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35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白楚则闷闷不乐。

  不是这样的。

  她要的房车旅行不是这样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覃姐姐比较了解白姐姐\^O^/

第31章

  她想这座移动的漂亮房子里只有她和覃颜两个人,不欢迎任何人打扰的私密空间。

  怎么哄都哄不好,连用身体去讨好都没用,白楚完全没有兴致。覃颜认真地看着白楚,“所以给我看了这么久脸色你到底想怎么样?嗯?金主?你想要什么姿势?我都满足你。还是你厌倦我了?我离开好不好?我马上走。我最初计划的是一个人背包的旅行,根本就没有你,也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也不是我想要的,我现在心里比你还不痛快……”

  白楚忽然抓住覃颜的手,在覃颜的手掌靠近掌短肌部位狠狠咬了一口,手心手背都留下一排血红的牙印,覃颜疼的五官挪位,此时是凌晨,车停在德国一处房车营地,驾驶室J女士和C女士正在熟睡,覃颜拼命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叫出来。

  白楚在黑暗中无声地流泪,止都止不住,两只小手雨刷一样不停地抹着眼泪,根本没用,视线很快又模糊了。

  覃颜跳下床离开主卧,还没来得及出门,一条纤细的身影扑过来紧紧抱住了她。

  “不要走……”鼻子探进覃颜颈间,深深呼吸着覃颜身上特有的清新味道,白楚心脏痉挛,身体战栗,喉间肌肉蠕动着发出哽咽的声音,“不要离开我……”

  覃颜没有动,白楚的泪水滴进她的心里,像科幻电影中的机器虫,用尖利的钳手深深扎进她的心脏,挣开白楚比撕裂心脏还疼,她做不到,“我不走,你别哭。”

  之前虽然闹了两天覃颜都没有动过分房睡的念头,今天也是一时情绪上来突然暴走,除了离开也不知道要怎样化解眼前的僵局,她已经尊严扫地无计可施。

  回到主卧,白楚缩在覃颜怀里,眼泪还是止不住,最终在覃颜的亲吻和轻抚中恢复平静进入梦乡时天都快亮了。

  第二天中午,白楚在潺潺溪水声中醒来,通体舒畅,忽然搞不明白这几天自己到底是哪根筋不对每天跟覃颜使小性子,透过车窗看到覃颜他们正在律师家那辆车的遮阳棚下做午餐,麻利地洗漱了,松松地绑了一个空气丸子头,蹦蹦跳跳地跑去报到,“别忘了我这份!”,担心大家不做她的饭。

  见白楚眉眼弯弯小脸亮晶晶,覃颜暗暗松了口气,用中文问,“闹够了没?”

  白楚垂下长睫,小脸泛着红晕,“以后不了。”

  J女士用英文道,“小朋友好像很不欢迎我和C住她的车。”

  覃颜点头,“没错,这几天她都在因为这个闹脾气。”把白楚卖了。

  白楚,“……”,愣了片刻,瞪圆眼睛否认,“没有!我才没有!”,跑过去给C女士揉肩,“夫人你说句公道话,我对你们其实很热情对不对?”

  C女士摊开双手,“喔,亲爱的,你的表现无论如何不能叫做热情。”

  白楚学C女士的语气,“我的天,这中间误会太大了,夫人,我想我们要坐下来好好谈谈。”

  C女士的丈夫此时正坐在折叠椅上,拍拍身旁的空椅子,“来,坐下来跟我谈也是一样的。”

  J女士,“如果你足够有诚意,那么从今晚开始就让我和C体验一下在你的浴室里洗澡是什么滋味。”

  白楚本来已经坐到椅子上,一听跳了起来,“不!绝对不行!夫人,这不在我的热情范围内!”

  ……

  覃颜把白楚丢给老人们玩,回车里做炒饭,差不多要炒好的时候,白楚蹦回车里,看到炒饭要出锅了,从厨柜里拿出一只海碗在水笼头下冲了一下递过去。

  覃颜用抹布把海碗里的水擦干净,把炒饭盛出来,看了看白楚,“这些人个个都是人精,坦诚一点比较好。”

  白楚撅起小嘴,“你心可真狠,我都快被他们玩坏了。”

  覃颜问,“你是吃炒饭还是吃意大利面?”

  白楚,“我当然吃炒饭。”

  覃颜,“那就拿六个盘子吧,加你六个人吃炒饭。”

  白楚洗了六只盘子跟在覃颜身后,回到遮阳棚,烤肠、蔬菜萨拉、奶油蘑菇汤、炒饭、意大利面,简单的午餐,十个人围坐着,边吃边聊,鸟语花香,群山静谧。

  J女士和C女士都是夫妇一起出行,J女士的先生是专职建筑师,C女士的先生退休前是拥有皇家建筑师资格的大学教授,剩下的两位男建筑师,一位终身未婚,一位丧偶有年;

  律师夫妇是房车出行的专家,退休后经常开着房车到处晃悠,这次觉得两个人的旅行有点乏味,于是加入了组织;

  J女士的偶像是解构主义大师扎哈.哈蒂德,覃颜目前最欣赏的建筑家是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

  ……

  白楚一边竖着耳朵听众人聊天,一边用叉子叉了一只烤肠,因为离的比较远,不方便用力气,刚叉起来就掉回了盘子,覃颜离的近,随手叉了一只放进白楚的盘子。

  白楚心里小小甜蜜了一下。

  J女士和C女士入住房车掀起的风波算是平息了,白楚很快和老人们打成一片,成了人人喜爱的小甜点,口感还Q弹的那种。

  此时车队已经由渡轮到达冰岛,入驻在一处群山环抱的房车营地,不时有胖胖的小动物从草丛里探出脑袋来,对人类很好奇的样子,特别可爱。

  白楚说,“好想捉一只来养哇。”

  覃颜,“有你一只就够了,再养一只照顾不来。”

  白楚说,“带了好多花盆和花桶,我要把车顶平台变成移动花园。”

  覃颜,“你也可以养几盆蔬菜和香草。”

  白楚拍手,“对呀,我怎么没想到。”

  下午安排了骑行,天高云阔,一望无际的草地,成片成片的紫色鲁冰花,徐徐的微风吹的每个毛孔都舒畅,远远的有一座蓝色带尖尖小屋顶的教堂,白楚和覃颜并肩骑行在队伍的最先方,后面的八位老人家虽然也很兴奋,但车轮却没有那么听话,不认老不行。

  一群带着头盔身着马术服的人策马从蓝色小教堂方向疾驰而来,转眼间来到近前,当先一匹纯黑色骏马,骑士身姿英挺,疾风裹着淡淡冷香飘过,令覃颜有一瞬间的眩晕,白楚已经握不住车把,连人带车摔进鲁冰花丛。

  覃颜心脏一紧,跳下自行车,把车丢在一边,跑过去扶白楚,白楚爬起来,脑袋上顶着几朵鲁冰花,兴奋地抓着覃颜的手,“是我姐!是白周!”

  覃颜,“……”似白周那般高贵优雅的女子就连帅起来也这么要命,天理何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