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22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当初订机票的时候,按覃颜的意思,是要订经济舱的,但是白楚不同意,抢去覃颜的手机订了商务舱……这些都仿佛还是昨天的事,如今却要老死不相往来,而白楚现在就在离自己十步远都不到的地方……永远不再联系,能做到吗?很怀疑啊……如果真的做到了,那也真够荒唐了吧……

  身上忽然飞来一只小纸团,覃颜抬头,看到白楚向洗手间走去的背影。

  “……”

  你是小学森吗丢小纸团?

  覃颜“漫不经心”地动了动身体,小纸团滚落在地上。

  白楚从厕所回来,一眼就瞟到不受待见的小纸团可怜地蜷在覃颜脚边,心酸的差点哭出来,还以为用这种孩子气的方法可以触动覃颜心中的柔软,事实证明完全无效,覃颜是真的生气了,自己不该回中国的,更不应该接近张慧芳,因这短暂的相聚,而葬送了有无限可能的未来,真是不太不值了。

  飞机在爱丁堡降落,覃颜去旁边的广场搭到圣安的公交车,白楚则去附近的停车场取了自己的车,本来是因为覃颜买的车,如今开起来副驾空空的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啊啊啊!白楚好想哭。

  覃颜坐在公交车一个靠窗的位置,心中有一种隐隐的期待,连自己都说不清在期待什么,直到在旁边车道驶过的车流中发现熟悉的车牌,恍忽间怔怔目送着那车牌远去,手伸进裤子口袋,缓缓掏出一只小纸团,展开——

  “……如果我没有自作多情,你一定看了我的wb,知道我受伤一定很心疼对不对?”

  抿住嘴唇。你又知道我看了?就算看了我为什么要心疼你?

  “……事实是,我去找长姐白周谈人生了,对,你没看错,不是长姐找的我,是我找的她……结果你也看到了,撞了一头包……白周问谁给我的胆子,我没有想到答案,我想到了你,颜……”

  知不知道用单字称呼一个比你大四岁的姐姐很不礼貌?

  收起小纸团,在手心握紧,覃颜看向窗外,唇边缓缓逸出一抹笑意。

  光芒万丈的白周,是白楚从小爱慕的人……嗯,不得不承认很有成就感。

  回到圣安宿舍,刚把行礼箱里的东西拿出来归整好,一阵急迫的敲门声撞入耳膜,覃颜还以为白楚又野马脱缰了,天人交战了很久才打开门,燃鹅门外站着的却是住在同一层楼的新西兰女生杰斯敏。

  杰斯敏是来求助的。

  Group work里的一位小组成员超级废材,被杰斯敏吼了几次后抑郁了,最后崩溃退出,杰斯敏想拉覃颜入伙,“这并不是普通的group work,如果我们的设计方案在十个小组中脱颖而出被校方采纳,我们将代表圣安参加安哥拉图书馆设计竞赛,如果在竞赛中获胜,我们的设计方案将由安哥拉施工方建成一座图书馆,这发生在我们本科最后一段时光,想想就很棒不是吗?”杰斯敏力图让覃颜明白参加她的小组意义重大。

  图书馆是由一位英国商人捐赠给安哥拉一所大学的,因为是公益性质,所以设计者并不会得到经济报酬,但对于建筑专业的学生来说还有什么能比自己的设计方案能够被建成更好的回报呢?

  真好,可以拼命忙一阵子了。

  等忙完了,对白楚估计也就淡了,时间淡化一切不是吗,而且学习和工作中获得的成就感也会令人减少甚至摆脱对感情的依赖。

  “OK,算我一个。”

  杰斯敏,“合作愉快!”据她这几个月对覃颜的暗中观察,这位不论是手绘和软件制图都是超一流,因为是只有半年学习时间的交换生而被排除在这次活动之外,但现在有人退出,这位就有了资格,毕竟也是本校建筑与设计专业学生。

  握手,定格。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是各种求系列,躺平,趴着,嗯,增加一个姿势。

第18章

  由于覃颜是最后一个加入的,要补很多东西,这就决定了要比小组其他成员付出更多,带着为了忘却的动力,覃颜全身心投入,甚至比高考和考研时都更加拼命。

  是的,为了忘却。

  明明设想敲门的是白楚,也知道开门后会发生什么,她竟然还给开门了,真是耻辱。

  她要把灵与肉、身与心全部投入到工作中去以将开门的行为钉在耻辱柱上。

  不只覃颜,小组其他成员在group leader杰斯敏的各种督促和催催催下,也都非常努力,白天上完课就赶去图书馆集合,面前摊着笔电、pad、一堆专业书籍,边讨论边工作,晚上集中在杰斯敏的宿舍,一般都要到凌晨两点左右才散,有时甚至连着肝几个通宵,就算因为特别原因不能参加group meeting,MSN和skype必须一天24小时开着,随时保持联系。

  十五个日夜的奋斗没有白费,小组的方案最终在本校胜出,获得代表圣安参加设计竞赛的资格,听到消息时覃颜一点喜悦感也无,太累了,整个人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

  做为group leader,杰斯敏无疑是最兴奋的一个,给小组放了两天假,要每个人都睡到饱,然后把大家拖去酒吧庆祝,“这段时间辛苦了,在开始下个征程之前,搞个活动放松一下吧。”

  覃颜举双手支持。人不能长时间绷的太紧或太累,不然一定会损害健康,就算此时没有症状,未来也终将表现出来,从人生全局来看是很不值的。张慧芳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覃斌隔段时间就要搞点事情吐个泡泡松口气,张慧芳则一直不知疲倦,最后张慧芳患上强直性脊柱炎,覃斌则健康无恙。而事实上覃斌的劳动量远在张慧芳之上。足见劳逸结合的重要性。

  “据我所知,杰斯敏爱好广泛,除了主攻建筑设计外,业余还在学习服装设计,托马斯出身裁缝世家,从小练就的裁缝手艺,所以办一个时装秀怎么样?”覃颜提议。

  获得一致通过。

  杰敏斯,“接下来的设计竞赛,我们的对手是Cambridge 、Bath、 Cardiff等建筑专业超强的院校,所以我们的气势不能低,时装秀的主题就定为‘王的出征’好了。”

  四人一起鼓掌,“太棒了,就用这个主题!”

  杰斯敏,“留给大家放松的时间不多,我们也没有赞助,只能靠组员集资,经费有限,所以时装秀不能搞的太复杂,我打算用同一种面料结合每个人的气质和身材特点为五位小组成员分别设计一件出征的“战袍”,由托马斯剪裁缝制,具体怎么穿搭,各人随意,风格强势一点就好,毕竟我们的主题是‘王的出征’。”

  掌声响起。就这么定了下来。

  白楚这些日子一直在泡图书馆,不为别的,就为找个角落默默看覃颜。

  以前再不济,过个两三天也可以“滋润”一次,现在就只能拿眼看着,还要离的远一点,以防被发现,影响到覃颜心情。

  自己到底是有多蠢才会把好好的二人世界变成自己一个人暗恋的,真是。

  白楚想想就好气自己。

  很想帮帮覃颜,可是隔行如隔山,根本用不上力,而且好像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家里比较有钱,如果一定要出力,也只能在这方面做文章。

  白楚想到了赞助。

  白帝集团在英国的子集团BDUK专门设立了一个公益基金用于英国的公益事业,如果能帮覃颜他们设计组审请到一笔赞助金,肯定能让成员更有动力,最后胜出的机率也就更大。

  棘手的是,BDUK是白周在管理,而她才刚去长姐那里大闹天宫不久……但是一想到是为了覃颜,白楚还是握紧小拳头,决定试一下。

  “我为什么要赞助这个设计组,你倒是说来看看”白周接了电话走到窗前,看着脚下的万家灯火,“你可知我拨到里面的每一笔钱都有明确的目的和用途?又或者你对公益基金有什么误解?”

  “因为你小妹我在圣安读书,而设计组是代表圣安参赛的,这理由还不够充分吗?”白楚振振有词。

  白周仿佛看到白楚幼时在地上打滚跟她要东西的样子,“如果这理由算充分,那我是不是要给圣安所有的学生交学费,就因为他们都是你的校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