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很高兴认识你[快穿]_分节阅读_14

书名:很高兴认识你[快穿]   作者: 十八反   

镜头里的夏添先是在旅舍大堂里靠窗的位置翻看一本原文书,翻过几页后一个雪球猛地砸到窗户玻璃上打断了思绪,但他没露出任何不悦的神色,反而单手托腮微带笑意看向窗外正在嬉戏的众人,最后更是被打动放下书本,拢了拢大衣加入了戏雪的队伍。

“CUT!完美!”李一周喊完,又道:“大家状态不错,赶紧收拾一下,趁这个时候把下一场拍了!”话毕又下意识看了一眼盛黎,见对方没有出言反对,这才放下心来。

道具组布置场景,几个主演则回到各自的休息位置上调整状态补妆,夏添则是一路不拐弯地朝盛黎跑步,方才一场雪仗打下来他身上也不可避免地被砸上了雪球,盛黎抬手替他把发丝上落下的雪花拂去,又用手背试了试夏添额头的温度,“还这么烫?”

夏添闻言也把双手捏成拳头靠在脸颊边试了试温度,“不烫。”

陈宣仔细观察了一下夏添的状态,见他不像是还在发烧的模样,便说道:“也许是刚才跑了一阵太热了吧。”

盛黎看着夏添通红的脸颊倒是还有些不放心,只是夏添坚持说自己可以继续演,他便只能再三叮嘱夏添一旦觉得不舒服立刻中止拍摄,自己则拿着羽绒服和盛了姜汤的保温杯在原地等候,夏添戏份一结束就上前给人暖着,倒是把助理的事儿给抢了去。

男三的戏份不算特别多,加之剧组拍戏又不是完全按照剧情发展拍摄,考虑到夏添身体因素,他今天的戏份集中拍完后就可以休息了。

“宁非,昨晚我没睡踏实,总感觉有人在我的窗户外看着我……”

“别多想。”宁非温和地笑着,抬手拿了一杯刚温好的牛奶递到忧心忡忡的女孩子手里,“喝杯牛奶吧,我保证你今晚会睡得很好的。”

“谢谢你,这几天大家精神压力都很大,要不是你还在,我真的也要崩溃了……”

“CUT!”李一周站起身来鼓了鼓掌,“表现得都不错,夏添今天的戏份就结束了,先回去休息,养好身子再来。”

夏添单手撑着柜台微微晃了晃脑袋,他刚才觉得头有点晕,但好在没有影响拍摄,此刻一听结束,赶紧做了个深呼吸把自己从角色里摘离出来,朝着对戏的女一号笑着点点头道别便朝盛黎的方向走了过去。

盛黎接手盛世传媒这么久,也是头一次来片场看人拍戏,因为夏添在场的缘故,倒也不觉得无聊,见夏添过来,便站起身打算和对方一起回酒店,却发觉面前的小东西只走了几步就脚步虚浮,当下心中微沉,加快脚步朝夏添走去。

果不其然,夏添走了几步忽然腿一软,闭着眼睛就往地上倒去。

“夏添!”众人在一旁惊呼出声,盛黎却早已快人一步跑到夏添身边把人接住,拿着厚厚的羽绒服把他包了个严严实实,而后打横抱起带着人上了车。

第16章冷酷总裁小明星

车内气氛有些沉闷,几位助理和剧组的两位随行人员见盛黎面色阴沉都是大气不敢出一口,陈宣看着夏添即使昏迷也微微皱起的眉头不由得在心里打鼓,暗自希望夏添可千万别出什么意外。

盛黎把人抱在怀里,时刻注意着夏添的动静,他试着用毛巾裹了冰袋给人降温,可夏添的体温实在是高得吓人,不过片刻他就抬手把冰袋拿出递给一旁的助理,“换一个。”

助理连忙从车载冰箱里拿出新的冰袋,正要拿过盛黎手里的毛巾把冰袋裹起来,盛黎却猛地收回了手,拿手里的毛巾遮住夏添的头,沉默片刻后,冷冷开口:“不去医院,直接回酒店。”而后又朝助理示意,“除了司机,所有人都立刻下车,不用随行。”

众人不明所以却也只能照办,司机停车让其余人下车,盛黎避开了后视镜的视线范围,抱着夏添坐在角落,而后做了个深呼吸,揭开了一直挡着对方头发的毛巾。

怀里的小东西一切如常,只是……作为“人类”的耳朵忽然不见了,而头顶却多了一对毛茸茸的雪白狐耳。

不知为何,这一对狐耳在盛黎看来颇有些眼熟,记忆深处,他应该是见过的……

盛黎正在消化这和他人生观不相符的一幕,忽然听到一阵细微的衣服撕裂声,而后腿上多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盛黎看了一眼夏添终于舒展开来的眉目,面不改色地伸手一抓——一条毛茸茸的雪白狐尾被他抓在了手里。

蓬松的狐尾轻轻甩了甩,顺滑如丝绸的狐毛滑过盛黎的掌心,只一瞬便让他心神波动难以平静。

盛黎闭上眼睛又睁开,如此重复了三四次,才确认自己眼前所见并非臆想,他脱下自己的大衣里三层外三层地把他包得密不透风,又让司机直接把车开入了地下停车场,抱着一路不曾睁眼的夏添避开摄像头进了电梯,期间夏添显然是被裹得难受了,闭着眼睛哼哼唧唧地叫唤了几声,那声音带着三分天真七分诱人,哪怕只是一个喘息都勾得盛黎难以自持。

盛黎觉得自己有些奇怪,放在心尖上的人忽然长出狐狸耳朵和尾巴——任谁看这都不是件寻常事,或许第一反应是送医院更符合常理一些。

但莫名地,盛黎的潜意识非常顺利地接纳了这一幕,甚至比起惊讶于夏添的变化,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止不住的高兴——他确认自己一定是第一个见到小东西露出狐耳狐尾的人。

一路避开人眼进了房间,直到这时盛黎才松了口气,他松开衣服把夏添放在床上,又替对方除去因为长尾巴而裂开的衣裤,替他打来热水擦拭身体,幸而夏添眉目昳丽,化妆师只给他稍作了一点修饰,否则盛黎是真没办法完成卸妆这项任务。

好不容易收拾完,盛黎看着夏添半点没退的体温颇感棘手,眼下对方这副模样显然不能见外人,他去冰箱里取冰块切割时不小心划破了手掌,也只是匆匆包扎一下就没再管,而是拿着包好的冰包重新尝试给夏添降温。

夏添朦胧中似有所感,鼻尖嗅到一阵清冷熟悉的气息,他只觉得腹中干渴,下意识地伸出舌尖循着那气息舔去。

盛黎动作一僵,但见夏添在舔到自己的血时表情舒缓了不少,他试了试将手掌移开,夏添果然又露出难受的表情。

“小狐狸不是爱吃鸡吗,嗯?怎么连我的血也爱吃?”盛黎轻轻敲了夏添的额头一下,“不省心的小东西。”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手上的纱布,微微挤压伤口流出血,凑到夏添嘴边让他舔舐。

盛黎一边看着夏添舔舐自己的血,一边抬手揉了揉眉心,就在刚才夏添的舌尖触上来的一瞬间,他好像想起了一些奇怪却又熟稔的画面——

有一只皮毛沾满泥浆的小狐狸躲在灌木丛里睁大眼睛看着自己,他素来爱洁,却第一次没有赶走那脏兮兮的小东西,反而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馒头放在对方面前。

“吃吧。”他依稀听见自己这么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