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92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再者,白楚怀着她的金孙,经历了郑玉的事,站在正常人的角度,遭受这样的变故,很难不陷入悲痛,她知道不能再刺激白楚,是以白楚将徐妈遣返,她也没坚持再派人过去。

  郦华亭飞去了俄罗斯,覃颜便又住进郦华亭的房间。

  白楚,“亭姐是不是要把世界每一个角落都飞个遍?”

  覃颜,“嗯,她是真的热爱这份工作。”

  别墅二楼有一个超大的环形阳台,三面墙的书架,一面落地环形窗,果蔬园里的芒果树,树枝坠着沉甸甸的果实递到窗前,半数芒果已是橙黄色。

  覃颜和白楚隔着一道玻璃窗坐在芒果树旁。

  白楚扶着一杯白水,她没什么胃口,不想吃任何有味道的东西。

  覃颜坐在白楚对面,神情专注地在看一本孕妈妈的书,白楚回到民宿,覃颜看了一眼,心里一声“瘦了这么多”,视线移开去,便不肯再看白楚,更没有视线对接。

  白楚看着覃颜,“这几天你都没加班。”

  覃颜,“嗯。”

  白楚,“别看这些纸上谈兵的东西,每个孕妇情况都不一样”,伸出一只手去,将覃颜面前的书合上,“看书还不如看我有用。”

  覃颜没有抬眸,目光落在白楚按着书本的手上,本来分别在书本两侧的双手,缓缓向中间移动,像轻柔的花瓣一样,轻轻包裹住白楚的手,摩挲着,微微地握紧。

  白楚心湖滴进一粒水珠,涟漪漾到周身每一个细胞,释放出无数细小的花火,“……颜,你想、我……了?”

  在调&~情。

  可惜覃颜并不在这个频道。

  低首在白楚手上轻轻吻了一下,覃颜眼泪落了下来,“楚楚……我……”,情绪到这里彻底失控,连日的积郁在心理防线意外地出现了一个小缺口后,洪水一样泄了出来,趴在白楚手上哭出了声。

  楚楚,看着你受苦,我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白楚的心脏一下子缩紧,意识到这些天自己沉浸在丧母和身世之痛中,完全忽略了覃颜的感受,覃颜一直承受着双倍的痛苦——哪本书上说的忘了,如果一个人爱你,你的痛苦到她那里会变成双倍的痛。

  虽然知道覃颜并不了解具体的细节,可白楚这一刻清晰地感觉到,覃颜能感知她内心所有的悲痛,承受着加倍的痛楚。

  “颜,事情已经过去了,我都快好啦,你又来惹我”,白楚娇嗔地安慰覃颜,用没有被爱拥住的另一只手轻抚覃颜的手,四只纤白如玉的手温柔地相拥,“人世上不就是这样么,不时有人离开,每秒都有新生命到来,我妈妈走了,可我腹中怀着孩子,几个月后便会来到世上。颜,我有你,还有孩子,没有什么能打倒我。”

  覃颜的眼泪依然收不住。没办法。崩溃的大堤没有那么快修复的。

  白楚,“你看你,天天把比我大四岁挂在嘴上,却是比我还会哭,真是一点姐姐的样子也没有。”

  覃颜轻轻挣开白楚手,抽出纸巾拭去脸上泪痕,“徐妈走了,昆城又那么忙,以后我陪你去做产检吧,每周去一次。”

  白楚有中计的感觉,她最讨厌做那些劳什子检查了,她觉得腹中宝宝健不健康都是命定的,一般来说孕妇年轻身体也有那么好,基本上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但覃颜眼泪还没干,她哪里好拉下脸来拒绝,便道,“喔。好。”

  抬眸,见白楚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覃颜忍不住笑,“咱们不查那些七大项八大类,就去做个B超,每周做一次。”

  看到覃颜笑了,白楚心间甜甜的温柔如雾般升腾,弥漫了整个心田,“嗯。好。”

  这一刻白楚领悟到,人不是有了支持才会变强大,而是有了牵挂才会变强大。她之前难过到不可自拔,意识到覃颜会担心,便立时振作起来。

  白楚,“颜,我想吃芒果。”

  覃颜站起来,“想吃这个容易。”

  打开窗户,倾出身去,拉过那芒果树枝来,拣熟透的摘了一个大的下来,差不多有两斤重,想着白楚这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吃过东西,便加了酸奶、西米露,做了一份芒果西米露。

  因是等了一段时间才吃到,白楚馋到口水都流下来了,及至吃了一口,便立即竖起大拇指,“这个金煌芒,好吃!”

  她家覃小姐亲手做的,当然不是别家能比。

  白楚竟是一口气把一碗甜点吃完了,轻抚小腹,“宝宝说很喜欢,要你下次再做。”

  说起来白楚自己都觉得神奇,这些天一直萎靡不振的胃口自这日晚上开始变的出奇地好。

  本来形容清减许多,几天后便给补了回来,气色也变好了,雪白的皮肤透着淡淡的粉,光彩弈弈。

  元甄夫妇和昆城到民宿来,看到白楚恢复了元气,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元甄道,“既然你打心底嫌弃佣人,那我暂时就不给你安排了,等月份大了再说。”

  白楚,“谢谢妈这么理解媳妇。”

  昆仲培还是没有什么话,全程在旁边微笑,偶尔附和元甄,点点头。

  昆城的性格一看就像昆仲培,话不多,脸上一直挂着笑。

  加上白楚也笑的眉眼弯弯,一家两代四口人,看起来非常地幸福美满,令张慧芳很是羡慕,想着将来覃颜嫁了人,和丈夫一家人也能这样就好了。

  覃颜想,白楚回来有一段时间了,白周差不多要来了,白周没有来,白坤倒是来了。

  因白坤几乎没有在媒体上公开露过面,加上覃颜又称呼白坤“黄先生”,张慧芳和覃斌一开始并不知道白坤身份,直到白楚喊“爸爸”,两夫妻才知道眼前站着的就是有着传奇色彩的房地产大享白坤。

  元甄和昆仲培因本就出身名门,张慧芳和覃斌倒还不觉得什么,像白坤这种从底层走到高位的,才真正令两夫妻景仰有加。

  张慧芳忙去后面的果蔬园摘了新鲜的瓜果来,招呼白坤,“白先生您尝尝,这是我们自己种的,没用过化肥,也没喷过农药,绝对的绿色食品。”

  白坤还真的吃了几块香瓜和芒果,“果肉甜,汁水也多,吃起来确实不一样”,又道,“这里本来就是天然氧吧,又能吃上新鲜的绿色食品,难怪楚楚气色恢复的这么快。”

  一番客气后,张慧芳和覃斌便去忙了,白楚说有点乏,加上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白坤便让她回房间休息去了。

  覃颜陪白坤坐在一楼的客厅里聊天,“没想到您会到这边来。”

  白坤说,“一方面挂念楚楚,过来看看她,另一方面身体状态不太好,暂别工作出来走走。你现在还在省建筑设计院工作?”

  覃颜点头,“工资和待遇虽然一般,但我挺知足的。”

  白坤笑,“当年在飞机上,你说毕业了会坚持做建筑这行,我还不信,现在被打脸了。你接下来的职业规划是怎样,准备在这行一直做下去?”

  覃颜,“虽说是父母给选的专业,但是学了这么久,又入了这行,我怕是改不了行了。我这个人一旦养成某种习惯,便再难改掉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