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2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覃斌把粥碗重重放在饭桌上,发出“砰”地声响,“趁早打消这念头。都准备这么久了,哪能说不考就不考了。好好复习听见没。这两年虽说你妈生病花了不少钱,给你读研的钱还是有的。”

  “爸,不是钱的问题,就算家里没钱,我还可以办助学贷款,我就是想先走出学校积累……”

  “办什么贷款”,覃斌掀起两道浓眉,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糖醋萝卜用力咀嚼着,“都说了家里的积蓄足够你上学用的。你想工作,等读完研,进省院工作,我和你妈保证不反对。”

  覃颜,“……”

  父母眼里只有省院。也难怪。毕竟是全省最好的建筑设计院。而且父母自到湖城就一直在省院高大的建筑下讨生活,不由得他们不想攀上去甚至踩在脚下,自己做不到便寄望于子女,人类天生的征服欲。

  张慧芳已经在给覃颜收拾书包了,“听说你们学校现在自习室很紧张,快点回去占座,别耽误学习。”

  覃颜默默吃完早饭,拎起书包就出门了。

  到学校没两天,张慧芳忽然发微信说,“你爸这两天怪怪的,问了也不说,感觉要整出什么事,我有点不放心。”

  会跟覃颜说已经不是有点不放心了,而是很不放心。

  覃颜从安静的自习室走出来,找了一个没什么行人的角落给覃斌打电话,“爸,你没事吧?”,北风吹在身上刮骨一样,覃颜冻地不停跺脚,“妈身体不好,别让妈担心。”

  覃斌在当混世魔王的时候跟着道上的人学了一些手段,平时没什么,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冒点儿坏水报复社会挣点外快。

  “爸好着呢,还有一个多小时就收车了,你安心学习,别听你妈乱说。”

  覃斌电话挂的飞快。

  覃颜在寒风里呆立了有五秒,摇了摇头,看了看时间,晚上七点半,决定回家一趟,九点多一点,公交车在湘湖水岸站停下,覃颜刚走下公交,覃斌打来电话,声音听起来十分虚弱,“闺女,爸被人撞了……”

  覃颜心惊肉跳,“你在哪?”

  “瑞琪干洗店……”

  瑞琪干洗店就在湘湖水岸,离公交站不到500米,店前的水泥路本是一个斜坡,上个月刚改成台阶,三十多阶,有如楼梯,每十几阶有一个面积稍宽的过渡平台。

  除非拍电影,不然正常人谁会驾驶机动车过台阶,爸怎么会在那个地方出事?

  覃颜朝干洗店飞奔,拐个弯,就看到一辆白色轿车前轮栽进水泥台阶,后轮还在路上,整辆车呈现一个翘屁股的姿势,无比滑稽,匪夷所思。

  “爸!”见覃斌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地躺在车前的台阶下的平台上,覃颜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扑上前握住覃斌手,“爸!”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眼泪无声地落下,并未去判断覃斌是否在演戏,只是觉得生活太悲哀,心中无尽地酸楚决堤而出。

  白楚本来吓的闭着眼睛抱头趴在方向盘上,这时抬起头,看到眼前一幕,小嘴立时一圆,歪着脑袋思考片刻,打开车门,扎着两只小手走到父女身边,弯腰打量——

  很奇怪的是,她首先打量的并不是流血不止的覃斌,而是跪在覃斌右侧的覃颜。

  看到脸还不算完,硬是去寻覃颜垂着的视线,腰渐渐弯到九十度,一百度,最后到了一百二十度,终于和覃颜的目光相遇,成功把自己映入对方眸心——

  稚气未脱的瓜子小脸,一管秀气的小鼻子,澄澈的杏目灵动纯真,雪嫩的皮肤白里透红。

  年龄看起来小小的,明显未成年。

  覃颜,“……”

  作者有话要说:  嗡嗡嗡,小蜜蜂开新文了\^O^/

第2章

  覃斌用力握了握覃颜的手,传达了明确的讯息。

  覃颜,“……”

  “对、对不起,我是顺着导航开过来的,根本不知道这里有台阶”白楚又是道歉又是解释,最后一脸无辜地抓了抓丸子头,“不过我记得上次也是跟着导航开的,这里明明是一段下坡的水泥路来着……”

  覃斌很是生气,亏他这么卖力表演,这小姑娘竟然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强行按压下一腔怒火,有气无力地指示覃颜报警。

  白楚一听到报警,吓的跳起来,“不要报警!千万不要!你们要是报了警我、我肯定会被……”说到这里快急哭了,“叔叔、姐姐不要报警好不好,我可以赔偿你们,我们私了,私了好吗?”

  覃颜垂下眼睛,没有出声。

  覃斌再次用力握紧覃颜手。

  覃颜暗暗吸了一口气,抬目看着白楚,“你赔偿?你怎么赔偿?”

  装作很凶的样子质问了两句,后面就演不下去,觉得试图配合父亲碰瓷未成年少女的自己陌生又可怕,可能是身体里流着覃斌的血吧,换作耿直的张慧芳早就一巴掌扇在覃斌脸上喝令他跟白楚道歉了。

  白楚显然被凶到了,单薄的小身板怕怕地向后倾了倾,“……”

  覃颜被白楚的这个动作刺到了眼睛,垂下双睫。

  覃斌已经嗅到了女儿即将化身小张慧芳的气息,不甘心让一场碰瓷前功尽弃,于是亲自上阵,“无比虚弱”地说道,“我妻子有病不能工作……女儿正在读大学……我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现在我……等于这个家的天塌了……”

  “这么说,你们家很需要钱”,白楚终于肯正视覃斌,紧抓重点,“你们需要钱,我需要私了,你们报个数,只要我力所能及,我都愿意赔。”

  无药可救。一心要拿钱。

  覃颜垂目看着覃斌,不再说话。

  覃斌要二十万。

  开两千多万豪车,言谈间不把钱当回事,拿这么点钱应该不痛不痒。

  白楚立即点头同意,但表示现在手头上没那么多,只能先付八万,剩下的最迟一周还清,八万还不全是现金,又通过银行卡和移动支付工具转账,一共转了三次,全都转到了覃颜的帐户,因为有欠额,主动交出身份证和学生证抵押。

  覃颜无语地看着被塞在手里的卡片和小本子,白了白楚一眼,“你就不能找朋友借吗?”

  “我那些朋友都是酒肉朋友,很容易被钱收买,我爸爸、大哥没少从他们那买我的信息,我要是跟他们借钱,很快就会传到爸爸和大哥的耳朵,姐姐,你放心,剩下的钱我保证七天内还清。”

  覃颜把证件放回白楚金属链斜挎小包包里,把拉链拉上,“算了。我的帐号转了一次帐都有纪录。有钱了你直接转过来就行。”

  不转也不会怎么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