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15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白楚摔了几天东西,终究反抗无效。

  去学校可以见到覃颜,成了她此时唯一安慰。

  覃姐姐果然是覃姐姐,不但说白周做的对,还劝她收回散漫的心,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白楚能怎么办,当然是乖乖听覃颜的,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被圈养的生活,晚上准时回家,早上按时起床,课程一节不落,考试都是A+,课堂表现也深受老师们好评,一不小心成了优等生。

  因为晚上要回家,想跟覃颜亲热,就只能在白天去覃颜宿舍,一般一天可以有一次机会,有时要三四天才能有一次。

  白楚越来越熟练,带给覃颜的快感也越来越多,每次覃颜都觉得是一种享受,在一次三天的“小别”后,覃颜的初血染红了床单,两个人一起迎来了人生中最销魂的时刻,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美。

  又一次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白楚欲罢不能。

  好在覃颜自制力很好,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出身,要非常努力才能谋得一份体面的工作过上相对富裕的生活。虽然很享受与白楚一起的时光,但绝不肯因之耽误学习。

  她对白楚别无所求,也从未奢望这种关系可以持续很久,白楚不仅是年龄小而已,本性就是一个爱玩的人,一时的新鲜感过了也就厌了,她注定会成为白楚生活中的一个过客。而她本人,也不可能做出带女朋友去见父母的事,也就是说,不会对这份关系负责。她和白楚都在玩。玩的开心就好。玩归玩,学习归学习,未来还是要努力去争取。

  白楚什么都听覃颜的。

  覃颜不许她在公共场合做出亲昵的举动,她就非常克制。

  想跟覃颜一起上自习,覃颜不允许,她就在同一间自习室远远地坐着,看会书,抬起头,装作给眼睛休息,向前方秀气的背影看一眼,一本满足。

  四月复活节放假,覃颜要回国参加研究生复试,白楚就疯了,这下看都看不到了!

  覃颜走的时候,白楚坚持要去送,覃颜脸色一沉,白楚就低着头搓着手投降了,最怕覃颜生气了。

  不过还是偷偷去了机场,看到覃颜的航班起飞,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抹了把脸,手心手背都是眼泪,好舍不得,好难过,感觉心脏被撕裂了。

  登机的时候覃颜有种在逃跑的感觉。

  在来英国之前,做梦也没有想过会和一个女孩子而且是小自己四岁的小学妹发生关系,然而莫名其妙地就发生了,并且欲罢不能地沉沦,一边说没关系我们都年轻只是在玩而已一边不停地质问自己“覃颜你是不是疯了?你脑子是不是瓦特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有如身陷泥潭,越挣扎陷的越深。

  在机舱坐下来的时候覃颜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仿佛一下子就跳出了泥潭,可是等到飞机起飞的时候心情却忽然开始下沉,忍不住回头眺望渐渐远去的城市,鼻子毫无预兆地发酸,眼睛竟然湿润了。

  作者有话要说:  要不要?

第11章

  明明根本就不是爱,为什么会舍不得?

  明明过几天就回来了,为什么却像生离死别?

  准备的复试材料根本看不下去,脸贴在窗户上看天空的星星,双手手掌弯成月芽状挡在面孔两侧。

  晴朗的星空真是漂亮,有种带着3D眼镜坐在电影院看科幻大片的感觉。

  心情被洗涤的澄澈明朗,白楚漂亮的小脸浮现在星空背景之上,对她甜甜地笑。

  双唇不知不觉地向两边弯去,覃颜也笑了。

  邻座观察了覃颜很久,身体前倾绕过挡板,歪头看了看覃颜摊在腿上的书本,会意地笑了笑,轻声问,“小朋友,你是学建筑的?”

  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的覃颜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道声音是在跟自己说话,视线自窗外转回舱内,“对啊”,礼貌地回答了一声,目光落在声音的主人身上,一位衣着讲究的中年男人,或者是老人吧,看起来像是一位相当成功的商界人士,因为保养的好,很难判断出真实年龄,“我是学建筑的”,覃颜点了点头,补充说道,做为没有及时回答对方的补偿。

  邻座与覃颜握了握手。

  “我也是学建筑出身”,邻座温和地凝视着覃颜秀美的面孔,“我在你这个年纪时还是一个只知道在图书馆里苦读的愣头小子,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一身铜臭味的死老头子了。”

  覃颜眨眨长睫,“四十多岁怎么能叫老头子?”

  邻座哈哈大笑,对覃颜拱手,“谢谢,谢谢。”言下之意早就过完四十多岁了。

  覃颜也笑了,“您看起来真的很年轻。”

  邻座问起覃颜将来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

  覃颜很干脆地回答,“进省设计研究院工作。”

  邻座,“哪个省?”

  覃颜不假思索地道,“湖东。”

  邻座点点头,“这个设计院我知道,事业编制,研究生进去差不多能拿10W左右的年薪,职称上去的话年薪也会跟着涨,对于求安稳的年轻人来说还是不错的。”

  覃颜忽然想起来问,“您刚才说您也是学建筑的,那您现在还在这一行吗?”

  “不做喽,早就转行了”邻座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结婚之后,什么爱好啊追求啊梦想啊统统都随风去了……”

  覃颜并不意外,“我有很多学长学姐也都转行了,能坚持下来的反而是少数。”

  “那你呢,你也是走一步算一步吗?”

  覃颜摇头,“我想我不可能退出。”

  “看来你对建筑设计是真爱。”

  “不,我学建筑是为了父母的夙愿,谈不上爱或不爱,我只是很难想象抛弃自己习惯的事物,尤其是学了那么多年的专业。”

  “你现在大几?”

  “大五,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现在回去参加研究生入学复试,顺利的话会接着读三年建筑研究生,加在一起就是八年,人生中有几个八年?投入全部精力学习八年,最后竟要转行,我不可能是做出这种行为的人。”

  邻座一脸“too young too simple”地笑,“那我拭目以待”,说完拿起覃颜膝盖上的书和笔,翻到最后一面空白页,写上自己的姓名和电话号码,想了想,加上了微信号,返还书笔,“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覃颜接过书,看到邻座的姓名——“黄誉坤”。

  “你知道吗,你刚才在看星空的时候,我一直想跟你说——你才是最那颗最漂亮的小星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