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重生之生如夏花_分节阅读_13

书名:重生之生如夏花   作者: 抽烟的兔子   

  “这个是你点的,不一样,破戒也值得。”

  李津京愣了愣,这种调情的手段也算是高超了。一种奇妙的心情,兴奋,雀跃,蠢蠢欲动。低头偷笑逐渐变成大笑:“陈先生厉害。”

  陈家和把车停靠在路边,转头看着李津京。无声的对视片刻后慢慢的接近,再接近,声音很轻的说:“你不会揍我一顿吧?”

  就在李津京听得莫名其妙的一瞬间,再次压近……

  亲吻很浅,停留的时间却很长,就像在品味珍馐一样。舌尖在李津京的唇角试探,但不急于求成。

  李津京喜欢这种调调儿,所以他也不着急,甚至有点儿坏心眼儿的想看看这个斯文男人会不会出现急色的一面。但,随着对方耐性十足的不紧不慢,反而是他急了。

  捕捉,吸吮,纠缠。

  两个人的口腔里都有淡淡的烟草味道,分不清到底是谁是谁。

  

  在陈家和的果园里有一处二层的小楼,一层很豁亮通畅,全部用来做客厅和餐厅,二层只有一间大卧室和配备的卫生间。

  在这间占据了整个二层的卧室里,一面墙的落地玻璃窗,采光非常棒。家具很简单,一张超大的双人床,一组藤制沙发,硬木写字台上摆着电脑和主人的零碎私人物品。

  李津京压在陈家和身上尽情的享受亲吻和爱/抚带来的快乐。别看这男人年届三十上下,但皮肤和身材都是第一流的,尤其最博得李津京欢心的就是陈家和那身肉皮儿,非常健康,充满弹性。

  捉住陈家和一条腿,由大腿根儿开始一路轻吻,最后停留在光滑的脚背上。此时他们俩身上是相同的沐浴露的清香,发现脚背是陈家和一处敏感点,李津京由轻至重,从吻变咬,惹得陈家和仰躺在床上不停的扭动:“不要这样!”

  看火候儿也差不多了,李津京放开他的腿,慢慢压了过去:“套子在哪儿?”

  陈家和抿了抿嘴唇,有点迟疑的说:“我……很少做零,你?”

  这下有点儿麻烦了。之前完美的气氛一下降温,李津京翻身躺到了一边:“我还没当过零。”

  短暂的沉默之后,陈家和温柔的说:“总要有第一次的。”

  李津京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心里也在权衡这件事儿。上辈子的他就很少在人下,少数几次经历也没留下什么美好的记忆,可是在他混过的圈子里纯粹的一或零确实很少见……

  就在他趋向于妥协的时候,陈家和轻轻的叹了口气:“我在下面好了,可是你要慢一点,我……不是很习惯。”

  李津京歪过头去看他。这个人是沿海南方人常见的小麦肤色,眉毛和睫毛很浓密,眼睛的轮廓很美,偏高的眉骨给眼睑留下多情浪漫的阴影……

  拉住起身要去做清洁准备工作的陈家和。

  算了,早晚都有这么一次。陈家和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吧?而且他们俩也算是有缘人,就是他了!

  拉着对方的手稍稍用力,一点儿一点儿的把人拽回床上,抬起身凑到跟前,轻吻。

  李津京勾着嘴角浅笑:“我的第一次,就交给你了。”

  

  李津京没有错看陈家和,这是他有过的最美好的一次下方经验。

  陈家和非常有耐心,非常温柔,每一个动作都留有余地,引导着,等待着他的适应。

  “京京,你真漂亮。”

  但是当李津京完全放松下来能承载入侵之后………………李津京把头埋进蓬松柔软的枕头里,紧紧咬着牙…

  ……………………………

  与其说是身体上的快乐不如说是精神上的,但………………………………

  其实主导权,还是在李津京手上。他很快的发现了这个事实,找到了陈家和的节奏,打乱他的频率。

  “京京!”陈家和重重的揉捏着他的腰侧:“你好棒。”

  

  云收雨歇之后,李津京满足的躺在床上让陈家和尽心的伺候着。在那个温润的口腔里,他的小兄弟……………………

  陈家和简单擦拭之后侧躺在他身边,爱惜的抚摸着他的…………:“真的是第一次吗?”

  “废话。”

  轻轻的笑声:“原来京京是个天才。”

  “当然。”天才的零?笑话,下次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更天才的一。

  

  注释1:艇仔粥

  相传正宗的艇仔粥应该是在漂浮于河上的小艇里制作的,甚至必须在艇仔里面吃。艇仔粥因此得名。

  粥是以新鲜的小虾、鱼片、葱花、蛋丝、海蛰、花生仁、浮皮、油条屑为原料,煮粥的手法也依照滚粥冲烫粥料的手法,立即冲滚、稍后品尝。其特点是粥底绵烂,粥味鲜甜,集众多物料之长,爽脆软滑兼备。

  

  方言注解:

  【甘早起身】粤语:这么早起来。

  【唔明你讲咩】粤语:不明白你说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曲线抛肉了……收到警告,修了。

8、第八章 ...

  李津京对陈家和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帅哥非常满意,这段单纯的露水情大大冲淡了和秦立东这群人之间尔虞我诈带来的负面情绪。

  当晚在陈家和的邀请下,李津京没有回招待所,只是给老三打了个电话报备,说自己遇见回老家探亲的高中同学。

  接下来的两天里,陈家和履行诺言,带着一副一进大观园刘姥姥样儿的少年流窜大街小巷,挖掘各色G省美食。

  “海带绿豆糖水很适合你,清凉解暑,还可以治这个。”陈家和伸手点了点李津京用头发盖住的脑门儿上的青春痘儿。

  李津京老大不乐意的拍开他的手:“边儿去,这是上火!”

  陈家和抿着嘴角含笑看着他:“这是年轻的表现。只有你们这么大的人才会长,不丢人的。”

  也是因为这几个痘儿,荔枝不许吃,龙眼不许吃,芭蕉可以吃,“一颗荔枝三把火,这种水果你这个年纪不要贪嘴,吃些芭蕉啊,很温和的。”

  其实更温和的就是陈家和这个人了。李津京觉得简直像捡了个宝,人帅,脾气好,有钱有车不得瑟,多难得啊。

  “你这种人搁在古代就是一儒商,搞不好皇帝都想把你招驸马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