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7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qin我知道,秦始皇的秦,yan是……让我猜一猜——‘颜如舜华’的颜!对不对?”

  “……嗯,猜对一半。”

  白楚偏着头,眨了眨眼,“……那是哪个yan?”以为猜错了名字。

  薛颜,“是西早qin”,牵过白楚嫩白的小手,摊平,“上面一个西方的西,下面一个早上的早”,一边说一边在白楚手心上写了一遍。

  白楚,“是这个覃呀。”原来猜错了姓。

  薛颜,“嗯。”

  白楚格格笑,“就凭姐姐的姓这么特别,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姐姐了”,两只小手交叠,托住白皙精致的下巴,双眸亮晶晶,连小脸都闪闪发光,“姐姐住哪里?”

  “学生宿舍,最便宜的那种。审请了DRA,还没有回复。”

  “我家就我一个人住,两个英国大妈照顾我,朝九晚五,周末双休,还天天喂我吃暗黑料理,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卫生做的不错,房子和花园都打理的超级整洁。今天周六,她们休息,连暗黑料理都不给我做,我只好自己来外面吃暗黑料理。”

  覃颜忍不住笑,“我现在也是,发疯地想吃米饭和家常小炒。”早就听闻英国是所有文明国家中饭菜最难吃的,现下终于领教了。

  吃完饭从餐厅出来,白楚抱住覃颜胳膊恳求,“姐姐今晚去我家里住好不好?家里太安静,呆在家里有一种独自驾着飞船漂浮在外太空的感觉,孤独到要疯掉。”

  覃颜正好缺安静的睡眠,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好,那我就去你家看看。”

  白楚忽然有事,“姐姐你等我一下,有一件事我现在非做不可。”

  覃颜,“……”

  白楚跑到草坪上翻跟头,一口气翻了十来个。

  覃颜,“……”

  “姐姐!”

  白楚释放了心中的兴奋和喜悦,张开两只小手百米冲刺般扑向覃颜,冲力之大除非有小山般健壮的身体才能稳如磐石,覃颜身材纤秀,被撞的明显后倾,本能地伸手抱住白楚才没有跌倒。

  作者有话要说:  嗡嗡嗡(=^.^=)

第5章

  白楚在圣安小镇的房子是一栋三层都铎风格建筑,装修奢华。

  覃颜进门后,有想给每个角落画一张速写的冲动。

  白楚的卧室在三楼,明亮宽敞,南面是一面大落地窗,放着一组桌椅,北面是一列四扇半窗,窗下一只超大的浴缸,胡桃木雕花大床靠着东墙,西墙嵌着一面大壁炉。

  “二楼还有两间卧室,不过我房间这张床超大,两个人在上面翻跟头都绰绰有余,姐姐就在我屋里睡吧。”

  覃颜道,“都行,随便。”

  覃颜在二楼浴室,白楚在三楼浴缸,各自泡了一个热水澡便上床了。

  床好软,被子枕头也软软的,而且散发着好闻安神的熏香,房间开着暖气,有如江南的四月天暖而不燥,关上灯后,四周一片寂静。

  覃颜渴睡的厉害,很快进入梦乡。

  早上醒来的时候天已朦朦亮,看到白楚两手环着自己的腰,覃颜没动,闭上眼睛又接着睡了,她真的太缺眠。

  睡到快中午了才起床。

  白楚不知什么时候起的,在厨房里捣腾着,覃颜找进去的时候,白楚更加手忙脚乱,“姐姐醒啦?”,用身体挡住覃颜的视线。

  “你烤面包了吗?我闻到面包香味。”

  “烤、烤了、烤了一个大面包做三明治……”

  覃颜比白楚高,视线越过白楚的肩看到了料理台上一个刚做好的三明治,里面夹的东西太多又毫无章法,歪歪扭扭,在覃颜的注目下崩溃。

  瞟见覃颜瞳仁忽然放大又很快恢复原状,白楚预感到不好,回头一看果然是三明治倒了,三层高楼只剩地基那一片面包尚且安然。

  白楚,“……”

  真特么不给面子,坚持一会再倒能怎样?

  “好饿”,覃颜把面包片、火腿、cream、生菜等端到餐桌上,一块面包片,上面简单地放两块火腿一片生菜,再盖一块面包片,拿起来咬了一大口,嚼了几下咽到肚子里,看到白楚还杵在原地,“你不饿吗?”

  白楚这才走过来坐下,“家里只有这些可以吃。”

  覃颜没有回应,连吃三个自制三明治,又喝了两杯牛奶,伸着懒腰靠在椅背上,对着天花板上华丽的吊灯道,“真好,又活过来了。”

  吃完饭,覃颜收拾东西就回学校宿舍了,她要洗衣服,然后带画板支架和颜料,去圣安大教堂画水彩,早就想去圣地朝拜了,状态一直不佳,拖到了今天。

  圣安大教堂曾是苏格兰中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在战争的侵袭和时间的洗礼下,如今只剩断壁残垣。

  覃颜在废墟中的草地上支起画板,正在画碑林,身边出现一个人影,覃颜以为是游客,没去管,这人影一直驻立到她将整片画布涂满,覃颜这才抬头,发现竟是白楚。

  白楚冲覃颜做了个鬼脸,“嘻嘻,姐姐”,腿站麻了,在覃颜身边坐下,“这个村子太小了,随便逛逛就看到了姐姐。”

  覃颜继续作画。

  白楚之前一直在看画,这会子开始看覃颜的脸,“姐姐到底是学美术的还是学建筑的?”

  覃颜答,“美术是爱好,建筑是专业。”

  白楚小手托腮,“那将来要做建筑师对不对?”

  “不一定。也许只能做绘图狗。除了绘图还是绘图,没日没夜的绘图,工资还没有农民工高。”

  白楚吐吐小舌,“那不是很辛苦?”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