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24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白晋小号,“想家了吧,摸摸头”

  最后还有一条来自“ZCFVR”,“已阅。”

  这串英文字母的号是第一次评论,白楚猜不出是谁, WB主页一片空白,所在地为“其它”,也没有点赞和评论纪录,可能只是路人,也可能是某只小猴子故作高深,但一定不是覃颜。覃颜才没有这么无聊,专门审请一个空白小号来发这两个字的评论。

  但是最想看的就是覃颜的评论啊啊啊啊……

  就在白楚等到快要绝望的时候,WB提示收到了一条私信,白楚连忙打开看——

  “文武方彥”,“抱抱。”

  是覃颜。

  覃斌,张慧芳,覃颜,一家三口名字里拆出来或抽出来的字组成的WB名。

  一定是覃颜没错了。

  白楚一下子就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点开覃颜的WB,是一个用了十年之久,写了接近四千条WB,目前仍在用的账号,百分之百的大号。嗯。确定了这点后眼泪更加收不住。感觉这些日子受的苦都值了,一直都好想了解覃颜的过去,但是找不到渠道,这下好了,可以一路追踪到十年前。

  “小白爱蹦哒”,“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再理我了,想死的心都有了……[揉搓流涕][大哭][可怜][泪瀑]”

  “文武方彥”,“我最近很忙……”

  “小白爱蹦哒”,“我知道。”

  “文武方彥”,“嗯。”

  “小白爱蹦哒”,“想你……[大哭][大哭][大哭]”

  “文武方彥”,“不哭。我睡了。你也早点睡。”

  “小白爱蹦哒”,“嗯。晚安。”

  关上手机,覃颜后悔地想撞墙。覃颜你好去死了,你看看你做的什么事。总是说要一刀两断,却不停打自己的脸,你脸不疼吗?

第20章

  第二天早上,头脑清醒过来的覃颜想死的心更透彻了,她想起自己微博上有各种黑历史,能把她在白楚面前精心打造的姐姐形象一朝打回解放前,抓起手机打开WB准备“酌情”删掉一些很毁形象的博文,却收到白楚的私信,“熬了个通宵,逐条复制到WORD里了,不算表情符号足足302126字,照片也全部保存了,人生第一次体会到和时间赛跑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好怕下一秒你就开始删WB了,我就看不到了[大哭]。”

  覃颜倒在床上,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才缓过一点力气,爬起来,风轻云淡地回了一句,“我从来不删WB”,点了发送后,一头磕在床沿上,她干嘛要这么快回复,这个时候不论回复什么都是输,就应该装作没看到,过个三四天再漫不经心地回她一个不明所以的拟声词……完了,这下真是败到肝脑涂地。

  直到被杰斯敏召唤到图书馆,覃颜的脸上还是写满懊恼和沮丧的状态,杰斯敏非常关切,“覃,你没事吧?”

  覃颜被问的怔了一下,“我怎么了吗?”

  杰斯敏,“你该照照镜子。”

  覃颜自我反省,“对不起,一些私人的事情影响到了情绪,我会调整的。”

  杰斯敏拍拍覃颜肩,“因为有了赞助,现在设计竞赛很多人关注,我们的对手也更加重视了,你是我们组的中梁砥柱,一定不要分心。”

  覃颜点头,“一定全力以赴。”

  相比前面半个月,接下来的一个月更加辛苦,因为五人都即将毕业,要准备毕业论文和论文答辩,相较于能不能在竞赛中获胜,能否顺利毕业拿到学位显然更为重要,中途托马斯就因为论文没过被要求重新提交而被迫提前离开设计组,手头没有完成的工作由杰斯敏和覃颜分担。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在离设计竞赛deadline还有七天的时候,杰斯敏病倒了,住进了医院,另外两个男生远赴安哥拉向当地的建筑商了解建造细节还没有回来,于是分析图、施工图、建模,相当于三个人的工作量压到覃颜一个人身上,并需要随时根据安哥拉那边的反馈修改方案。

  这时已经不再开group meeting,宿舍里摆满了参考书、模型,覃颜忙到昏天暗地,连着三个晚上通宵,身边也没有一个人,意识都已经变的模糊,一键厕所全部进了阅览室,覃颜崩溃了,无意识地拿起手机发了一条WB,“感觉离猝死不远了,想吃鸭血粉丝汤,想吃皮蛋瘦肉粥,想吃韭菜鸡蛋饺子,想吃蟹黄汤包,想吃酸菜鱼,想吃宫保鸡丁……”。

  以前有时间可以自己做菜,这一个半月忙起来后都是吃暗黑料理,胃已经受不了了,而且已经连续二十个小时滴水未进忘了吃饭,这是处于压抑状态的潜意识爆发了。

  WB发出去大概两个小时,有人敲门,覃颜起初以为幻听了,走到门前一听,确实有人在敲门,心想难道杰斯敏出院了?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却是白楚。

  覃颜,“……”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此时的自己蓬头垢面、脸色苍白、眉眼黯然,继WB爆出无数黑历史后,现在连最后的颜值也未能守住,这下是完全没有形象可言了。

  白楚展示手中提着的食盒,“我让保姆做了酸菜鱼和饺子,不过饺子是大葱牛肉馅的,你先将就吃一点,等买到韭菜等食材再给你做,我、我可以进去吗?”

  覃颜把门完全打开,将乱成一团的房间毫无遮掩地呈现在白楚面前,“你确定要进来吗?”

  白楚走进来,替覃颜关上门,在堆满书籍的桌子上收拾出一片地方,打开两只食盒,“刚烧的,还热着呢。”

  覃颜没有去看食盒,而是盯着白楚的脸,“二十多天没动静,怎么今天突然来了——听说我要死了,来送我最后一程?”

  “你先吃饭,我慢慢跟你说”,白楚拉着覃颜的手,让她坐到桌前,把筷子放进她手里,自己在床上坐下来,“颜,我跟你讲,这段时间我在手撕梯五。”

  覃颜,“……梯五是谁?”

  “你见过的,保镖里比较高的那一个,上次我回国,就是他跟我姐打的小报告,从国内回来后我就长了个心眼,请人在我从家里出来经过的第一个路口安装了针孔摄像头,发现这厮每天必定在我经过后5分钟之内经过那里。”

  “他在跟踪你?”覃颜开始吃饺子,“你怎么撕的他?”

  “我用了好几种方法,举个例子,我跟他说我卧室里洗漱间的水龙头坏了让他一个小时内过来修,等他进来的时候,我裹着浴巾尖叫,让家里所有佣人都知道他在我洗澡时进入了我的房间……我爹地是很忌讳这种事的,我要是告诉了爹地,他一定会被开除。”

  覃颜夹起一片鱼肉放进嘴里,“把他开了还会有别的人来。”

  “我知道啊,所以我跟他谈判,让他脑筋放灵活点,既可以保住自己的工作,又可以不必得罪我,大家双赢,可他实在是愚忠,说这是他的工作,他不能懈怠什么的,又说白周知道他的人品,不可能相信我说的话,陷害他没用。我就好气啊,跟他说我爹地才是一家之主,到时候白周根本救不了他。他还是死脑筋。我气到不行,昨天雇了十来个壮汉把他按在巷子里狠狠揍了一顿,他到现在都没能下床。”

  覃颜,“……你想过白周知道这件事后的感受吗?”

  “不,他不会跟白周说的,梯五这个人也算是我家的老人了,他是特种部队军人出身,退伍后做了保镖,自尊心很强,死要面子,被打这种事他不可能跟白周说的。”

  覃颜开始同情梯五。

  见覃颜把三十颗饺子全部吃完了,白楚倒一杯水递过去,去浴室往浴缸放热水,“颜,泡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工作要讲究效率,休息好了才能出效率。”

  “你以为我不懂这个道理么……”话说到一半,覃颜下意识地闻了闻身上的睡衣,原来她还高估了自己的形象,她现在不止难看,而且还难闻。

  “颜,我给你搓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