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39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覃颜,“吃晚饭了吗?”

  白楚,“你怎么加班加到这么晚。”

  几乎是同时说的。

  有一刻沉默。

  覃颜,“做我们这行加班是家常便饭。”

  白楚坐起来,“你是不是还没吃晚饭?”

  覃颜,“你呢,今天一天都吃什么了?”

  白楚笑眯了眼睛,“吃了一块巧克力。好饱。到现在都不饿。”

  就是覃颜昨天晚上从蛋糕上拿掉的白色巧克力牌,上面用彩色奶油写了一行萌萌的字,“楚楚21周岁生日快乐!”,白楚在蛋糕盒里还发现了生日蜡烛。

  生怕覃颜不知道她吃的是哪块巧克力,白楚又补充一句,“幸好你昨天晚上把那张巧克力牌从蛋糕上拿掉,不然我今天都不知道要吃什么。”

  覃颜站起身,“喔。你不饿是吧,那我做我自己那份。”一头钻进厨房,按压下想撞墙的冲动,从冰箱里取了蔬菜、鸡蛋、火腿肠、酱牛肉出来,准备煮面吃。

  “我忽然就饿了,多煮点,我也要吃。”白楚跟进来说道。从身后抱住覃颜腰,“每次闻到你身上的味道,我就觉得自己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打住”,覃颜嫌弃地剥开粘在身上的人,“这么晚了我也不便赶你走,但有一点要审明,今晚绝对不许碰我,我身上到现在都还在疼,提不起任何兴致。”

  白楚乖乖和覃颜保持距离,“我就是手酸,到现在还酸……”,一边说一边甩手。

  覃颜,“……”

  白楚说完就后悔了。做的时候怎样都行,但平时绝不能拿这个话题调侃。她不该说的。触到覃颜的逆鳞。为了赎罪,跑去浴室洗自己换下的衣服。

  覃颜煮好面,听见浴室里水响,走进去一看,白帝家的小公主正蹲在墙角洗衣服,凌晨怕吵到邻居所以用手洗的,缩成一团的背影可怜又可爱。

  “你会洗衣服么。”覃颜走过去轻轻拍了拍白楚的头,“先去吃饭。”

  “当然会了,你忘记我们房车旅行的时候了?每天内衣裤都是我洗。而且这三年多我有时间都会做一些家务。”

  “不记得了。”覃颜拿起毛巾给白楚擦手,“你做家务,让佣人坐在一边嗑瓜子么。”

  白楚,“没有,我只是想学一点基本的生活技巧。”

  覃颜,“白帝树大根深,不会那么容易倒的,你一个小孩子,别杞人忧天,自己吓自己。”

  白坤这几年在境外投资了好几个大项目,最后都以失败告终,赔了不少钱,网传白坤现在已经被限制出境,被迫低价转让房地产业务套现还银行。

  白楚,“你看到新闻啦?其实我的生活倒没受什么影响。我也不是因为那个学的。”

  覃颜,“不是最好。”

  白楚很喜欢酱牛肉的味道,竖起大拇指连声说好吃。

  覃颜,“二十年前,不,是二十一年前,我们一家刚到湖城的时候,这对夫妇就已经做了二十多年酱牛肉了,到现在至少有四十年的手艺了。”说完又补充一句,“以前他们家的铺子跟我家只隔了两个店面,他们家最小的儿子跟我年纪差不多,那时候每天一起上学来着。”

  白楚,“恨只恨我晚生了四年,也没能跟你家做邻居,不然就可以跟你一起上小学……那个时候我们小颜颜一定特别可爱,家里有相册吧,我要看。”

  覃颜,“……再小也比你大。有。”

  作者有话要说:  再次祝端午节快乐!我们这边有龙舟赛喔!我喜欢吃咸粽子,不知道大家是甜党还是咸党呢。嗯,文文本周没有审榜,不在任何榜单上,喜欢的不要忘了点收藏,支持一下小透明,谢啦!

第34章

  吃完饭, 覃颜找出两本相册, 白楚抱着看的津津有味, 覃颜去阳台把被子收了, 然后把白楚的洗服洗了晾起来,阳台吊顶集成了风幕干衣模块, 明天上午应该能干了,倒要看看到时候白楚还有什么理由赖着不走, 朝客厅瞧了一眼, 白楚正对着相册一脸姨母笑, 覃颜翻了个白眼,看着比自己大四岁的姐姐的照片露出这种笑容也太失礼了吧。放水洗澡。

  正在泡澡的时候白楚跑了进来, “颜, 你说哪里疼来着,我看看。”凑到浴缸前就要动手。

  覃颜把白楚的手挡回去,“都说了不许碰我。”

  白楚, “我又不是那个意思,我就看看。”

  覃颜嘴角抽动了一下, “你是不是想让我打开窗户把你丢下去?”

  白楚揉了揉鼻子, “那我也一起洗”, 在覃颜面前洗淋浴,三百六十度展示完美果体。

  覃颜把视线牢牢钉在浴缸的泡沫上,坚持了不到三分钟,缓缓落在白楚身上……快要被白楚目光捕捉到的时候,飞快地收了回来, 咽了咽唾沫。

  关灯之后,卧室里很安静,白楚从背后环着覃颜的腰,乖巧本份。闹钟的分针走了五格,覃颜转了个身,由背对白楚变成面对白楚,白楚是睁着眼睛的,覃颜并没有觉得意外,她轻抚白楚的脸颊,“长大了很漂亮。我每天都在想长大后的你是什么样子的,当你来到我面前时我却不敢认。因为比我想象的还要美好。长的很好。我很喜欢。”轻轻吻上白楚的额头,“如果我是男人,说什么也不会放手,你父亲当年也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穷小子,可我是女人,你让我怎么办,嗯?白楚?你让我怎么办?”

  白楚只有行动,没有语言。

  痛并快乐着,这晚的覃颜,身心都到了极致。

  第二天早上,白楚故伎重施,覃颜起床时她就醒了,但一直闭着眼睛装睡,但是覃颜却丝毫不给面子,洗漱收拾妥当,在床沿坐下,“我知道你醒着。”

  白楚睁开眼睛,“几点了?不用管我,快去上班啦。迟到就不好了。毕竟刚到单位没多久……”

  “你不用心虚,我并没打算赶你走”,覃颜手一伸,“拿来。”

  白楚,“……?”

  覃颜,“服务费,三年前已经两清了。现在要重新付费。”

  白楚眨了眨眼,“你不说我都忘了”,从枕头下面摸出一张银行卡,“我这三年多都没怎么花钱,喏,都在这儿了。”

  覃颜接过银行卡放进衣兜,拿起手机,“密码?”

  白楚,“我从梯五他们嘴里套出来,自从我到英国后,我姐时不时抽查我的帐户,所以我就找渠道为自己安排了另外一个身份,建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帐户,把攒下来的钱都转移到了里面。”把帐户和密码都说了,“手机银行也可以用。”

  覃颜根本没把白楚的话放在心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