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27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设计方案今天就定稿了。哥舒华和穆斯塔法到安哥拉和当地建筑商、工程队做了充分的了解和沟通,覃这边根据反馈做了调整和修改,我们的设计方案不仅可以保证工程队用最快的速度建造图书馆,而且还可以最大程度上为捐赠商节约成本”,杰斯敏做最后总结,“有覃的绘画和制图能力,在形式感和图纸表达方面,我相信我们的方案也绝不输任何对手,另外,托马斯和我在环境分析、建模方面也尽了最大努力。综合以上我有充分理由相信我们的方案是最棒的。”

  大家一起鼓掌。

  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覃颜因为住同一层,就回自己宿舍了,其他四个人都是在杰敏斯房里睡的,有睡椅子上的有睡地板的也有睡沙发的,覃颜有心让杰敏斯到自己房间来,一想白楚那个别扭的小孩肯定又要吃飞醋,就打消了念头。

  白楚现在已经有覃颜房间钥匙了,知道覃颜肯定熬到很晚,所以第二天上午进覃颜宿舍时动作都尽量放轻,把食盒放在桌上,去床边在覃颜额头轻轻亲了一下,就去上课了,上完课回来覃颜还在睡,白楚把饭菜热了一下,端到桌上,覃颜闻到香味,睁开眼睛。

  “颜,你醒啦?”白楚凑到床前,握着覃颜手,“这下可以放松一下了,这些天我都快心疼死了。”

  覃颜摸了摸白楚头,“谢谢你,比高考我妈照顾的还要周到。”坐起来穿上衣服,“很多时候都忘了你是白帝家的小女儿了。”

  白楚亮晶晶的小脸伸上前,“要亲亲。”

  覃颜挑起白楚白皙精致的下巴,把吻印在了白楚唇上。

  这一下可不得了了,白楚差点把覃颜的两片唇和舌头吃到肚子里,这几天覃颜都不准她“碰”,可把她憋坏了,虽说可能借着洗澡的时候占点儿便宜,但终究是杯水车薪。

  “停停停”,覃颜不得不及时制止,真不知道是不是青春期的原因,白楚似乎有用不完的热情和精力,一爆发就像一团火一样,“现在几点了,和杰敏斯他们说好一起吃午饭的。”

  “可是饭菜我都热好了,”白楚噘起嘴巴,“你确定要抛弃楚楚小可怜跟他们去吃暗黑料理?”

  “那我跟他们说不去了,让他们四个去好了。”覃颜说着给杰斯敏发了一条MSN。

  没想到杰斯敏回复说,“吃饭的事不急,过几天再聚也可以,我刚交了设计稿出来,因为有BDUK赞助,设计竞赛得到多方关注,可能有电视台和网络平台对评委团的评审过程进行现场直播,教授让我们最好准备一份PPT演讲稿,设计方案通过初审后,需要到现场进行演讲并接受评委和观众的提问,所以,没错还要做份PPT,今天先休息一天,明天记得来group meeting,时间地点我一会发给你。”

  覃颜无奈地耸了耸肩,“设计稿都交了还没完。”

  白楚想,白周大概是想炒一点热度出来吧,听不到响的话赞助费还不如丢水里,商人本色啊。

  是个晴天,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餐桌和两人身上,一阵一阵的风吹进来,每个毛孔都舒畅。

  覃颜吃着菜,忽然笑了,抬头看着白楚,“有钱真好。”身在异国可以坐在采光好的房间里吃着家乡味的中餐都是托钱的福。

  “什么叫有钱真好”,白楚眼睛圆圆地道,“应该说有我真好。”

  覃颜盯着白楚看了会,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能这么说。”

  白楚低下头,声音小小地道,“离开白家你什么都不是。我知道你想说这个。”

  覃颜放下筷子,伸手轻轻抚着白楚的脸,“我不是这个意思……楚楚,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够我偷偷幸福一辈子……”

  这是怎么了嘛,突然说这样的话,什么叫偷偷幸福,我们是永远不能见天日了吗?

  白楚腹诽着抬起头,看到覃颜眼里闪着泪光,便是一怔。

  覃颜,“等忙完这几天,我要回国参加论文答辩,顺便和同学聚一聚吃毕业饭,然后回到这边,待到九月份研究生开学,我离开英国,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这是一开始就约定好的,你也答应了的……我们就这样……好吗?”

  白楚不太愿意讨论这个问题,“颜,你干嘛,会消化不良的,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气色养回来。”伸出小手轻轻揩去覃颜滚落到唇边的泪珠,“你不知道那天你脸色有多难看,惨白惨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像白纸一样,真是吓到我了。”

  “像白纸?我以为像僵尸……”

  白楚再晚来一会,自己估计要变鬼了……那个时候真的感觉死神已经来到身边……

  覃颜想起来都有点后怕。

  “没有了,还是眉目如画,美的不要不要的,就是看着心疼,你都不知道,我的心一下子就揪成了一团……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设计竞赛,姐姐竟然拿命来拼,我其实很不能理解……”

  “你一个资产阶级怎么能理解无产阶级……”

  白楚,“……?”

  覃颜,“吃饭吧。”

  作者有话要说:  趴,戳完留爪,嘤嘤嘤

第23章

  第二天的group meeting,经过讨论初步定下了PPT大概内容,杰斯敏每人都分派一部分去做,最后投票决定由谁代表设计组上台演讲。

  覃颜投给了杰斯敏,做为leader,杰斯敏对方案的每个部分都很熟悉,而且口才也非常好,又是英国local,占有绝对的语言优势。

  而其他四个成员全部把票投给了覃颜。

  杰斯敏,“覃的参与度最高,对设计图最熟悉,考虑到有问答环节,还是覃比较合适。”

  托马斯,“杰斯敏生病住院,我忙着毕业论文,那段时间几乎是覃一个人在扛,我很担心覃会吃不消,但是见面后发现覃神彩焕发,思维一如继往地清晰敏捷,觉得覃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都很棒,临场发挥应该比较出色,所以我选覃。”

  哥舒华,“个人认为,覃是我们当中形象最好的一个,由她上台演讲,会加分不少。”

  穆斯塔法,“我和哥舒华看法一致。”

  要是在国内,覃颜不免要客气一下,但是这里并不流行中国式谦逊,覃颜于是大方地道,“谢谢大家对我的信赖,我会全力以赴。”

  两天后,几个人做好PPT统一传给覃颜,由覃颜最后修改完善。

  白楚替覃颜抱不平,“他们干嘛把工作都推给你,我要是你,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她在group work里都是吼别人的,越是自己擅长的越是要丢给别人做,别人做不好她就对人家吼,看到对方被吼的不知所措,恶趣味得到满足,心里就乐开了花儿,当然,自己不擅长的更要让别人做,理由是“因为我不会做呀”。

  要问她对group的贡献?她每次都是自荐的group leader,运筹全局的人,随时追踪各人的工作进度,有人敢于拖后腿她能一口气发十二道金牌,直到对方把进度赶上来为止,最后大家做完了各自的部分交给她,她大概看一下,随便改改,就交上去了,神奇的是,每次她所在的group都是成绩最好的一个。

  成绩下来,她就换了一副面孔,或者请group全体成员吃东西,或者每人送一个小礼物,并对所有人说“你好棒棒喔!”,大家在做作业时吐的血都得到了补偿,就又喜欢上她了。下次有group work也不会排斥跟她一个组。

  覃颜一针见血地批判,“一看你就长了一副剥削阶级的小脸。”

  白楚委屈,“杰斯敏不也一样,你干嘛对她服服贴贴?你咋不造反呢?”

  覃颜,“杰斯敏不一样,她自己也做很多,不像你只会榨取别人的剩余价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