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29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作者有话要说:  嗡嗡嗡,求夸,求留言——“旋木却是勤劳的小蜜蜂”o( ̄ヘ ̄o)

第25章

  方幂开始说其它的,覃颜一边回,一边作死地刷白楚的WB,发现白楚这几天没有写WB,心里空落落的,突然就泄了劲,连方幂也懒的回了,找歌听,没一首能听进去,连以前百听不厌的几首也成了噪音,只好关了,百无聊赖,耳机也懒的取出来,塞在耳朵里成了摆设。

  恍惚中依稀捕捉到一声提示音,下意识地点亮屏幕,果然是白楚发私信了。

  白楚,“颜,想你了,好想。”

  覃颜,“嗯。”

  白楚,“你还没睡?”

  覃颜,“嗯。”

  白楚,“这些天你跟别人吃饭,从英国到中国……好想跟你坐一起啊,什么时候才能在你和亲友吃饭时候坐在你旁边呢,好憧憬。”

  覃颜,“不现实的想法还是趁早抛弃吧。”

  白楚,“想起那天和阿姨、你一起吃饭的情景了,好想再聚一次,希望叔叔也在,四个人一起。”

  覃颜,“……还是忘了吧。”

  白楚,“好喜欢吃阿姨烧的菜,想想都流口水呢。”

  覃颜,“回去给你做,我烧的菜和我妈是一个味道。”

  白楚,“不一样,阿姨烧的更好吃。”

  覃颜,“那不给你做了。”

  白楚,“要做。想吃你做的,也想吃阿姨做的。”

  覃颜,“想的美。”

  不知不觉就被白楚带偏了,每次想说“别忘了我们最初的约定”的时候白楚都会祭出一个奇招堵上她的嘴,然后一路跑偏。

  最后覃颜放弃了。

  白楚很清楚她想说什么。也就不必再说了。

  论文答辩没有悬念,覃颜得了优,社会实践部分也拿了满分,在圣安的半年学习生活是记在实践里的,设计竞赛是最漂亮的一笔。

  总分第一进来,优等生毕业。本科阶段没有留下遗憾。

  和罗世彬分手本来就没有给她带来多少伤感,况且白楚补偿了更多。女生在大学本科阶段该做的一样没落下。

  心情很好地和方幂几个好朋友一起往北门走,准备去吃久违的重庆麻辣烫时,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中年妇女突然冲过来照着覃颜的脸就是一巴掌。

  覃颜被打懵了,捂着火辣辣的脸半天没回过神,她确定不认识这个女人,也确定没招谁惹谁。

  方幂看到覃颜脸上血红的五道指印,气的浑身发抖,冲过去左右开弓连煽中年妇女两个耳光,“哪来的神经病!活腻了是吧?!”

  看到中年妇女被打,三步外的中年男人蹿上来就要对方幂动手,被覃颜几个朋友控制住。

  “我打那贱人,关你什么事?!你也找打是不是?!你也不去问老娘怕过谁!”

  中年妇女一边骂一边捉住方幂头发,和方幂撕打在一起。

  一方面方幂太年轻没有经历过这阵势,另一方面中年妇女的目标也不是方幂,在把方幂拉扯倒地后,扬手又去打覃颜。

  覃颜一把抓住中年妇女手腕,“请问我什么地方得罪过你……”

  中年妇女哪里理覃颜,一只手腕被握住,就拿另一只手往覃颜脸上抓,“我打死你个狐狸精!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罗世彬答辩完刚从行政楼出来,就看到很多人往北门跑,还听到有人喊覃颜,罗世彬立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拔腿狂奔,果然就看到张琼(小女友)妈扯着覃颜打,罗世彬全身的血一起涌上顶门,摆动双臂加速,箭一样飞过去,跳起来飞踢一脚,把张琼妈踹出一米多远,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方幂都吓傻了,“……”不会出人命吧我的天……

  覃颜也睁大了眼睛,这一脚飞踹真的是……

  罗世彬一现身,很快便真相大白,张琼昨天晚上流产了,这对父母不知听了张琼什么话,拿着手机里的照片跑过来找覃颜寻仇。

  “你竟然敢打我,你个畜牲、白眼狼,你竟然为了这个贱货打我,罗世彬我今天算是看清你了,当初真是瞎了眼了同意琼琼跟你结婚……”张琼妈从地上爬起来指着罗世彬破口大骂,被张琼爸往北门拖,人围的越来越多,张琼爸有点害怕了。

  “我和张琼之间的事,不要牵扯无辜的人”,罗世彬闷声说道,“现在看清还不算晚,这婚不结也罢。”

  回头关切覃颜,却发现覃颜已经不在了。

  覃颜在方幂和几个朋友的掩护下离开了。完全不关自己的事,覃颜不想掺和,张琼妈打了她,方幂已经帮她还回去了,也就算了,覃颜不想跟这种人计较。

  方幂说,“我送你回家吧覃颜。”

  覃颜把塞在耳后的头发放下来盖住被打的半边脸,“为什么要回家,被这种人影响心情就输了,走,去吃麻辣烫,我请客。”

  离店还有几十米远,覃颜就闻到那股醉人的香味,陶醉地说,“就是这个味道,让我在英国半年,魂牵梦绕,今天一聚,以后再一桌吃麻辣烫就不知是哪年了,你们想吃什么尽管点,不要客气。”

  方幂点完自己的,跟店小二要了一包冰块,递给覃颜,覃颜放在脸颊上,六月中旬,湖城的天气已经很热了,用冰冰脸看起来也没有那么不和谐。

  店里有一面墙,画满各种涂鸦,据店主说已经累积十年了,一层盖一层,到最后每个人涂了什么写了什么都只有自己知道。吃完麻辣烫,覃颜和小伙伴们各自选了一种笔,有拿铅笔的,有的是彩色圆珠笔,有的是水彩笔,还有人拿了毛笔,选了一个角落,涂上自己的文字和心情。

  本来也没准备拍照,但想起白楚,覃颜还是拍了一张发到WB,“即兴之作”。拍的是整面墙。并没有对准自己写的五个字母。名符其实的即兴书写。无法直视。不堪回首。她才不要拍。

  作者有话要说:  嗡嗡嗡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