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257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一开始,青年还在挣扎着哭闹,求他把他放出来。

可后来,当他发现无论怎么闹,都得不到男人的半点回应后,哭喊声就变成了害怕的啜泣。

满是寂静的一个小时过去的时候,谢木还在里面小声的抽噎着,他一下一下的拍打着箱子,嘴里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含糊词汇。

这一次被抱出来的时候,青年简直是在柏泽庭怀中大哭。

“好了,不要哭了,再哭就只能再把小木关进去了。”

这话一出,谢木的哭声立刻戛然而止,转而变成了委委屈屈的抽搭。

柏泽庭没有再要求他不准抽咽,而是安静的等待着青年平息下来。

在这个全是黑暗的屋中,时间仿佛过的尤其缓慢,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谢木哽咽着声音,小心翼翼的道,“可不可以开灯?”

他怕黑,柏泽庭一直都知道。

因为怕黑,所以每次都要为柏泽庭留灯,怕爱人跟自己一样害怕。

可其实,柏泽庭根本不怕黑。

从小在那种环境下长大,又哪里能像是谢木这个小少爷一样,还能培养出一堆害怕的东西。

曾经的柏泽庭厌恶谢木这样娇惯的习惯,可现在,他反倒是挺乐在其中的,如果不是谢木被娇惯的怕这么多东西,他也不能轻易用恐惧控制住青年。

于是,他温柔的抱着怀中人,轻声道,“小木,这一次因为你第一次犯,所以我就不那么严重的惩罚了,下次如果你再惹我生气,想要逃跑的话,就把你和几十条蛇一起放在箱子里,怎么样?”

怀中人已经被吓得浑身僵硬如同石块一般了。

青年是靠在柏泽庭怀中的,因此他可以轻易的感受到自己的衣衫在一点点的被谢木无声的泪水打湿。

是被吓得,还是有其他原因,男人也不知道。

“泽庭,泽庭……”

带着哭腔的声音求着他,“你能不能放了我,我知道错了,我不敢打你了,你放了我好不好……”

“怎么能放了你呢。”

男人温柔的将他抱紧了,俯下身吻去了青年柔嫩脸上的泪水,“我们不是说好了,你要一辈子陪着我吗?”

谢木哭的更加厉害了,却不敢反抗,生怕再一次被关进那个可怕的箱子里。

柏泽庭安慰的拍着他,他当然是吓唬谢木的,谢木一向怕蛇,只是关在箱子里就足以让他吓破胆子了,如果再放上蛇,难保不会吓出什么问题来。

面对着哭的不停只能依赖自己的青年,男人充满怜惜,口下却一点都不肯留情。

“小木乖,记住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就是我的小猫。”

“如果叫错了,可不只是有这么几种惩罚。”

面对着谢木,他仿佛永远都控制不追心中的恶劣因子,抱着抽泣不止的青年,男人的唇凑到了他耳边,低声吓唬:“逃跑的话,试试用蛇,放进……怎么样?”

青年整个人都僵硬了。

他的反应很大程度的取悦了柏泽庭,男人愉悦的笑了起来,在黑暗中,像是真正的蛇一般,缠进了怀中人。

“喜欢你。”

他低低的私语着,“真的很喜欢你呀。”

原来,拥有谢木,是这样快乐的事。

他将人抱的更紧了。

“小木,一辈子陪着我吧。”

怀中人没有反应,男人也不恼,只是道,“我刚才是怎么说的,还记得吗?”

过了一小会,青年带着哭腔的声音哽咽响起,“好……”

“自己说一遍好吗?”

柏泽庭的手,在纤细脖颈上游走,温柔的声线丝丝饶饶,“要叫我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