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43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郦华亭释然,“那就难怪了。不过听我一句劝——如果注定没有结果,还是早点结束的好。”

  覃颜,“我知道。我一直在努力……结束这段关系”迫不及待寻到郦华亭的目光,认真地道,“亭姐,我们还是好朋友对吗?”

  郦华亭反握住覃颜手,在覃颜肩上拍了拍,“当然了。傻孩子。”

  覃颜坐正身体,“这样的话别墅装修的事就交给你了。”

  郦华亭打趣,“可以啊,你出钱,我负责装修。”

  覃颜,“当然我出钱了,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有金主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然后,设计方面我早就做好了,其它的就由你负责了,反正你现在有的是时间,开民宿的主意也是你出的。”

  郦华亭,“……但是阿姨跟叔叔那里怎么交待?”

  覃颜,“那就要亭姐牺牲一下了。不想太复杂的话,就说钱是你借的就好了。”

  郦华亭,“行,不错,很好。朋友之间不互相利用还怎么叫朋友,你说是不是,哈哈。”

  回家的路上,覃颜心里踏实了许多。郦华亭之所以快三十了还过的这么潇洒,是因为没有家庭压力,父亲在她小时候就去世了,母亲改嫁生了一对龙凤胎,组建了新的家庭,基本上不怎么管她,自然也不会有催婚之类的事发生。张慧芳很喜欢郦华亭,知道身世后更加心疼,恨不得认做女儿,买房的时候郦华亭出了全力,张慧芳和覃斌答应给她留一间房,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接纳她成为家庭一员。

  把城西的房子弄好,有郦华亭在,父母完全可以放心了……

  想到这里覃颜才发现自己已经在为和白楚私奔做准备了,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她是什么时候具备这种潜力的?

  不不不,她绝不可能做出这么荒诞的事。

  晚上迟迟难以入睡,拧亮床头的台灯,去工作室把白楚的包拿到床上,先是取出手机,想了想又放下了,包里还有一本书,之前就注意到了,但被护照吸引了注意力,加上赶时间出门,就没有翻看,回来心里又乱糟糟的,调整不好情绪面对。午夜百转千回,理智薄弱到可以忽略不计,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是本英文书,书名叫《风的独奏曲》,作者T.K.DAO,翻开到第一页,是一位英国当下比较有名的作家写的序,和一般的序没有什么不同,把书夸的天花乱坠。

  覃颜看了几行就翻页了,跳过序,一张插画映入眼帘,覃颜的心突的一跳,这是她的画,一幅水彩,欧洲旅行时画的。

  自己的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本书里……离开的时候,画稿都留在了白楚那辆房车里……

  满腹疑问很快就消失了,因为覃颜完全沉浸在了文字里,细腻、灵动、雅致、幽默,底蕴深厚,角度别致,欲罢不能。

  看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眼睛里出现了血丝,却无心睡眠。

  T.K.DAO就是白楚,全书所有的插画都来自覃颜的画稿,书里写的所有事她们一起经历过。

  拿起手机搜了一下,《风的独奏曲》是在一年多前出版的,曾在《NY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上久居不下,至今售出已达三百万册,在随笔文学来讲,算是相当了不起的成绩。

  覃颜表示震惊的同时,又觉得一切在预料之中,她很早就注意到了白楚的文学天赋,想看读者书评,受限于网络,需要翻墙,只得暂时放弃。

  这下是真的睡不着了。彻底失眠。

  然而大爆炸还在后面。

  覃颜点开了白楚的手机,200多G的视频都是白楚自己录的,纪录了分开的三年里发生在白楚生活中的比较重要的事。

  直到这时覃颜才知道,那辆房车开回圣安后停在花园里,除了一些特别的日子,白楚大部分时间都住在房车里,连《风的独奏曲》都是在房车里写的,“伴着你留下的余香,我每晚都睡的很踏实,在我心里你不曾离开过,我知道你爱我。”

  面对这样的表白覃颜无法说不,所有的防线都崩塌了,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哭的不能自己,哭到一点力气也没有,哭到睡去,睡的很沉很沉。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摸过自己的手机一看,好几个未接电话,有父母打来的,有郦华亭打来的,还有领导打来的,覃颜用冷水洗了脸,漱完口后清了清嗓子,一一打回去,解释了没有及时接听电话的原因,问了一下有什么事,表现的跟正常人一样,但内心深处清楚地知道,白楚拨动了她命运的转轮,她不可能按照正常轨迹生活了。

  她已下定决心赴约。

  但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常,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成了变本加利的工作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卖力地工作,包括省院的工作,以及城西别墅的装修。

  施工队关于设计图方面的疑问,郦华亭因为专业的限制,无法做主,就只能覃颜亲自出马,和郦华亭两个几乎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正在读研的方幂也抽出时间来打下手,帮着出谋划策,有时候为了一个突发的灵感,三个人商议比划到半夜。

  作者有话要说:  嗯,回答一下问题,9位数是RMB

第37章

  半个月后, 约定的时间到了。

  下班后, 覃颜回家换了一身衣服, 还精心修饰了一下, 出门碰到邻居,笑着打招呼, 在电梯里,邻居问起城西房子装修进度, 覃颜简单地说了一下, 一切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

  坐进宝骏驾驶座, 覃颜看了看时间,还早, 决定先去城西看看父母, 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不知道多久风头才能过去。白坤去世之前白家都不可能放弃寻找小女儿吧。更不要说白周了。虽然年龄没有差很多,但白周的高深莫测让覃颜觉得恐惧。

  当然不能见面, 只能把车停在半山腰的公路上,远远地看一眼, 没有感觉到心湖波动, 眼泪却扑簌落下, 覃斌的适应性很强,突然失去女儿尚不致倒地不起,覃颜放心不下张慧芳,张慧芳的世界只有女儿和老公,女儿是未来, 占去她一大半的天,没有了女儿她的天也就塌了,本来身体就不好,可能很难挺过去……

  覃颜蹲在路边捂着嘴哭出声,引起路过车辆的注意,有人竟然停车安慰,覃颜摆手说没事,站起来快步走回车内,启动宝骏,开出一段距离又在路边停了下来,趴在方向盘上哭成狗。

  这些天一直避免面对,分离的痛如天上掉下一座泰山般砸到身上,在这一刻被承受,身体用泪水来止痛,但丝毫没有减轻痛苦。

  子女如果一直牵挂父母,注定走不远。覃颜知道这句话不应该用来鼓励她离家出走。但是她不能放弃白楚。子女要报答父母养育之恩,但也有权追求自己的幸福。前面近二十五年的人生全是按着父母的意愿走的,从这一刻开始为自己活,也不算大逆不道吧。

  覃颜擦了擦眼泪,坐直身体,注意到车上显示的时间,惊觉时间过去了两个小时,本来可以提前到文创书城的,现在已经迟到了一个小时,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也要迟到一个半小时。

  白楚,等我,一定要等我……

  覃颜驾车直奔中山路。

  在文元路和翠湖路交叉口,差点和一辆阿斯顿.马丁撞在一起,覃颜满脑子都是白楚,顾不上多想,继续发力朝中山路开去。

  杯具的是,阿斯顿.马丁司机似乎比覃颜还急,不时和覃颜抢道,覃颜生生被逼出路怒症,就你会抢道我也会抢啊,你会别车我就不会别?你敢玩飘移偏我不敢?大不了鱼死网破,我赴不了约你也活不成,我死你也死,谁怕谁……

  两辆车几乎同时到达中山路文创书城外的停车场,一个“嗖” 的一下快如箭矢倒入左手停车位,一个向右飘移然后“biu”一个转身稳稳停在右手停车位。

  然后世界安静了。

  覃颜没有下车。对方也没有下车。

  覃颜脑海一片空明,好巧不巧,目的地都是文创书城,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大事不妙,两辆车现在隔着一条水泥路面面相对,覃颜认出对方的车型是阿斯顿.马丁one-77,全球限辆77台,中国区仅有5辆配额,售价4700万软妹币,自己的宝骏都不够买人家一个轮胎,以这种车代步的人……覃颜脑海里响起一个名字——白周。

  白楚被覃斌碰瓷的那辆车也是偷开白周的,白楚不止一次提起,白周喜欢收藏名车。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