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23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陈之送了一张鼓鼓的文件袋进来,看着白周,显然是有话要说,白周朝陈之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回避,等会再进来。

  陈之出去后,白周走回办公桌前坐下,一边在电话里有一句没一句地逗着幼妹,一边打开文件袋,一叠照片滑了出来,白周随手拿起一张,照片上一男一女正在车内玉仙玉死,男的是白家的管家朱余,女的是郑玉,拍摄日期是十七年前。

  “……姐,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人家说话?”白楚噘着小嘴抗议,她滔滔不绝说了好长一段白周连一字的回应都没给。

  白周回过神,“我在听”,顿了顿,“你说了什么来着……你说如果我坚持那样对你,你就不把我当亲姐了……”停顿了很久,“既然你已经不当我是姐姐了,我为什么还要帮你的忙?”

  白楚费了好大的劲才想起来上次大闹天宫时确实喊过这么一句,“那都是气话了,你不会真生气了吧,我每次搞事情你都会生气,但那其实并不是我的初衷……长姐你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永远都是我心中唯一的女神,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代替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现在时代不同了,公益基金的用途也要与时俱进嘛,以大学生为主体的年轻人才是真正需要关怀的对象啦……”

  奉承了一番最后还是要钱。

  白周摇了摇头,“先到这里吧,我这边有点事要处理。赞助的事我可能会考虑,也可能不会考虑,看心情。”

  白楚,“……”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童鞋们补分和留言,旋木今天决定表演草裙舞,来来来,音乐放起来,追光打过来,我要跳了

第19章

  看完文件袋里的资料和照片,白周两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走到窗前站了一会,叫来陈之,背对着老步下,“事关白家的体面,不管你是从什么渠道得到的这些资料,都必须想办法封口。”

  陈之很是意外,“白总,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您,朱余和郑玉应该在被拍到之前就已经发生过关系,在那之后出生的白楚可能根本就不是董事长的女儿,也就是说白楚和白总您不存在血缘关系……”

  “白楚不是董事长的女儿,爷爷临终前就已经告诉我了……其实白楚不参与白帝的经营,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陈助理你只需把枪口对准郑玉,利用她的经济问题,把她送进去,让她在牢狱里终老,不要跑题。”

  陈之还是不能接受,“白总,我们只需要把资料交给董事长,郑玉便将万劫不复,这样不是更省力气?”

  白周转过身,“我跟郑玉之间的帐,当然要由我来跟郑玉算,你跟了我这么久,应该了解我的性格。而且白家四小姐是我棋盘上的一个子,现阶段不能没有这个颗子。所以不要动白楚,对准郑玉。”

  陈之躬了躬身,“是。”

  白周再次背对陈之,“你比黄誉坤更早到白帝,看着他一步步从设计部设计助理扶摇直上变成高层管理人员,成为白帝的女婿,最后打败大舅和小舅,集白帝董事长、总裁于一身,在白帝呼风唤雨。应该知道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不可能按你想象中那样出牌。把郑玉的丑闻捅到他那里,可能先出局的是我而不是郑玉。”停了停,“按我说的,把这些资料锁进保险柜,对知情者加以封口。未来会有用到的时候,但不是现在。”

  陈之点点头,“明白了。”

  两天后,杰斯敏从教授那里收到了一个好消息,BDUK公司宣布全程赞助这次图书馆设计竞赛,将为每个学校的参赛设计组颁发五千英镑奖励金,竞赛结果出来后,最终获胜的设计组将获得十万英镑的奖金,方案没有被采纳的设计组也将获得五千英镑的慰问金,此外BDUK将通过投放平面广告、电视广告等方式为赛事造势,并将邀请全英建筑界权威人士组成评审团,以确保竞赛公平公证。

  “我的天,这太棒了不是吗”,杰斯敏飞快地把好消息告诉了每位成员,“大家务必抖擞精神,干翻对手十万英镑就是我们的了!加油加油!”

  覃颜也很兴奋,本来说没有报酬,然后半道又突然有奖金了,真是意外的惊喜。

  本来只是自娱自乐的时装秀即设计竞赛誓师大会,结果来了一百多号人,现场气氛热烈,杰斯敏临时加了一些小节目,T台秀压轴出场。

  杰斯敏为成员设计的“战袍”,乍看款式似乎一样,其实细节有很多不同,有的是双排扣,有的是单排扣,有的收腰,有的是直身,等等,长度都是中长款式,在膝盖上面或下面一点,面料是黑色底色间着细细的灰色竖条纹,五人的穿搭基本上都以灰白黑为主,三个男生出来走一波,覃颜和杰斯敏出来走一波,然后五人一起再走一轮。

  三个男生有高有矮,且胖瘦不一,但是气势还是有的,走出了各自理解的王者风范。

  相对出彩的还是覃颜和杰斯敏两个女生,覃颜172公分的身高,身材纤秀,基本上是平面模特的水准,杰斯敏176公分的细高个,两人穿着颇多呼应之处,比如都穿了灰色的过膝长袜,覃颜是中跟浅口皮鞋,杰斯敏是高跟短靴,颜色都是浅棕色;杰斯敏戴了一顶宽沿大檐礼帽,覃颜则戴了一顶贝雷帽,为了和杰斯敏立体的礼帽形成反差,特地调了一下贝雷帽后面的皮筋,使之扁平化,看起来像一顶带着圆揪的盘子,斜扣在头顶,颜色则同为驼色,和鞋的颜色相呼应。浓浓的复古风,深深的贵族气息。

  观众席里的白楚,醋坛子都不知打翻多少只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化妆的覃颜,深色的眼线让覃颜看起来冷峻又诱惑,口红的色号更是增加了性感,白楚除了掀醋坛,剩下的时间都沉醉在覃颜的美貌中。她好想取代杰斯敏站到台上去,但真的上去了画风估计也没法看,气场差太多,主题是“王者的出征”,她真的是一点都王者不起来啊。

  事实上她今天的穿着是可谓全场最出彩的一个——她穿了红色的狮子人偶服,手里牵着一串彩色气球,本来是来充当道具活跃气氛的,当走秀结束,设计组的五个人在台上拍合影时,她突然心血来潮蹦哒到台上去了,“嗨!you know what,我觉得你们的队伍还缺了一只吉祥物,不用客气,就由我来担当吧。”说完绕场跳了一圈俏皮的舞蹈寻求民意支持。

  好可爱的小狮子啊!穿着人偶服身姿还这么灵动活泼!台下响起潮水般的掌声,观众们一起喊,“吉祥物!吉祥物!”

  杰斯敏对可爱的卡通动物毫无抵抗力,而且狮子是英国王室的象征,也切合今天的主题,欣然接受了这只吉祥物。

  五位表情庄严凝重的黑白灰王者,一只可爱的红色人偶狮子。

  照片定格。

  开心的小狮子一口气在台上翻了十来个跟头。

  观众被逗的轰然大笑。时装秀在最嗨的一刻结束。

  小狮子随着人潮一起散去,始终没有脱掉人偶服。

  但覃颜知道那是白楚。早在白楚牵着彩色气球坐在台下时,她的第六感雷达就已经扫描出了白楚。不知怎么的,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有点心疼。合影时,白楚站到她身边,熟悉的清甜气息透过人偶服送入她鼻尖,令她忘了呼吸。

  其实很想念。

  过去的半个多月忙的昏天暗地,在少的可怜的睡眠时间里竟然会梦到白楚。往大脑里塞满设计图不给它去想,心里也在往外赶,可是身体很诚实。一点没有变淡,反而更强烈了。这算什么事到底?

  白楚回到家,翻看圣安FB,果然不出所料,很多人拍了时装秀的照片上传,而且都没有漏掉可爱的小狮子和它牵着的那串彩色气球。

  在现场没觉得怎么样,从照片上一看,那只坐在观众席里的红色狮子人偶真的超落寂的。白楚看着看着,鼻子一酸落下泪来,好想回到那个时空抱抱自己啊。决定做一张图来纪念那时的自己,在网上找了一个图片编辑软件,捯饬了半天,终于把小狮子和它的气球扣了出来,然后找到一张冰天雪地森林公园图片,把小狮子安排坐在公园落雪的长椅上,天空阴暗的像抹布一样,寒风裹着雪花肆虐,看着哭了会,觉着扣图的痕迹太明显了,于是用画笔往气球上“放”了点雪,又在小狮子鬓旁“放”了一个风旋,端详片刻,又往小狮子头上也“放”了点儿雪,看着终于应景了,又嘤嘤自怜地哭了会儿,抹了把眼泪,把图片上传到WB上,配了一个哭泣的表情。

  “艾玛这配图,是不是这个月零花钱败光了?”

  “看的我也哭了,感觉小狮子好可怜啊,天寒地冻无家可归,孤零零一个人……”

  “小狮子可怜又可爱,那么孤独,却穿一身亮眼的红,牵着一串五颜六色的气球。”

  “我们都一样,生而孤独。”

  “小白你突然搞什么飞机发这种伤感的图。”

  ……

  小猴子们七嘴八舌,三分钟的时间跳出来二三十条评论。

  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陆续又跳出几条评论——

  白坤小号,“莫不是哪个臭小子欺负我们小白了,告诉我,看我不把他一顿胖揍!【磨刀霍霍】”

  郑玉小号,“可怜的宝贝,这是读书呢还是坐牢呢”

  白齐小号,“已拔剑,说吧,是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