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皇室秘闻[穿书]_分节阅读_68

书名:皇室秘闻[穿书]   作者: 公子于歌   

陈醉点点头,便又上了车。

车子一路往皇廷而来,一路上他看到了许多伤员,这一切仿佛都像是在做梦,就在上一刻,这里还挤满了拿着彩旗,穿着鲜衣的群众,一场祝祷祈福的活动,却成了一场炼狱。

到底谁是幕后主使,要暗杀的对象又是谁?

于怀庸受伤了,应该可以排除,凶手显然也没有放过他和赵润夫妇,郁铖还受了伤,那郁戎这边也可以排除,那就只剩下赵准那一方了。

和下毒一样,最大的嫌疑还是他。

如果真是他,暴君人设所言不虚,这样的人如果登上帝位,按将来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先别回宫,”陈醉对司机说:“去皇家医院。”

“殿下……”秋华吃惊地看着他。

“我要去看看亲王夫妇。”陈醉说。

这里距离皇家医院最近,恐怕于怀庸也会被送到皇家医院去,还有郁铖,等会也会来。他如果此刻回宫,就只能坐在宫里等消息了,他要知道最新的进展和最后的调查结果。

皇家医院已经被送过来很多伤员,他先去看了林云英,好在没有大碍,孩子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陈醉又去看了于怀庸。

看到于怀庸的那一刹那,他更确定,这一次刺杀行动,应该和于怀庸没有关系,因为于怀庸的那一枪就中在左胸口,医生说再偏两寸,他恐怕就活不成了。可是当初开第一枪之前,于怀庸跟他说的那些话,又仿佛是提前就已经知道会有事情发生。

他记得当时于怀庸幽幽地看着他,说:“殿下,小心。”

或许,这一次的刺杀行动,并不是一拨人?

想到这里,陈醉只觉得脊背发凉。

第一枪或许是于怀庸指使,但后来有人浑水摸鱼,想趁机杀了于怀庸?

亦或者是另一方也早就打算下手,只是几方势力正好赶到了一块?

“一定要彻查清楚,开枪的都是什么人!”赵润在皇家医院临时办公室里说:“负责安保的都是谁,发生这么严重的案件,凡是涉及到的官员,一律暂时停职处理,全都扣押起来接受调查。”

“是。”

陈醉在旁边坐着,捧着一杯热水,见赵润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他和王妃林云英这一次都差点丧命,也难怪他如此焦虑。那些人也是够心狠,赵润这样几乎人人爱戴的亲王居然也能下得去手。

“殿下同我一起去看看伤员吧?”赵润看向陈醉。

陈醉点点头,便和赵润一起从房间里出来,外头已经七八个官员和皇家医院的主要领导在外头候着,报告了一下目前黄家医院接收的伤员概况。

他们俩出来慰问伤员,代表的是皇室,出现这么严重的事件,正是需要皇室的人出来安定人心的时候,随行的还有记者全程拍照。

本是皇室最柔弱的两个男人,如今却表现出了超出往常的坚定和魄力,他们穿行在伤员之间,温声安慰,两个人慰问伤员的照片,当天便上了新闻头条。

赵润在大家心目中地位崇高,也常去各地慰问,他的表现在大家意料之中,倒是陈醉,嫁入皇室半年多以来,这算是民众第一次在他的身上看到皇室风范。他上头条的那张照片,一身沾了血的百服,长发披散,凌乱而美丽,微微躬身,握着一位老人的手。

--

陈醉躺在小玫瑰宫的沙发上,盯着报纸上的这张照片看了很久,然后放到了一边,喝了一口水。

秋华敲了门进来,说:“殿下,郁铖到了。”

“快请他进来。”陈醉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就看见郁铖走了进来,一身黑色军服,飒爽威严。

“你的伤怎么样了?”他立即问。

郁铖说:“没伤到要害,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我看看。”陈醉说。

秋华已经掩门走了出去,陈醉说:“我看看。”

郁铖就伸手去解纽扣,陈醉看他一只手不方便,便伸手替他解开了,郁铖低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陈醉解到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抬头去看郁铖,然后额头抵着郁铖的胸膛,良久无言。

郁铖轻轻搭上他的背,问说:“吓着你了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