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26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白楚接着道,“我问他,你觉得我是一个坏小孩吗?他摇了摇裹着纱布的头,老实回答说,四小姐不是坏小孩,是个顽皮的小孩。我又问他,那你觉得有必要每天跟着我吗?他摇头说,他觉得没这个必要,但大小姐派给他任务,他总要完成。我再问他,我的手段才用了不到九牛一毛,你确定要一一领教吗?他说,不了,求放过。我说我保证每天早上按时起床,每堂课都出勤,每门功课都A+,让你有个好交待,我们可以合作吗?他想了想说,可以。我再问他,你还会每天跟着我吗?他说,他会每天出来喝咖啡,等我回家了,再跟着回家。这样。”

  覃颜嘴角抽了抽,“祝贺你。”

  白楚看了看覃颜的眉眼,轻声咳嗽了一声,“颜,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不肯放我走?你一定爱上我了对不对?”

  覃颜,“除非太阳从北边升起来,否则你就不要想了。”

  白楚格格笑起来,两只小手捧着脸,盯着覃颜看了会,“颜,你说——爱是不是就是被爱?反正如果给我知道有谁爱着我,我一定回报她加倍的爱。”

  覃颜翻了个白眼,“你想多了。”

  国内,白帝旗下一座豪华商务会馆内,正在召开白帝董事局全体会议。

  执行董事白周通建议白帝在一年内迅速退出国内波诡云谲的房地产市场以避免遭受重创,被董事局主席白坤否决。

  白周退而求其次,“那么我要求将由我负责管理的BDCN(白帝文化娱乐集团)、BDUK(白帝控股集团)从总集团剥离,以避免被总集团拖累。”

  白坤,“你这是要分家?”

  白周,“您确定要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白坤,“凭白割去一块肉,我和各位董事为什么要同意?”

  白周,“两间公司脱离总集团后,原股东依然可按照原有持股比例进行分红,只是将进行股权结构重组,除我之外的股东将无权干预公司经营。这两年我的成绩也是有目共睹,以后可以保证董事长和各位董事拿的只多不少,大家为什么要跟钱过不去呢?”

  白坤想了想,“既然你一心要单飞,爸爸成全你。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遇到过不去的坎来跟爸爸求助,必须酌情用你妈妈留给你的白帝股份的部分或全部抵押,不然爸爸绝对会见死不救。”

  白周弹了弹衣领,调整了一下坐姿,“爸爸如果跟我求助,必须酌情将您手中部分或全部股份转给我,不然我也会趁火打劫,爷爷只有我一个孙女,这些本来都是我应得的。”

  白坤脸色冷峻,“你应得的爸爸自然会给你。不过你要记住,你除了是你爷爷的孙女,你还是我白坤的女儿,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白周挑了挑眉,一字一顿,“我当然不会忘本。”

  其它二十八名董事已经看惯了这阵势,也不知道这对父女在生活中是怎样一种相处模式,反正到了工作场合一直都是这种对话方式,冰冷,唯利是图,毫无人性。

  早年白周还没有这么咄咄逼人,这两年跟白坤全部是窗户纸全部挑破来说,大概没少受郑玉及其子女刺激吧。

  没有意外,白坤首肯后,白周关于BDCN和BDUK两间公司的提案获得董事局会议通过。

  会议结束,二十八名董事散去,白坤留下白周和旁听席的白齐白晋,又叫来秘书郑玉,一家人在会馆的茶室坐着喝茶。

  白周,“爸爸如果有事就早点说,我要重组股权,有的忙。”

  郑玉,“怎么董事长说话呢?越来越放肆!”白坤竟然这么轻易就把两块肥肉给了白周,不由她不火大。

  白周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并没有回应,华丽地无视了郑玉。

  白坤咳嗽一声,拿出手机,翻出白楚发在WB上小狮子的照片,“我们家楚楚,本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小机灵鬼,你们看看现在成什么样儿了,依我们楚楚爱玩的天性,能在圣安顺利拿到毕业证就阿弥陀佛了,我们还奢望什么呢,你说是不是啊白周?”

  “楚楚越不痛快,我姐越痛快。打从楚楚一出生,我姐不是一直都这么对楚楚的么。”闷葫芦白晋阴冷地道。

  白齐摸摸头,“不是说楚楚失恋了吗?”

  郑玉瞪白齐一眼,“就楚楚那没心没肺的性格,她懂什么叫恋爱?那些男孩子在她眼里和毛线球有什么区别?楚楚根本就是被白周弄去的那四个人……”

  “郑秘书,我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那四个人是爸爸派去的,并不是我叫去的,爸爸人在这里,容不得你冤枉我”,停了停,“不过话说回来,在坐的说不定哪天鱼死网破同归于尽,只留下楚楚一个小的,又不懂挣钱,你们就不怕连这小的也饿死么?现在对她严格一点,也是为她好。”

  白坤喝一口茶,“严格是好的,太严格了就不好了。”说着拿起遥控器,打开远程视频通话,屏幕上两个保姆一个保镖毕恭毕敬地站着,看到这边的视频后,依次向白坤白周等一一问好。”

  白坤,“你们在圣安,把楚楚服侍舒服了,把她的安全保证了,那就行了,千万不要节外生枝,咦,怎么就你们三个,梯五呢?”

  三缺一,“梯五……梯五有事出去了……”

  白坤看向白周,“你也说句话。”

  白周,“董事长的意思你们都明白了?”

  三缺一,“明白。”

  白周,“明白就好。”

  “行了,现在家庭会议也结束了,散了吧。”

  视频通话结束后,白坤站起来,第一个走了出去,郑玉悻悻地跟了出去,白齐白晋紧随其后。

  茶室只剩下白周一人,笔直地跪坐在原地,衣冠楚楚,眉目清明,不紧不慢地喝着茶,一杯喝完,提起面前的茶壶又倒了一杯,依旧悠然地小口抿着,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心中在想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删了好长一段放上了省略号,反正你们知道“最后一次”小白很兽就对了╮(╯▽╰)╭

第22章

  晚上,白楚回到家,保姆迎上来说,“四小姐,董事长专门为你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叫我们不要干涉你的生活,把你服侍好就行,大小姐也表态了。”

  白楚把自己丢进沙发,“本来就该这样嘛。”那张小狮子坐寒园的图片真是立功不小,不仅帮她博得覃颜的怜爱,还把爹地也炸出来为她做主。

  梯五被打的有点厉害,医生叮嘱要卧床静养一个星期,白楚想他一个武夫躺着不能动肯定无聊,把昆城送她的书抱到梯五床头,给他打发时间用。

  家里有个伤员,覃颜那边没日没夜地赶设计图更是要补充营养,白楚坐阵厨房小手掐腰指挥两个保姆,“做有营养的,补气血的,不会发胖的中国菜,食材不怕贵的……伙食费超出预算只管跟我要。”

  ……于是覃颜莫名吃上了月子餐,营养汤,功效茶,加餐甜品。

  而且白楚都不要她动手,给她喂到嘴里,覃颜只负责赶设计稿就可以了。

  洗澡也是白楚给洗,洗完还给做全身护理,累了给揉肩垂背,各种服务到位,覃颜都快被宠到生活不能自理了。

  每天上完课,白楚就直奔覃颜宿舍,洗衣服洗床单洗被罩,拖地擦窗户晒被子,里里外外地忙活,把覃颜和房间都收拾的干干净净,剩下的时间就跟覃颜一起学习,到晚上就乖乖回家,这是覃颜跟她约法三章,也是她对家里佣人的承诺,必须要遵守的。

  在deadline前最后一天,在安哥拉的两位男生返回圣安,杰斯敏身体尚未完全康复,带病回到学校,托马斯也挤出时间来,五人聚在杰斯敏宿舍,对设计稿做最后的修改和完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