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54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而覃颜又不是拜金拜到无可救药的那种人。

  仅凭金钱是无法维系感情的。

  她以前太自信。没有想过覃颜会跟别的女人走,以为覃颜解除婚约危机也就解除了。

  昆城回来,跟白楚说了医生的方案,白楚像个孩子一样爆发了,哭喊着拒绝手术。

  “不要,我不要装钢板打钉子,除了生孩子,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在我身上动刀,更不要说打钉子了,我不要!”

  昆城温声劝,“楚楚,我会想办法的,你现在要听医生的话,配合医生做消炎处理,我去想办法,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郦华亭提到了中医正骨术,昆城忙道,“听到了吗楚楚?我们可以去看中医,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让他们动刀的,你不要激动,乖乖听医生的话,你现在不能乱动知道吗?”

  两人一边一个按着白楚的手臂,不让她动弹,以免牵动伤处。

  “都已经嫁人了,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子么。”

  覃颜走了进来,在洗手间哭完,细细地化了妆,完全看不出哭过的痕迹。

  “受伤了要勇敢面对,像三岁小孩一样哭闹像什么样子。”

  白楚有片刻安静,但很快又开始大喊,“我不要打钉子,我宁愿死,也不要骨头被打钉子……”

  她心里不痛快,她就要喊出来。不管以什么理由。

  覃颜轻斥,“净说孩子话。”

  昆城抬头看着覃颜,“楚楚在我眼里,永远是个孩子,可爱、弱小,我在娶她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她。请你尊重我做为丈夫的立场,不要用孩子来说教我的妻子。”

  覃颜愣了一下,低下眉眼,“对不起,昆先生。”

  昆城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拿出手机,发动所有能动用的人脉联系中医正骨医师。

  时间过去了大概一个小时。

  昆城皱着眉头对覃颜道,“现在能联系到的医师,离这里最近的在德国,已经九十六岁高龄,不肯出诊,我想我要亲自去一趟以示诚意。”

  覃颜没有说话。

  刚才被昆城驳斥后,就一直没有开过口。

  郦华亭忙打圆场,“一般医术高明的中医师,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脾气都很清奇,冒然要他出诊几乎没有可能,昆先生可以把夫人送过去,我想他应该不会拒绝救治。”

  昆城摇头,“路上难免颠簸,楚楚最怕疼。况且我对中医正骨也不是那么信任,中医医师的医术又良莠不齐,不乏徒有虚名之人,我不想让楚楚负痛白走一趟,还是我去探个虚实比较好,别人去我也不放心,对医师来说也不够诚意。”

  郦华亭无话可说,“还是昆先生考虑的周全。”

  昆城笑了笑,“郦秘书不必如此见外,当年你我曾共事两年之久,算得上是熟人了。”

  郦华亭已经忘了什么时候脱掉眼镜的了,既然被认出来了,便大大方方地道,“没想到昆总还记得我,真是受宠若惊。”

  昆城道,“我知道你并没有。当年你有如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人,而且把我也当机器人,所有的事都是公事公办……那些抓住一切机会向我献殷勤的女职员没有给我留下任何印象,倒是你让我记忆犹深。”

  郦华亭,“谢谢昆总。”

  有信息发过来,昆城看了看手机,对覃颜和郦华亭道,“两位一位是我妻子的学姐,一位是与我共事过的同事,想必不介意帮我照看一下妻子?我去德国一趟,最迟明天中午就会回来。”

  郦华亭道,“当然没问题。”

  覃颜跟着点了点头。

  昆城看着覃颜,“楚楚说见到覃学姐都忘了疼,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尤其要请覃小姐多多陪伴楚楚。楚楚嫁到昆家后,我父母一边爱若珍宝,百般呵护,另一边也弄了一堆规矩给楚楚学,我们这样的家庭把名声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我虽然不敢苟同,但处在人生这个阶段在家里并没有什么话语权,只能眼睁睁看着楚楚受拘束……楚楚那些发小,听说昆家的规矩厉害都吓的不敢沾边,虽然媒体总能拍到我和楚楚在一起的画面,但事实上我们婚后聚少离多,楚楚婚后一直很孤单,如今难得脱离我父母的视线,覃小姐……”

  “城哥哥你够了”,白楚气的闭上眼睛,“什么都往外说我不要面子的吗?”,紧接着孩子一样嘀咕着,“我嫁给城哥哥后别提多幸福了,一点都不寂寞。”

  这话是专门说给覃颜听的。此刻她正在气头上,不还点给覃颜心里觉得憋屈。

  昆城慈爱宠溺地笑。小妻子太可爱了。

  覃颜,“我知道你们是幸福的一对。这点从媒体的镜头不难判断出来。真心祝福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白楚,“……”

  作者有话要说:  biu……棒!发出一章文文 会结出更多的评论吗?

  替楚楚抱不平的两位好可爱;

  钰琦和sanya看的很透彻喔;

  谢谢留言的各位(=^.^=)

第44章

  昆城离开后, 郦华亭看时间到了饭点, 出去买了些吃的回来, 和覃颜简单吃了晚饭。

  白楚拒食, 覃颜也没管她,对郦华亭道, “这里我看着,你先回酒店休息吧, 明天早上来换我。”

  郦华亭有很多问题想问覃颜, 但也知道现在的情形下覃颜不会说, 便道,“那行, 我先回去了, 你们两个很久没见,好好聊聊。”

  郦华亭一走,白楚就开始秋后算帐, “你带姓郦的来是为了跟我示威对不?祝贺你得逞了,我现在很生气。你以为我是怎么摔下山坡的, 我运动神经这么发达, 嗯?”

  覃颜解释, “我跟郦姐只是朋友。我一个草根,收了你这么多钱,自然一辈子为你守身如玉。跟别人好这类担心都是不必要的楚楚。”

  白楚,“……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还有那句“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覃颜,“我没有。我是认真的。”

  白楚火更大了, 最终爆发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