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42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白楚,“这点你可以放心,他们是讲原则的,我钱花到了。我自己也办了一个,亲自认证过,完全没有问题。”

  覃颜,“楚楚,你已经成年了,不再是小孩子了,当初我离开法国的时候跟你说的很清楚了,而且中间分开了三年多,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你真的……不觉得这样很好笑吗?”

  白楚,“很多东西变了,但我没变,你没变,这就足够了。我是很认真的请你跟我走,或者带我走,总之一起走。也请你认真思考后再回答我。手机备忘录里有时间和地点,我等你。等你用行动回答。”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覃颜,“……”

  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这次是覃颜自己的手机在响,是郦华亭打来的,之前约好出去吃午饭。

  “你已经到了?这么快……等我……二十分钟吧,我这边,我这边现在堵车,对,好像是出了交通事故,对,要不你先点菜,我一会就到。”胡乱地应付了一通,挂了电话,覃颜顺着衣柜滑坐在地板上怔怔发呆,三分钟后才跳起来,抓了一件千鸟格大衣,一条灰色的针织围巾,提起包就出门了,一边走一边穿大衣,到了电梯前又返回,把白楚的包拿到工作室的保险柜锁好,又再次的冲出家门。

  锦隆酒店二楼,郦华亭坐在靠窗的位置,服务生已经开始上菜了,还看不到覃颜的影子,郦华亭忍不住朝楼下张望,正好看见覃颜那辆宝骏火箭一样冲了过来,“嗖”一个漂亮的飘移滑进空着的停车位,郦华亭眉毛飞了飞,这技术真给女司机长脸。

  “不好意思,亭姐”,覃颜飞奔上楼,离着老远就开始道歉,“让你等这么久,我真是……哎,一言难尽。”觉得还是不解释好,解释的越多说的谎越多,良心会痛。

  好在郦华亭也没有追问,视线落在覃颜的头发上,“怎么回事,一朝回到三年前了,个人觉得你还是留长发好看。”

  覃颜坐下来,解下围巾,和包一起放在旁边的空座上,“剪短一点可以少消耗一点营养,现在光画图都不够用。”

  郦华亭,“其实省院也就是听起来高大上一点,换我在你这个年纪,宁愿去小一点的建筑事务所,人少,一个人要做齐全套,锻炼人,钱也不少拿。省院分工细,流水线作业,管理又官僚化,在里面时间久了,能力没锻炼出来,人已经麻木了,每天只知道机械一样画图。”

  覃颜苦笑,“我爸妈的愿望我做女儿的怎好辜负。哎,先做几年再说吧。”

  郦华亭,“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比较空,要不要我替你跟阿姨和叔叔好好聊聊?”

  覃颜诧异,“我以为你升了COO会很忙。”

  郦华亭,“辞职了。手续都办好了。”

  覃颜差点跌掉下巴,“Y?!刚升官就辞职这是什么梗?你知道多少人挤破头想进元城吗亭姐?”

  郦华亭笑着拍了拍覃颜手,“淡定。我有充分的理由。”

  覃颜,“……好吧。”

  作者有话要说:  童鞋们多多留言啊,虽然我不喜欢回,但我喜欢看呀!(拍飞)

第36章

  菜上齐了, 郦华亭拿起筷子, “吃吧。今天我请客。庆祝我辞职。顺便也庆祝一下我即将步入三十岁。”

  覃颜笑, “其实停下来休息一段时间也好。一出娘胎就不停奔跑, 最后一头撞进死神的怀抱,从起点到终点一条直线, 这样的人生想想也真是没意思。”

  郦华亭也笑了,“你知道就好。”

  覃颜, “独立、知性、优雅, 亭姐的三十岁我要是能拥有就好了。”

  郦华亭, “提醒你一下,这句话有歧义。”

  覃颜, “……?”

  郦华亭夹一块虾仁递到覃颜唇前, 覃颜愣了一下,张嘴接下,嚼了嚼鲜嫩弹牙, 甘甜中透着丝丝清香。

  郦华亭,“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我一直大爱这家酒楼的碧螺虾仁。”

  覃颜点点头, “好吃。不过我对外面的菜不感冒, 还是最喜欢吃我妈烧的菜。”

  郦华亭, “说起来有一阵子没吃过阿姨烧的菜了,我租的房子快到期了,我都想好了,到时候就搬到城西跟阿姨和叔叔一起住,每天蹭三顿饭吃。”

  城西临湖别墅, 离湖岸不到一里路,带一个大花园,首付二百多万,其中郦华亭借了九十万,没有利息,但是有条件,别墅中要留一个房间给她,她随时可以去住。

  “咳咳咳,”覃颜被呛到了,“还没装修,你搬过去怎么住,我爸妈搬过去,一是我妈的病需要休养,同时也是为了把这边的房子腾出来给我和傅玉达培养感情,咳咳咳……”眼泪都呛出来了。

  郦华亭递一张纸巾过去,“咱们虽然是老乡,但你爸妈是县城出身,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念书那会子吃的苦不比你爸妈卖烧饼时吃的苦少,你爸妈能住,我就能住。再说那里富纳湖山,四周都是原生态森林,实打实的天然氧吧,别说有遮风挡雨的房子了,就算背一个睡袋我都想去住,不然你以为我什么倾尽积蓄借钱给你们家买房?”

  “不要了亭姐,”覃颜摆手,“这样吧,你先搬去我那住,我想办法借钱装修,等那边装修好了,你再搬过去,不过可能要一年左右,你得耐心等。”

  郦华亭,“你饶了我吧,湘湖的房子那可是你和傅医生二人世界,白天要看你们秀恩爱,晚上还要隔墙听你们live直播,简直就是毫无人道的屠狗现场,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求放过。”

  “你想多了亭姐,我和傅玉达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你以为我爸妈为何拼命把我往傅玉达身上推,就差按头了……”意识到说多了,覃颜赶紧低头吃菜。

  “接着说啊,”郦华亭饶有兴致地托腮,“怎么不说了?”

  不知为什么,覃颜忽然有一种感觉——她被郦华亭套路了。

  “你和罗世彬的事,我从方幂那里差不多听全了,现在换了傅玉达,也是这样,覃颜你……你是真的性冷淡,还是,别的原因?”

  覃颜摇头,“我绝对不冷淡。”

  “其实,”郦华亭看着覃颜的眼睛,“方幂和我私下里不一止一次深入研究过,我俩一致认为——你去英国做交换生期间出了问题。小覃同学,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喔。”

  覃颜反将一军,“不如亭姐你先说说为什么至今单身?”

  郦华亭目光闪了闪,和覃颜的视线错开,移向空气中某个角落,似是在回忆,又似在思考,“我只能说童年留下的阴影使我对和男性产生心理障碍,但并不排斥一般的肢体接触,比如握手、拥抱、搭肩之类,我喜欢和女生相处,尤其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但只限于精神层面,也就是说生理上不能接受女生,在我的认知里面,男女结合才是自然的……你没听错,基本上我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怪胎,注孤生的那种。所以一定不要误会我是同,我只在精神上喜欢女生,如果有女生不识趣地追求我,我会想尽一切方法疏远她,我真的玩不来女女。”说完哈哈笑了起来,“对不起,我一下子说太多了,你慢慢消化好了,不要急于评价我。别看我自黑有一手,但同样的话从我喜欢的人嘴里说出来,我会很受伤。”

  覃颜握住郦华亭的手,“不会的亭姐,我很荣幸能交到你这个朋友。”

  郦华亭已经准备翻过这页,正色道,“现在轮到你了。”

  覃颜,“……是的,你和方幂研究的很到位,我在英国期间确实接受过金援,直到现在仍然和对方有联系。理智上,三年前我回国的时候就决定一刀两断,但很遗憾没能做到。之所以找各种借口推迟和傅玉达结婚,一方面我不想委屈自己,同时也觉得对傅玉达不公平”停了停,“和罗世彬分手,之所以能做到不拖泥带水,某种程度上也与这件事有关。”

  “我不觉得你是因为缺钱才出卖自己,虽然这种事在留学生圈子里很常见,面对诱惑能够守住底限的少之又少,况且开放文化里娱人又娱己何乐而不为,但我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我宁愿相信是因为爱情,你爱那个人,对不对?”

  覃颜摇头“亭姐,你高估了我对金钱的抵抗力……我不知道我爱不爱她,只知道她的钱让我很快乐,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难以忘怀,时间过去的越久记忆反而越清晰。”

  郦华亭,“有一点很重要,他尊重你吗?”

  覃颜点头,“嗯。她对我很好。言听计从。”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