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10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本来瓦洛克准备和覃颜去沙滩散步,现在瓦洛克走了,并肩沙滩的人变成了覃颜和白楚。

  “第一次去,我不想规划,走到哪算哪。”

  白楚拍手赞成,“这样会比较好玩。处处有惊喜。”

  “你又确定是惊喜?”覃颜揶揄,“跟你一起,只怕是处处有惊吓。”

  白楚很委屈,“姐姐不要只记得上次的事故,那个是导航的锅。”

  “没有驾照就敢开着车到处逛,难道是导航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开的?”

  “……我现在不是有驾照了嘛,再说欧洲这边的道路几十年都不见得会变一下,又不像国内变幻莫测,导航地图总是迟钝,像智障。”

  覃颜不想再纠结导航的话题,开始说别的,“你跟我去游学,那你功课怎么办?圣安出勤率低于80%会被记录在案的。我可不想被人说闲话,说我带坏小学妹。”

  “出勤率那个是针对一般学生的,对我这样的没有什么约束力,再说我也不会那么傻一声不响就离开学校,肯定会想办法获得允许,退一万步说,就算因为缺勤被开除,我还可以去读别的学校啊。”

  地主家的小女儿。有钱任性。

  “好啦,姐姐不用担心我功课,我可以轻松搞定,我们讨论一下出发日期什么的吧,嘻嘻。”

  “不急。”

  “……”

  白楚一路跟回覃颜的宿舍,赖着不走。

  覃颜坐在电脑前用软件绘图,不理她,她就自发躺到覃颜的单人床上,自得其乐地滚来滚去,肚子饿了,发现几袋零食,不客气地拿过来吃的津津有味,吃完满足地摸了摸小肚子,困意袭来,沉沉入睡。

  覃颜做完功课,煮了一锅白米饭,炒了两个菜,喊白楚起床,没喊醒,决定自己吃,刚坐下来,白楚的鼻子醒了,吸到了饭菜的香味,昏睡的意识一下子就苏醒了,爬起来看到覃颜在吃饭,跳过来抢菜吃。

  覃颜给白楚盛了一碗饭,白楚很快吃完,自己又去盛了一碗,两个人最后把电饭煲里的米饭吃的一粒米都不剩,盘子干净的像被抹布抹过。

  白楚的嘴巴像抹了蜜,“姐姐做的饭菜世上最香,好吃到停不下来。”

  其实白米饭普天下都一样,两个菜在国内也是很普通的家常小炒。

  覃颜心里有数,但不介意被奉承,“你喜欢就好。”

  覃颜迟迟不说行程,白楚生怕覃颜被瓦洛克诳去,不跟自己走,于是每天在覃颜宿舍蹲守蹭饭,覃颜也不赶她,觉得这孩子真如她自己所说,像极了一只小宠物,漂亮,乖巧,活泼,关键是好养,从不挑食,日常也有好好上课,你还能对一个孩子有什么要求?这样就很好了。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周。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收藏对作者很重要

第7章

  这天瓦洛克带覃颜去参加一个艺术party,白楚也跟去了,地点在一座废弃的地下车库,人很多,也很杂,音乐很吵,光线很暗,只有中央一只水晶魔球灯在闪,身高马大的瓦洛克一直陪在覃颜左右,没有什么人打扰覃颜。

  但白楚不一样,很快被几个男的盯上,有一个甚至上前调情,动手动脚,覃颜看到,冲过去拉着白楚直接走人。

  瓦洛克追出来,请覃颜不要走,要介绍几位绘画奇才给覃颜认识,覃颜跟他道歉,“对不起我要回去了,楚楚是未成年人,我不该带她来这种场合,我现在要带她回去。”

  瓦洛克很激动,说覃颜太不尊重他。

  白楚把车开过来,喊覃颜上车,临行还不忘做鬼脸跟瓦洛克拜拜。

  瓦洛克气急败坏,抡起拳头狠狠地砸在墙上,他对覃颜的身体渴望了这么久,终于还是错失了良机。

  白楚与瓦洛克的心情恰恰相反,超开心。

  一路把车开回自己家,燃鹅,进门后就傻眼了。

  十几个年轻的躯体,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空气中,横七竖八……

  白楚好半天才回过神,意识到家里发生了什么,指天划地跟覃颜表清白,“姐姐我完全不认识这些人!”

  覃颜尽力掩去受惊的情绪,不论是在屏幕里还是在现实,这场面都是第一次见,“那他们怎么会在你家里?”门窗都好好的,显然是有钥匙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白楚气到暴走,抓着头发,“这些混蛋到底哪来的钥匙!”

  “回我宿舍吧。”

  覃颜拉着白楚走出房子,白楚拿出手机坚持要报警。

  覃颜持保留意见,“说不定里面有未来的总统部长什么的,今日留一线它日会感谢你不杀之恩。”

  “我管他们将来是什么鬼!”白楚还是报了警,而且措词激烈。

  警察赶来清理了现场。

  白楚小孩子脾气上来,又哭又喊,又跳又叫,把警察骂了一顿,说就因为你们治安做的不好才会有人私闯民宅磕药乱教,覃颜跟在后面道歉,警察表示谅解。

  回到宿舍已经是下半夜。

  白楚的情绪还没有平静下来,哭着给白周打电话,一把鼻涕一把泪,中间还呕吐了两次,白周听完很平静,“知道了,我会处理的,你先在同学宿舍住两天。”

  白楚放下电话才发现刚才是在跟白周通话,奇怪,这种情况下她不是应该给爹地或妈咪打才对吗,或者是给大哥打,怎么会第一时间打去给白周?白周竟然还理她了……

  都快天亮了,白楚和覃颜才睡。

  覃颜第二天有课,临行时轻轻带上门。

  上完课回来,白楚还在睡,覃颜做好饭才把白楚叫醒。

  茶足饭饱,白楚小脸又开始闪闪发亮了,但还是说恶心死了,再也不要回那栋建筑了,说要把房子卖了,重新买一栋,blahblah。

  覃颜只是听,并不发表意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