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57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手机很干脆地就坏了——屏幕碎了,而且无法开机。

  面对这不幸的事实,覃颜告诉自己,她才不是因为吃醋摔手机的,她二十六的人了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蠢事,她只是不小心、手一抖、没拿稳给手机掉到了地上,手机太脆弱了所以坏了。

  覃颜火速换了新手机——某国产品牌新推出的旗舰DiscoverX。

  她觉得自己很需要Discover。

  白帝那样的家庭养出来的小孩怎么可能会简单。

  她要是早点Discover,就不会被小朋友蒙在鼓里这么多年。

  打从今儿起她看电视不看别的频道,只看Disvovery Channel。

  张慧芳打电话来,“金画家要办一个生日趴,她的朋友也都是画画的,我和覃斌的品味估计不行,怕到时候给人家办砸,失掉一位好客人,她在我们家住了很久了。”

  金画家是位漫画家,年龄比郦华亭还大两岁,但本人很显年轻,一头清爽的短发,看起来像是校园剧中的女主角,清新,活泼,笑起来露出两颗守门的小虎牙,本是少女才有的俏皮灵动,就在眼眸中逸了出来,只看外表,绝不敢相信她即将过三十三岁生日。

  “她打算怎么办,应该跟你说了吧。”

  “说了啊,开了一张单子给我,但我心里还是没底。”

  “你把她开的单子拍照发给我,我看下。”

  “好。”

  覃颜看了金画家列出的清单,大致规划了一下,发微信给张慧芳,“生日蛋糕不用去蛋糕店订,我亲自给金画家做,其它的材料交给我爸去采购,金画家生日那天正好是星期天,我会过去的,到时候你跟我爸做一些幕后的工作就行,不用出面。”

  张慧芳,“叫方幂和华亭也来。”

  覃颜,“亭姐现在满世界飞,不见得有时间,方幂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建筑事务所的工作,忙的焦头烂额,看情况吧,我也想多两个人帮忙啊。”

  发完信息,覃颜细细琢磨了一下,发现给金画家做生日蛋糕简直等于给自己找了个世纪难题——

  金画家的审美不是普通人可以揣度的,而且出了名的挑剔,再者人家本来是订了蛋糕的,你私自给人家取消了,如果做的不好,那真是闯了大祸了。

  虽说是免费送的,但像金画家那种收版税收到手软的人是不差钱的。

  ……不管怎样总比控制不住去刷侠多丽的微博然后手抖摔坏手机强……

  为了研究金画家的喜好和审美偏好,覃颜在网上各种搜集金画家的资料,对金画家在微博上提到的一件事印象深刻——

  某次金画家去南美洲旅行,在洪都拉斯看中了一件木雕工艺品,万分想带回国,但因为体积较大而且易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物流公司,蹉跎中该单品被店主卖给了别人,金画家抱憾不已。

  覃颜想,就以这件工艺品为原型做一个蛋糕吧,金画家应该会喜欢的。

  拿定主意,立即行动。

  要做出工艺品的蛋糕版,必须对细节有全面的了解,金画家的微博里只放出了一张照片,这显然是不够的。

  覃颜发动所有人脉(当然不包括白楚),联系洪都拉斯的工艺品店,追踪该件工艺品的去向,以期获得该件木雕的影音资料。

  郦华亭也在被拜托者之列,“特么的就一张照片让我怎么给你找啊?”

  覃颜紧抱大腿狠拍马屁,“我相信万能的亭姐一定可以做到。”

  三天后郦华亭用邮件丢一个视频过来,“我亲自去拍的。拿去。不谢。”

  覃颜激动的语无伦次,“谢谢亭姐,mua!mua!mua!”

  郦华亭,“一边去。我不好这口。”

  到这时郦华亭才想起来问,“要这个木雕资料干嘛?准备复制一件放到城西民宿去?”

  “不是,你知道金画家吧,她下周过生日,我准备送她一只翻糖蛋糕。”

  把金画家在微博提到的事说了一遍。

  “这个思路不错,等下金画家一高兴,拍几张民宿照片发到微博,民宿的预定大概可以排到后年了。”

  “不,我对民宿现在的入住率已经很满意了,有一定的营利,又不致让父母太过劳累,现在就是想提升一下客户体验。”

  为了转移注意力没事找事?怎么可能。

  绝不承认。

  覃颜一遍又一遍地观看木雕视频,将所有细节铭记于心,然后开始着手画图,并用电脑软件三维化……前期几乎将蛋糕当一座建筑设计对待。

  学做翻糖蛋糕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家里蛋糕垫、造型切模、定型工具和硅胶模具都不缺。

  金画家生日这天,覃颜起了个大早,糖粉、水果、色素、防沾粉等事先都已经准备好了,剩下的主要是手工。

  虽说前期准备充分,但要将木雕的所有细节再现在翻糖蛋糕上,难度依旧不是一般的大,一个弄不好变成画虎不成反类犬,脸就丢大了。

  覃颜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耗时近八个小时,在下午五点终于制作完成。

  张慧芳打电话来催,“金画家的助理、工作室的员工还有朋友都到了,其它的我和你爸爸也都准备好,场子现在是华亭在主持,就差蛋糕了,快点拿过来啊。”

  “好了,我知道了,马上就到。”

  放下电话,覃颜开始收拾自己,画了精致的妆,小心翼翼地提起蛋糕盒,轻放于副驾位上,驱车赶往城西民宿。

  金画家长了一张娃娃脸,心态较面孔更年轻。

  三十三了,不耽误她喜欢Cosplay。

  覃颜提着蛋糕走进民宿,还以为误闯了漫展现场。

  金画家戴了假发和尖尖的耳朵,扮成精灵族射手的模样,把一张弓像靠枕一样放在座位上,娇小的身材给人威风凛凛的感觉,助理和友人们也相应地扮成了魔族、矮人族等造型。

  覃颜从西方魔幻世界的边缘快步路过,闪进厨房。

  张慧芳笑说,“女人原来还可以这样活,你看她不结婚不说了,还玩的像个孩子一样,不道的还以为她过的是十三岁生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