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很高兴认识你[快穿]_分节阅读_190

书名:很高兴认识你[快穿]   作者: 十八反   

他们手里也各自拿着一杆□□,但看周身气度却是正气凛然,便是被皮帽子遮掩了大半的脸上露出的那一双眼睛,也透亮如九天星子,叫人一眼就能望到心里去似的。

这是一群护林员,他们的任务就是守护这丛古老而高大的群山。

几人围在坑边,见坑底偷猎者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模样便忍不住抚掌大笑,他们追了这群偷猎者三五日,这群人似乎是老手,生性狡诈又有几条得用的猎犬在身旁,每每嗅到生人味道就会立刻警示,竟让他们一次次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逃了出去。

原本今夜他们见天气太过寒冷,想着这群偷猎者在这深山老林里也该歇歇气,恐怕不会出来偷猎;谁知领头的队长态度坚决地表示一定要出来看看,他们几个也只得熄了窝棚前的火,扛了枪跟着上山查看。

谁料到真有这么巧的事情,他们先是听见山上有枪响,后又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狗叫,心知出了事情,跟上来一看竟瞧见了这样滑稽的一幕,一个个心里不知道多痛快。

若问护林员最恨的人是什么,一则是在深山中不知轻重随意点火的人,二则就是这些丧心病狂利欲熏心的偷猎者,他们为了一己私欲,将满山大自然的馈赠都视若自己的囊中物,每一朵花每一只鸟都被他们以钱做出了价值衡量,值钱的收到自己口袋里,不值钱的就随意践踏。

“队长,咱们绑了人下去吧?要在这山里冻上一晚,估计明儿起来咱们直接收尸来得更方便。”护林员们看着偷猎者在水潭里丑态尽出才觉得出了口恶气,便朝打头的男人喊道。

那男人正站在一旁,仰头往先前夏添蹲着的那块岩石望去,此刻闻言方才回神,他收回抚摸岩石上一点血迹的手,拉了拉皮帽子挡住刺骨的寒风,只露出一双坚毅的双眼。

“好。”

第159章极品狐狸精赖上床

护林队将几乎冻成冰棍的几个偷猎者五花大绑起来,那几人一个个嘴唇冻得乌青,半点挣扎不动,被提上来时活像冰坨,砸在地上时甚至发出了砰的声响。

他们好不容易从那刺骨的冰水里逃出生天,此刻一个个几乎都要冻傻了,只想着喝口热水烤烤火,哪怕知道被护林员绑下山,他们又带着一路上捕获的猎物,这一次可说是“人赃并获”逃不开了,却也半点逃跑的念头都没有。

无他,这几人手指头都冻僵了,根本没力气挣扎,更别提再在这雪地里逃跑。

“哎,这拿着什么呢?”护林员绑人时注意到了对方手上紧紧抓着的一个东西,他试图拿下来,对方却死命箍着手不愿意松开。

但他越是如此,越是引起几人注意,其中一位护林员心中生疑,手下使了个巧劲捏酸了偷猎者的手筋,趁对方手麻的时候劈手夺下了那裹着冰碴子的东西,拿在手中一看便是一愣,“我的天,这么大的老山参?”

几个护林员闻言都凑过来看了,此刻四下光线暗沉,只有头顶一轮明月落下的素白月光,几人借着月光细细打量,那护林员握在手里的可不正是一根足有小儿手臂长、看上去已经具备完整人形的粗壮野参吗!

“你们!”

见状,几个护林员都急红了眼,野参成长最是不易,要长到这样大小这般模样,少说也要上百年,可这群人竟然就这么偷挖了野参!

“不是山参,不过是栌兰罢了。”

这时,有一道低沉有力的声音打断了几人的怒火。

护林员们一愣,其中一人连忙举起手电仔细看了看,见参体板直也没有明显的芦碗,又凑过去细嗅了片刻,果然闻见了一股几不可闻的臭味,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道:“果然是栌兰!还是队长眼神好。”

栌兰的确也有药效,可其功效与人参却是天差地别,价值更是相去甚远,一株野人参也许要数百年才能长成这样,且一座山头都难找到一根,可栌兰则要常见得多,只要养分足够,根须更是能肆意生长。

几个护林员心头卸下了一块大石头,偷猎者们则是瞬间就急红了眼,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终日打雁竟然会被雁啄了眼,他们几个也算是常进山的熟手了,也不是没想过自己被抓个现行的可能,但在他们想过千万种结局中,却绝对没有这一个——

被一根随处可见的栌兰骗去跳了寒潭,然后冻得像死猪似的被人随随便便地五花大绑?!

“都是那只死狐狸崽子。”一个偷猎者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当时就是他一眼看到了小狐狸叼着的“人参”,喊着几个兄弟冲上去的。

他心头忿忿,这会儿稍稍回了暖,嘴上就不干净起来,只骂道:“要是能再遇上那只臭崽子,我一定要拔了它的皮、抽了……”

话音未落,他嘴里被人猛地塞进了一大团雪,冻得他瞬间知觉全无,只觉得每一颗牙齿都不是自己的了。

半蹲在他身前的男人轻轻拍了拍手,抖落了几粒雪花,目光冰冷地看着面前的偷猎者,说出口的话比冬雪更冻人三分。“闭嘴。”

就这么简简单单两个字,却立刻让几个偷猎者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他们不是第一次碰枪的人,没那么没眼力见。

这个带队的护林队队长一定碰过枪,不但如此,这人手下的枪还一定见过血。

夏添被大狐狸叼回洞里后放在了最角落的位置,显然是大狐狸们怕这只不听话的“小狐崽”又偷溜出去,然而夏添来回折腾了这么大半天也早就累了,他可不是盛黎那等已经辟谷的元婴修士,连睡眠都不需要,干脆也就把自己团成了一团,毛茸茸的大尾巴轻轻扫了扫自己身上的几粒雪花,又扒拉着在洞里看了看,果然找到了一个绣着并蒂山茶的锦囊,里面藏着盛黎赠与他的青丝。

小狐狸心满意足地将锦囊藏在肚腹下面,却发觉周围一圈的狐球球们不知何故竟惊慌地低鸣起来,他一愣,很快意识到自己方才故意咬破的小伤口还未彻底愈合,他身上的强悍气息自然令会这群出生不久的小狐狸惊慌失措。

夏添舔了舔爪子,伤口很快在他的舔舐下愈合,洞内的小狐狸们这才重新安静下来,却也不敢靠他太近,只仍旧如上半夜一样将他团团围住,靠他取暖。

夏添从未被同类这样亲近依赖过,他忍不住扬起脑袋看了看洞口,那只叼他回来的大狐狸正趴在洞口顺从地让一只同伴舔舐毛发,注意到小狐狸的目光,朝他看了一眼,又安抚地低鸣了几声。

那只趴在山洞中的小狐狸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那个声音他在浮连山上曾经听过,那是大狐狸安抚幼崽入睡时才会有的温和声音,夏添记得自己幼时有一次大雪封山,他被冻得睡不着觉,最后实在难受,便趁着夜深人静跑到火狐聚居的山洞外,遥遥听着洞内传来若隐若现的大狐狸的鸣叫声,又悄悄地看着大狐狸舔舐幼崽哄那些火红的小崽子睡觉,便在内心催眠自己,告诉自己那声音就是叫给自己听的,他也有父母哄他睡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