快了,很快了。

一向自持的男人这次难得一路飙车的回了家,他头痛欲裂,心中满是烦躁的进了门,却发现客厅里面居然没有亮着灯。

柏泽庭心中的不悦更加多了,之前他明明都已经告诉过谢木,自己在外面应酬,他居然还没有准备醒酒汤。

即使他不喜欢喝,谢木也该准备上。

这个想法一出,男人的脸顿时又黑了一层。

他开了灯,换好衣服上楼。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以往柏泽庭回来时,青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为他倒好了热水,又准备了醒酒汤的体贴,这让他的烦躁更加重了。

一直到上了楼开灯,才看到在被窝里蜷成一团的人。

他不耐烦的皱眉,为自己还没回来这人居然先睡而不悦。

柏泽庭丝毫不客气的掀开被子,如同将自己蜷缩成一颗蛋的青年红着眼抬起脸,一双眼中满是伤心。

这副场景从没出现在男人的想象中,他手下不由得顿了顿,锋利的眉还在皱着,“你……”这是怎么了?

刚刚还在被窝里的青年立刻起身,紧紧抱住了他,一声不吭。

柏泽庭喝了酒的脑子有些缓慢的转动着,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推开谢木,但奇异的,他并不想这么做。

最终,还是青年先开了口,“泽庭,你出|轨了吗?”

男人眉头皱的越发紧,不知道谢木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结论,“没有。”

他终于想起来之前那个秘书曾经接过谢木打过来的电话,估计就是因为这件事让青年误会了。

柏泽庭以为谢木下一句就要问他,接电话的女人是谁,头痛让他忍不住想要将抱住自己的人推开时,将脸紧紧靠着他的青年却轻声道,“我相信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