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33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白楚耷拉下小脑袋,划开手机,“QWE旅游网站上有几个招房车组队的,时间一致路线也很多吻合,跟他们抱团的话,路上可以互相照应,借个人来开会车应该没有问题,就是……”

  “那不是挺好吗?组队出行也更安全。”覃颜拿过手机,滑动屏幕,经过一番筛选,“欧洲全境游的已经有两辆车了,就加入这个好了,等下就审请吧。”

  白楚瘪着小嘴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

  覃颜突然来了一句,“只有你跟我两个人去……你是不要想我有命回来了是么?”

  白楚假装听不懂,小声道,“欧洲治安还是很安全的……”

  覃颜瞟白楚一眼,“你脸红什么?”

  白楚,“……”,拿小手摸了摸脸,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容易脸红了……

  虽然仅从外型和价位就知道房车有多豪华了,但进去看了之后覃颜还是深深震惊了,真是贫穷限制了想象力,极力让自己镇定才没有表现的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不过下了车之后却忽然反省,“这个时候的反应是不是很重要?我应该开心地跳起来是不?”

  白楚,“……人家当然想看到你开心的样子了,但表演的话就算了。”突然很想咬人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下一秒就听覃颜道,“不开心是假的。这么淡定才是真的在演。死要面子。没见过这么虚伪的人吧?”

  白楚好想抱抱覃颜,覃颜快走一步,“注意保持距离。”

  白楚,“……”

  作者有话要说:  白楚:没有二百多万英镑的房车怎么泡姐姐╮(╯▽╰)╭

第29章

  等出门“喝咖啡”的梯五回来,白楚正式将覃颜介绍给四人组,“我学姐覃颜,湖城人,学建筑的,她是毕业旅行,跟我暑假行程一致,准备结伴同行。”

  按理,主人当然没必要向佣人介绍自己的朋友,但白楚从来没有把四人组当佣人,一直当她们是亲人和朋友,都是白家的老人了。

  四人组以前见过覃颜,直到现在都还有印象,这张纯净漂亮的面孔,一旦看过一眼便很难忘怀,“覃小姐好,覃小姐有一阵子没来了呢。”

  覃颜,“……因为临近毕业,很忙,所以。”

  四人组,“原来是这样。还以为覃小姐是因为家里多了我们这些人,觉得拘束,才不来玩了。”可以说是相当客气了。

  白楚,“我出去玩,两三个月才回来,家里也没什么事,你们自己安排一下,排一个班,留一个人看房子,然后其他人可以回国探亲。爹地已经同意了。”

  梯五,“四小姐,忘了跟你说了,刚才大小姐打电话过来,指示留下两个人,一人看房子,一人随四小姐出游。”

  白楚顿时气成河豚,一手掐腰,一手把桌子拍的啪啪响,“我姐又来横插一脚,我这次是开自己的车,又不是偷她的车去开,她也来管?我们小孩子出去玩,大人跟着多扫兴,还能愉快玩耍吗?”

  覃颜把白楚拉到一边,“你对着他们又跳又叫有什么用,要想办法说服你姐你的行程是安全的,让你姐放心,才不会让人跟着你。”

  白楚抓抓头,“你的意思——我应该去对着我姐又跳又叫?”

  覃颜,“……你应该用你姐的方式跟她打交道,而不是用自己的方式。”

  白楚眨眨眼睛,“我姐的方式?”那是什么?

  覃颜,“你先把那个审请填了,之后再跟你说。”

  白楚很不开心,嘀嘀咕咕着,最后还是填了审请,点了提交,手机丢在地板上,生无可恋地瘫在沙发上,“要我跟一群老头老太太一起出门,我宁愿啃一包五仁月饼……”

  燃鹅,老头老太太们更嫌弃白楚,“看了你们的资料,发现你们中有一人还未满十八周岁,我们很遗憾,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们一般只把孙子带到两岁。”

  覃颜笑抽。

  不喜欢和老人组队是一回事,被老人拒绝又是另一回事了,白楚不干了,点进组织者的资料,找到电话,打过去,“嗨,我想我们得好好谈谈……”

  覃颜用眼神示意,“电话给我。”

  白楚乖乖交给覃颜。

  对方听到一个喳喳呼呼的小孩声音本来已经准备挂电话了,突然换了一道清澈冷静又不失礼貌的声音,便勉强听了几句,这一听便有了兴致——

  “你是学建筑的?喔,是的,之前大概看了你的资料,但没有仔细阅读……我恰好是一名建筑师,准确地说是一名拥有RIBA的退休建筑学教授,我的五名同学有两位跟我情况相似另两位则一直从事建筑师工作,我们是六铺位的房车,准备完成大学时的约定……可以问一下,到目前为止你有什么作品吗?……喔,我的天,你说的设计竞赛我知道,事实上我有收看当天的直播,你们的队伍获胜实至名归……你是一个优秀的年轻人,又是同行,我对你很感兴趣,结伴同行应该会很愉快,但是你的同伴我不敢恭维,她年龄太小,说话像你们中国春节燃放的鞭炮,太吵而且不讲道理,很难沟通不说,路上可能还会出漏子……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给她一个机会,另外一辆车是一位退休的律师和夫人,目前我们已经在爱丁堡会合了,大家都很聊的来,正在为出发做准备,如果你们过来和我们见面并得到一致认可,那么就没什么问题了。”

  等于说要面试。

  跟六位建筑师一起旅行,每天都有机会免费听专业课,机不可失。

  覃颜,“好的,我们马上从圣安出发去爱丁堡。”

  白楚有点紧张。虽然她的初心是去玩的,但更希望覃颜好。很担心自己拖覃颜后腿,让覃颜失去这次机会。

  出发的时候甚至为穿什么而发愁,“这些上了年纪的英国绅士是不是只爱黑白灰?我是不是应该少穿点颜色?”,覃颜安慰,“没关系,就像平时那样穿。”

  路上好几次问,“那个人好像很讨厌听我说话,要不见面后我不说话好了”,覃颜摸摸头,“你这么可爱谁会真的讨厌你呢,你刚开始打过去的时候本来就是找人家吵架的,听起来肯定不会悦耳了。其实你这清甜的少女音是普罗大众最喜欢的声线之一。”

  白楚照了照后视镜,“我觉得他们肯定不会喜欢我头发的颜色,等到了爱丁堡我先去染发,染成……栗色吧?栗色应该没问题。”

  覃颜把车停在路边,轻抚白楚脸颊,“楚楚,放松,做你自己就好,如果见面后他们真的不喜欢你,那我也不会喜欢他们,不跟他们组队也就没什么遗憾的。或者你实在觉得拘束,那我就调头回圣安。这次旅行如果你不开心一切都失去意义。你懂我说的吗?”

  白楚心里一下子涨的满满的,笑的时候眼底亮晶晶的,“知道啦。”

  面试很轻松就过了。

  覃颜在电话里就通关了的,见面后出色的仪容和文静的学者型气质都加分不少;白楚则实现了逆袭,人气后来居上,比覃颜更受欢迎,用律师太太的话说,“是个生动有趣博古通今的可爱多”,和白楚聊天,老人们总是愉悦地直耸肩不时开怀大笑。

  覃颜趁大家高兴,为每个人拍了照,并以“国内的家人希望认识各位”为名,请每位老人做自我介绍并录了视频,这些照片和视频当然不是给张慧芳和覃斌看的,而是给白周看的。

  回到圣安后,在白楚忙着指挥四人组往房车上搬各种物品的时候,覃颜花了一天一夜,综合运用手绘、制图软件、办公软件、影音软件,制作了一段十分钟的短视频,在白楚完成配音后,发给了白周。

  自BDUK和BDCN脱离了白帝系后,白周便不再在白帝大厦办公,将两家公司总部搬到海城最繁华的地段,四面外贸机构、金融中心环立,晚上灯火辉煌,一座座亮如水晶宫。

  下班后,白周从办公大楼回到高层住宅,倒了一杯水端着走到窗前坐下,拿起遥控器关上了房中所有的灯,独自坐在黑暗中,脚下踩着哥特式、罗马式、巴洛克式等各式水晶宫。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