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11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经过警方调查,肇事者是白楚家一位女佣的儿子,辍学后不务正业,无意中听母亲提起东家好几天没回去住了,那么大一栋房子一直空着还要打扫什么的,便起了心思,偷走钥匙,呼朋唤友,招集了一帮社会青年跑去吞云吐雾快活了一场。

  女佣被开除,其子已成年,白周命人找律师对其提起多项指控。

  最后结果如何,白楚并不关心,倒是借机向校方请病假,理由是因遭到私闯住宅受到刺激,导致抑郁。

  辅导员的丈夫正好是那晚清理现场的警员之一,证实白楚确实受到很大刺激,情绪失控,在辅导员的帮助下,白楚拿到了半个月的病假。

  白楚见到覃颜,一跳多高,落在覃颜身上,覃颜差点没接住摔倒。

  覃颜也很高兴。

  为白楚,也为自己。

  考研成绩下来,她以所报专业的最高分进入复试,紧绷的神经彻底放松。

  白楚又在这个时候拿到病假,正是出游的好机会。

  也可以趁机摆脱瓦洛克的纠缠,这个德国大男孩宣称已经爱她爱到无可救药,每天都很激动地跑来找她,像牛皮糖一样揭不去。

  覃颜完全无法体会他的感情,只能躲他远远的。

  白坤和郑玉听说了白楚的遭遇,一方面心疼,一方面又责备白楚没有立起东家的威望,才导致这一次的事故,教她摆出白帝家小公主的架子,以免日后驾驭不了下人被下人越矩欺负。

  白楚满嘴“知道啦,晓得啦”的答应着,但左耳进右耳出并没有听进心里,在她看来,事情已经过去,根本没有必要再纠结。

  虽说数落了小女儿一顿,但底还是爱若珍宝,白坤在当月零花钱外发了十万英镑旅游补贴,要求小女儿游玩期间每天都要写一篇日记,报告位置,旅途是否顺利等。

  白楚虽然不开心爹地的附加条件,但还是答应了,这很好应付不是?注册一个社交帐号,每天更新就行。

  白周也给白楚打了十万英镑,没有任何说明和要求。

  白楚受宠若惊,长姐给自己零用钱还是第一次,决定这笔钱暂不动用,留作纪念。

  覃颜对此次旅行本是期待已久,但临出发时看着白楚尚未脱去稚气的面孔,突然犹豫,自己一个人的话怎样都好,带了这个孩子若是途中出了事可如何是好?

  最后是白楚等的不耐烦,先将行礼搬上车,然后把覃颜拖进副驾,不容分数发动了捷豹,“姐姐,这世上永远没有十全十美的准备,要出发就趁早”,还拍拍小胸脯,“我现在钱包鼓鼓,旅途上没有什么事是钱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多加一点钱。”

  覃颜竟然无从反驳,检查包括申根签证在内的各种证件是否带齐,确定之后,对白楚道,“累了我换你”,她持有国内驾照,虽然没有在当地公证,但短期使用还是可以的。

  两人打算经由伦敦港到法国,然后再去别的国家。

  只是打算,并非一定要这样。

  一如覃颜事先审明的那样,信步游缰,走哪算哪。

  比如从圣安怎么去伦敦,就没有指定路线,到法国之后先去哪个城市也没有安排,到时候再说,时间上也没有限制的很死,哪怕半个月的假期结束还没有走出英国也没关系。

  如此等等。

  只有两个人的,

  完全未知的旅行。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没话说

第8章

  公路边一位中国女生徒步而行,身材纤秀,五官精致,清爽时尚的长款LOB头,背着一只55L的背包,左手抱着画板,右手一只登山杖,在她身后,一辆黑色捷豹旅行车亦步亦趋地跟着,不时鸣笛求关注。

  从捷豹打开的车窗可以看到,司机是一个随意地扎着空气丸子头的少女,鬓边散落几丝头发,白皙漂亮的小脸上满是歉意。

  徒步的是覃颜。

  驾车的是白楚。

  半个小时前,两位背包旅友筋疲力竭灰头土脸,在路边请求搭车,表情几近哀求,被白楚完全无视,覃颜试图说服白楚与人方便,白楚只是不肯,最后急了,说了一句,“车是我的,我说了算”,覃颜就没再说什么,后来停车休息,覃颜把自己的行礼拿出来开始徒步,任凭白楚在后面跟着。

  白楚觉得覃颜生气了。

  好脾气的人一旦生气往往很难哄。

  白楚有点手足无措,在组织好语言前她都不要说话,以避免火上浇油。

  最后覃颜误打误撞,走进了一座不知名的村庄,干净、古朴,完全就是一个世纪前英国画家笔下的样子,令覃颜有走进古画的错觉。

  时值三月,虽说还是有点小冷,但空气里已经弥漫起植物的香气,舒缓了覃颜的小情绪,她开始后悔跟小自己四岁的小妹妹计较,决定找一个台阶下。

  她在一片草地上坐下,放下背包,支起画板,取出颜料、画笔,决定在这黄昏时分将村子的一角留在水彩画中。

  白楚停车,在覃颜身边坐下来,双手抱膝,缩成小小一团,歪头凝视着覃颜,她如果会作画,才不要画风景,她要画覃颜的侧颜,好长好漂亮的两排睫毛,别在耳后的头发,饱满性感的耳垂,雪白的颈,尤其是耳后乳突到锁骨这一片雪肤,作画时头部长时间维持一个动作,覃颜时不时会伸手揉一揉……比别的地方都更美,这些都要画出来,嗯。

  覃颜画完,才注意到白楚的视线,“怎么不在车里呆着,你不冷么?”

  覃颜穿着厚外套,白楚没有,外套围在座位上,身上只穿了一件薄绒的卫衣。

  “不冷,”白楚摇头,甜甜地笑,“姐姐你先坐着别动,我拍张照片”,跑回车里取出相机,拍了好几张覃颜的侧颜,然后拍覃颜的画,在覃颜收拾画板的时候,又兴致勃勃地跑去拍小村。覃颜跟她说话了,她就活过来了,恢复了活泼爱动的本性。

  上车之后,换覃颜驾驶,查看导航,发现已经完全偏离方向,本来出了圣安后沿公路向西南行驶,现在竟然跑到圣安北面来了?

  覃颜正准备调头,白楚忽然提议,“姐姐,要不我们先往北走,去Isle Of Skye看看,然后搭渡轮南行?”,别看表面上吊儿郎当,私下其实是做足了功课的。

  “也行。”

  覃颜点头。心想照这个情形走下去,估计半个月都出不了苏格兰high land。这样也好,回圣安方便了。异国第一次远游,还是跟一个小孩子,还是不要走太远的好。若说写生和开阔视野,刚才那座不知名的小村已经令她一本满足。就算现在就返回圣安,也已收获颇丰。

  可能是地方太偏了,导航信号时有时无,覃颜两眼一摸黑把车开到了湖边,陷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路可走的尴尬境地,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两人决定在湖边留宿,第二天早上再继续赶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