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278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柏泽庭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他只觉得,此刻的自己仿佛被钉在了木头上,正有人拿着钉子,一颗一颗的往他的身体里面钉去。

每次当他以为已经很疼的时候,下一颗钉子会告诉他,那不算什么,现在才是最疼的。

而现在,谢木将钉子,钉在了他心脏的地方。

疼,好疼啊。

疼的男人想要跪下,想要求饶,求他的爱人不要再说出这种话。

可,他哪里还有资格求饶呢。

柏泽庭颤抖着手,半响才艰难的吐出话来,“小木,你别这样,我,我知道错了,我们以后会好好的。”

“好好的……”

青年眼微微睁着,唇努力的开合,从嗓子眼中挤出晦涩声音,“柏泽庭……”

“我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你碰我一下,我就恶心一次……”

“我是你弟弟啊……”

“你怎么能……”

谢木没将话说完整。

他太困了。

青年一直微微睁着的眼合上,即使睡去了,好看的眉也是紧紧皱着,仿若一刻都不能得到放松。

柏泽庭猛地紧张起来,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放在了青年鼻下,等到触碰到那虽然微弱却还存在的鼻息后,才猛地松了一口气。

男人上了床,就这么小心翼翼的,拥住了谢木。

他握着他冰冷的手,轻轻地,放在了自己心脏所在的部位上。

“小木……”

柏泽庭怔怔望向天花板,轻声道,“我好像,真的爱上你了。”

从看到谢木突然闭上了眼,他连呼吸都停下的那一刻开始,这股原本就在感情,仿佛一下子被提到了男人面前。

他爱谢木。

爱到,如果他真的死去,自己也不能独活下来。

柏泽庭闭上眼,感受着谢木的手按在自己心脏,仿佛,能听到心跳声。

砰——

砰——

那是因为爱人触碰到而欢欣激动的跳动。

“可是为什么,会是现在呢?”

会在,他已经剥夺走了小木一切,在曾经对他深爱,现在却恨之入骨,厌恶万分的现在呢……

***

柏泽庭第一次将陌生人带入了家门。

那是一个保姆,他会照顾谢木的饮食起居,因为还兼顾着看管青年不让他逃走,因此雇佣的费用比起正常保姆高出了十倍。

男人更加愿意亲自照顾爱人,而不是由一个陌生人闯入自己的领地,可他根本没办法靠近谢木。

青年从醒过来开始就很平静,但这丝平静只要柏泽庭一接触到自己便会化为歇斯底里,每一次,都是尖叫着逃离,甚至,不惜自残。

作为始作俑者,将一切都推到现在这个境地的柏泽庭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

因为他们同父异母兄弟的身份。

谢木对待他的一切,都充满了恶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