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36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白周勒住马,翻身而下,脱下头盔托在左手,右手握着马鞭,看着白楚,眼睛里隐隐含着一抹笑意。

  “姐!”

  白楚扎着两只小手像练习飞行的雏鸟一样飞奔向白周。

  眼看白楚就要扑到身上,白周迅捷地向旁边一闪准确地避开去,白楚扑了个空,摔了一个饿虎扑食,幸好草地够软才没有伤到牙齿,但也相当狼狈了。

  白楚完全没有气馁,爬起来抱住白周的胳膊,“姐!”

  骑士中一位保镖上前接过白周的头盔和马鞭,白周轻拍开白楚,弹了弹被白楚小手触过的衣袖,走向路边看呆了的老人们,露出礼节性的笑容,“我是白楚的姐姐白周,白楚年纪小不懂事,望路上多多照顾,感激不尽”,和老人们一一握手,也没有落下覃颜,同样礼节性地握了握手。

  覃颜本来有些忐忑不安,但与白楚的目光相遇时,心一下子就踏实了——白周看着她,却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来的快,走的更快,风驰电掣,白周和保镖们很快消失在鲁冰花花海尽头。

  白楚一路搜集花草,做成盆栽摆在车顶露台,客厅的花瓶里也插着鲜花,卧室里更是放了一只木制的花桶,每天都换新的,满室馨香扑鼻,令人心旷神怡,两具年轻的躯体夜夜在花下销魂,乐此不疲。

  每当路过知名酒庄,白楚都要请车队的人喝几杯,律师夫妇和J女士夫妇对品酒很有研究,律师太太甚至还是一位知名的酒评人,这使得白楚完全不用担心像上次在格市那样被宰,大家喝到了实至名归的名酒,覃颜学会了摇杯闻香,还知道葡萄酒中有一种叫单宁的物质,和糖分、酒精一起刺激神经元,带来轻抚肌肤般的触觉。大家都很有原则,因为白楚尚未成年,便集体监督她不许她饮酒,别人的话白楚可以不听,但覃言的圣旨她白楚绝不敢忤逆,乖乖在一边喝果汁。

  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近三个月,九月中旬,车队到达巴黎,接下来便将搭渡轮返回英国,换句话说,巴黎是此行最后一站。

  车顶露台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花园,光香草就有十几盆,还移植了几盆观赏性蔬菜,彩色甜椒、樱桃番茄、羽衣甘蓝,香草也好蔬菜也好,凡是可食用的都有点残缺,因为被摘去做菜了。

  车内的套房,吧台,壁炉,休息室,客厅,到处都可见覃颜的画稿,有速写、速描,还有大量的水彩画。

  这些旅途中积累起来的东西覃颜一样也没带走,只简单一只行礼箱踏上回国的飞机,自己早早订了票,没有给白楚知道,走的时候天还没亮,白楚还在熟睡。

  不能说是不辞而别,因为事先有约定。而且覃颜还留了一张便笺,便笺上这样写着——

  “去年冬天的晚上,彼此视线相遇的一刻,我就知道你已经看穿了那是骗局,可是出于对我的某种兴趣(是的这个也写在你眼睛里),你不仅没有揭穿父亲还和我一起配合了他的演出。你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心里一直好奇。后来我知道答案就是我的身体本身。幸好我给的起。今日约定完成,银货两讫,江湖不见。”

  作者有话要说:  嗯嗯,第一卷 到这里就结束了,也可视为完结,等我有空再写第二卷哈,谢谢小天使们的留言和打赏,爱你们

第32章

  三年后的冬天。

  下班后, 覃颜走出省建筑设计院大门, 活动了一下僵直的脖颈, 疼的吸了口凉气, 一边揉着脖子一边朝菜市场走,买完菜出来依旧扶着脖子, 做为画图狗,颈椎本来就有点问题, 前天晚上换了一套新枕头又给睡落枕了, 无异于雪上加霜。

  穿过丹雪公园, 过到马路对面,左转进入一条巷子, 正好碰到去上夜班的傅玉达。

  傅玉达看了看覃颜手里的袋子, “阿姨和叔叔搬到城西去了,你一个人吃饭买这么多菜?”

  覃颜,“……我忘了……”张慧芳和覃斌昨天才搬走, 她还没能适应。

  傅玉达一脸“我就知道”的笑容,“我晚上要是不加班, 这几道菜也不算多”, 伸手撩了撩覃颜胸前的长发, 继而低头看了看手表,“快回去吧,我上班去了。”

  覃颜,“嗯。”

  傅玉达和覃颜已经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

  傅家在湘湖水岸有两套房子,其中东区一套三居室, 南区一套门面房,傅玉达博士毕业后在市三医院工作,父母在自家门面房经营面馆,勤勤肯肯待人和善,挺好的一家人,覃颜也没什么好挑的,双方父母也都看好这门亲事。

  覃颜还在读研的时候,傅家就要人了,想早点抱孙子,覃颜坚持等自己毕业工作了再说,傅玉达和父母也很理解,就拖到了现在。

  如今覃颜进入省院工作几个月,已经入了编制,差不多算稳定了,不出什么大错可以在做到退休,现在不止是傅家,连张慧芳和覃斌都跟着催婚,覃颜还是能拖就拖,拖一天算一天,内心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就这么拖着。

  路过发型店,覃颜看着玻璃墙上的自己,抬手耙了耙头发,突然有了剪发的冲动,竟然提着菜走了进去,一个小时后出来,及胸长发变成了三年前的及肩中发,连发型也一样,只不过发色是天然的墨玉色,没有染头发,刘工和余工不止一次以自身的惨痛经历教她要珍惜发量,把她唬的不轻,别说染了,连烫都不敢烫。

  出了发型店没走几步,目光被蛋糕店提前摆出来的圣诞装饰吸引,覃颜提着菜走进了蛋糕店,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盒欧式水果蛋糕。

  离家还有几栋楼,覃颜双手被袋子勒的生疼,在路旁的长椅上坐了下来,怔怔发呆,天已经黑了下来,路灯昏黄的灯光把她孤寂的身影照的很长,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跑去剪头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买蛋糕,更不知道现在心里为什么酸胀难受,悲伤像潮水一样自心底涌向四肢百骸。

  有人在覃颜身边坐下来,递给她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握着咖啡杯的手纤美的可以去做手模。

  覃颜的目光在这只手上停留片刻,缓缓抬头看向对方,秀美的容颜,素净的气质,眉目如画,覃颜眼底的泪水一下子就漫了出来,晶莹的泪珠扑簌滚落,在面颊上留下一道水痕,无声地落到围巾上,抬起手想要摸摸白楚的脸,在半空中停住了,她知道眼前只是幻影,一碰就会烟消云散,这样的事她经历的太多了。

  已经三年多没联系了,一个字的信息也无,都说时间可以淡化一切,可为什么她对那个孩子的思念越来越深?连时间都救不了她,真的是没有活路了吧。

  目光回到白楚递过来的咖啡上,发现杯口冒着热气,浓郁的咖啡香气直往鼻子里钻,眨了眨眼,接过来喝了一口,稍微有些烫的咖啡漫过舌尖,覃颜忽然清醒了,身边坐着的不是幻影,是本尊,手一抖,整杯咖啡打翻在白楚的裙子上,大衣下摆也溅了一些。

  “对不起……”

  覃颜连忙从包里取出纸巾蹲下身去擦白楚裙子上的咖啡渍。

  白楚站起来,“不用擦啦,我打底裤穿的很厚。”

  覃颜匆忙收拾了长椅上大大小小的袋子,一边躬身说着,“对不起,天气这么冷,真的很抱歉”,一边向后退,退出三步,掉头就走。

  白楚,“……”

  覃颜一路逃回家,把房门反锁,坐在沙发上发呆,那个孩子长大了,眉眼长开了,更漂亮了,蜕去了稚气和灿烂的色彩,学会穿黑白灰了,一头乌发顺直地披在肩上,在路灯的照耀下流泉一样清亮,俏皮可爱的小鬼头竟然长成了一位清灵素雅的小姐姐,这算不算长歪了?她想象中,白楚的世界永远多姿多彩……

  肚子咕咕叫,覃颜才想起来还没吃晚饭,她现在真的没有心思烹饪美食,想起来家里有现成的火锅料,于是把买回来的食材清洗了一下,简单地切了片,准备涮火锅吃。

  电煮锅里的火锅汤已经煮沸了,覃颜正准备坐下来往锅里夹牛肉片和金针菇,傅玉达发微信过来,“颜,快看窗外,下雪了!我正在休息室窗边看!下的可大了!”

  覃颜没有理会,无奈微信一发而不可收一直响个不停,方幂、郦华亭等一帮朋友、研究生时处的比较好的几个同学、坐隔壁桌的省院同事纷纷发信息过来叫她去看雪。

  这些人是有多贫雪啊。

  覃颜笑着摇了摇头,筷子忽然在半空中停住了,想起三年多前她撑着雨伞去找白楚,看到白楚还蹲在原地,就那样蹲着哭了三个多小时,这一次不知还会不会犯傻……

  走到窗边看了看,空中果然飘起了鹅毛大雪,覃颜进门时就换了睡衣,这时也来不及换衣服了,直接往睡衣上套上大衣,踩着胖头拖鞋就出门了。

  白楚果然还在原地站着,一动不动,脚边立着垂直落体掉落的咖啡杯,像极了巴黎街头扮成雕像的乞丐,连一个装钱的容器都不差。

  覃颜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气的浑身发抖,以为自己是金钢不坏之躯么,万一冻坏了怎么办,三步并两步走到近前又尴尬了,低头把鬓发塞到耳后,调整了一下表情,抬起头,“那个,刚才洒了你一身咖啡”,指了指家的方向,“要上去吃火锅吗?做为补偿……去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