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13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她出生后先是在医院住了几天保育箱,后来就开始自己睡婴儿房,虽然有专门的佣人照顾,但人家只是工作,并没有感情可言,而且据说她小时候特别乖巧爱笑,很少哭闹,总是自己乐呵呵地在小床上玩,一玩就是半天,除了喂食和换纸尿裤、洗澡,其它时间基本没有佣人的事,父母工作、应酬都很忙,很少抱她。

  婴儿时期极少得到肌肤触摸,长大后也鲜少与亲人发生肢体接触,一朝尝到爱抚的滋味,才知道长这么大都白活了。

  在Isle Of Skye玩了两天半,覃颜画了两幅水彩一张速写,白楚注册了WB帐号,在家庭微信群里发了通知,开始图文并茂,暴风更新。

  白坤和郑玉随后注册了小号关注,看到WB内容,惊掉了下巴,照片就算了,毕竟有最好的相机在手,但“这些文字真不是抄的?”,每篇WB都一两千字,生动且感性,完全不像是十几岁孩子能写出来的,更不要说他家天天就知道搞事情的老幺了,这绝不能是白楚的手笔。

  白楚好气,“每粒字都是我自己写的好伐?[白眼][挖鼻][左哼哼][右哼哼]”

  白坤大笑,“不错不错,看来让你去读文学史是对的,我们白家要出大作家了。”

  一帮酒肉朋友长年活跃在WB,听说白楚也注册了帐号,纷纷点关注,争先留言调侃。

  “握草小白你不要吓老子,这特么真是你写的?”

  “哎哟我去,这画风变的,2333,圣安的魔力?”

  “惊天消息!某小白一夜转性,变身文艺少女!”

  ……

  朋友们也都是富二代,平时除了互相攀比就是到处装逼,聚会见面,习惯用语言互相伤害,但从不记仇,说完就忘了,嘻嘻哈哈,一群没心没肺的人,白楚早就习惯了,骂了几条回去,一笑了之。

  别看白楚爱发照片,但她从来不发覃颜的照片,哪怕是侧脸和背影也没发过,不仅是怕覃颜生气,她自己也是打心底不愿和任何人分享的,覃颜是她一个人的,才不要给别人看去。不过她会发覃颜的画,每幅画都会拍一张特写,配上2000注释,WB单篇最高字数限定,不然一定会写更多。

  覃颜有WB帐号,会看白楚WB,但从不留言。

  她很喜欢看白楚的文字,处处透着灵气,显示出广泛的阅读面,以及对她的用心,这心思可能不会持续很久,但是此一时绝对投入到极致。这就够了。你怎能对一个十七岁的孩子要求永远?而且自己也才二十一岁,对人生尚未有明确的规划。

  自天空岛乘渡轮向南,到达一个小港口后,把车从渡轮上开下来,继续自驾游,一路随心所欲地走走停停,最后到了格拉斯哥,准备好好休整两天,这时覃颜已经放弃了出英国的希望,八九天过去了还在苏格兰,最后能到英格兰就不错了,还指望渡过英吉利海峡么。

  到酒店登记入住后,白楚说带的衣服不够穿,要去买衣服,覃颜就陪着去了,结果白楚自己没有买几件,倒是趁机拉着覃颜量尺寸,给覃颜买了好几套,花了四万多英镑,大袋小袋提回来。

  这件事覃颜其实有话说。但最终没有说。

  父母在烧饼铺风雨无阻全年无休卖两年烧饼也攒不到面前几袋衣服的钱。隔壁肉摊有两个孩子,负担比覃颜家重,丈夫生病不敢住院,妻子为了多挣点钱补贴丈夫生病造成的收入损失,在肉摊旁摆上五香蛋,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成长经历和生活环境决定了覃颜在花钱上的格局。白楚也一样。覃颜自觉不能以自己的格局对白楚说三道四。况且以什么身份去说又是个问题。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不管她。已经立了那么多规矩,再唠叨不停,白楚肯定要不开心了。人家花了钱还让人家不开心,又何必。

  覃颜的沉默纵容了白楚。

  格市有一家位置比较好的豪华酒吧,能够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俯瞰繁华的市中心,白楚决定带覃颜去坐坐,不然白来格市了。

  “姐姐,你就陪我去嘛,我长这么大都还没去过酒吧,我答应姐姐”,白楚举起小手发誓,“我进去只吃东西,不喝酒。”

  覃颜这个时候已经不太能招架得住白楚撒娇,只有答应的份。

  怕进门时被查年龄,白楚硬是往自己的娃娃脸上画了几道皱纹,点单时看都不看就说要最好的酒什么都要最好的。

  桌旁是一面大落地窗,覃颜被格市的夜景迷住,服务生送餐点和酒水过来的时候说了什么也没听到,白楚号称交了一帮酒肉朋友,其实聚会的时候喝的都是果酒和啤酒,是完全不懂酒的,听了也等于没听,而且她也不在乎,身边是最亲密的美丽姐姐,橱柜里的留声机倾泻出轻缓的音乐,她已完全陶醉。

  最后结账的时候账单上显示要付五万多英镑。

  白楚在心里“哇”了一下,觉得有点小贵,但拿出银行卡付钱时手都没抖一下,只要覃颜开心,这算得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要不要去JJ开坑?

第10章

  回酒店是白楚开的车,她就是为了开车才一滴酒都没喝的,不然以她小孩子的好奇心性,说什么也要尝一口。

  覃颜为了不浪费,三瓶酒全喝了,走出酒吧时还是清醒的,上车之后就失去了意识,到了酒店是被白楚搬进房间的,澡也是白楚给洗的,洗澡的过程中吐了白楚一身,白楚很冷静地清理了,然后好心情地继续,给覃颜身上擦干净,头发吹吹干,换上干净的浴袍,连扛带抱送到床上,盖上被子。

  这件事对白楚来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这是她第一次照顾别人。

  还有就是被吐了一身还没有发火这点连白楚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躺在床上在脑子里做了一个试验,如果换成爹地和妈咪会怎样?答案是,会因嫌脏而本能地跳起来尖叫,但是不会生气;如果换成大哥和二哥……想想都恶心,跳起来之后会踹上一脚;换成长姐白周的话,白周一向自我管理很严,不可能让自己醉酒,所以她应该没有机会给白周吐到,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她想她应该会抱紧白周,因为那表示白周已经崩溃了,白周实在太孤独了……

  湖城。白家。

  白坤把白周叫到书房,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

  白周依言坐下。

  白坤点了一根雪茄,吞云吐雾。

  父女均沉默不语,时钟滴哒走着,过去了十几分钟。

  白坤这才看了看白周,“周岁二十五,虚岁都二十六了,嫁了吧。目光放高远些,不要只盯着白帝,昆元财力不比白帝差,嫁了昆城,将来就是昆家的主母,整个昆元都是你和你的子嗣的,白帝这边属于你的那部分爸爸也会给你留着。”

  白周十分平静,“爸爸,你确定我嫁给昆城会有子嗣?据我掌握的可靠情报,昆城在车祸中失去的不只是行走能力,连男人的基本能力也失去了。”

  白坤咳嗽了一声,“那只是暂时的,应该还是可以恢复……”

  白周已经不想再听白坤说下去,站起身,“如果爸爸一定要和昆家联姻,就让楚楚嫁过去,我对昆家的财产没兴趣。而且爸爸难道没看出来么,昆城一早就看上了楚楚。”

  白坤看着长女离去的背影,气的浑身发抖。楚楚尚未成年,做姐姐的竟然说出这种混帐话!

  白周也很生气,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管家朱余,五十许人,五官白净,一头灰发,气度沉稳。

  白周回到房间不久,朱余便敲响了房门。

  获许进入后,朱余向白周报告,“据跟踪楚楚银行卡支出信息的工作人员反馈,两个小时前楚楚一次性消费了五万二千英镑。”

  “然后呢?”白周不动声色地反问,“你想说什么?”和白齐白晋比起来这算得了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