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109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覃颜看了看粘在身上的白楚,“……可这里有位孕妈妈等不及要吃。”

  白楚本来安静地偎在覃颜身上,闻言抱住覃颜的胳膊摇了摇,“想吃,给我烤。”

  金画家掩嘴笑,“丽崽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怀的是覃小姐的孩子呢,这般跟她撒娇。”

  “丽崽崽”是粉丝对侠多丽的爱称。

  金画家一直对萌萌的物事没有抵抗力,很喜欢这称呼,加上特别粉侠多丽的《冰与夏虫之歌》,因此便随侠多丽的粉丝称呼白楚。

  白楚心里道,可不就是覃颜的孩子吗,每分每妙都想跟覃颜邀功,可是又不能说,便控制不住地将覃颜使唤来使唤去,变着法儿地犒赏自己,而覃颜呢,虽然不知情,却出乎意料地体贴,言听计从的,她现在小日子过的,感觉比环欧旅行时夜夜销魂还甜蜜。

  白楚轻抚微隆的小腹,“谁给我烤枸杞迷迭香面包,宝宝生下来就给谁”,说着做了一个类似剪刀手的动作,摇动着,“两个喔。”

  听起来似乎是为了一口吃的,把双胞胎宝宝都卖了,很没节操。小表情特别可爱。

  金画家卷起袖子,“我来给你烤!”

  金画家的助理在旁边咳嗽了一声,“金老师,友情提醒您一下,离截稿日期只剩五天了……”

  金画家去关小黑屋了。闭关前让助理去市区的家里取自制酸酵头来,“天然酵母,送你。条件,面包烤出来给我留一块。”

  覃斌喜欢泡枸杞茶喝,是以家里有现成的枸杞,迷迭香家里从来没用过,没有,覃颜让覃斌开车去买来,这边,她开始发酵面粉。

  明明只要交给酵母菌就好了,可是覃颜太紧张,总怕发过了,不时打开发酵箱看一下,拿筷子戳一个口子观察泡泡的情况。

  偏偏孕妈妈啥也不干,在一边眼巴巴地看着,专门等吃,令得覃颜就更紧张了,但表面上依然如平时一般,表现的很稳重的样子。

  二次发酵整形,三次发酵加入枸杞和迷迭香,入烤箱,最后烤出来,味道还行,但白楚却没有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不再问津,就像上次半夜里要吃绿小福(香瓜),真的找来给她,她也只吃小小一块。

  张慧芳和覃斌都不喜欢迷迭香的味道,金画家在关小黑屋,覃颜如约给她留了一块,剩下的自己吃,孕妈妈这会在一旁一心一意地揉猫,根本连面包看都不看一眼。

  覃颜又吃撑了。她觉得自己大约真的要胖起来了。

  白坤发信息来,“覃小姐,我打算给昆城和白楚各15%的白帝股份,你以为如何?”

  覃颜,“……这是白帝内部的事,我怎好发表意见。”

  白坤,“但说无防。我就是想听听你的看法。”

  覃颜,“我觉得黄先生要慎重。”

  白坤,“一年多前那场危机,若不是昆元出手相助,白帝大概已经破产,所以……”

  覃颜,“可是昆元得到了你最疼爱的小女儿。”

  而且你的两个儿子都是昆仲培的,昆仲培救白帝根本是出于私心,更不要说白帝签了不平等条约。

  白坤随即说到合约,“白帝和昆元有约在先,按着白帝现在的业绩,就算我不主动给,到时候恐怕也还是一样的结果。”

  覃颜,“虽然我不清楚合约内容,但是郦华亭刚刚走马上任,给她一些时间,事情应该还有转机。”

  白坤,“既然覃小姐这么说。那么我再考虑一下(现在要不要转让股份给昆城夫妻)。”

  白楚本来在一旁全神惯注地揉猫,可覃颜不过回了几条信息,竟然被她收入眼底,“跟谁聊呢?亭姐?方幂?还是?”

  覃颜,“……方幂。”

  白楚,“问小团子的事吗?”

  覃颜,“嗯。”

  白楚把手一伸,“手机拿来我核实一下。”

  覃颜,“……”,虽说心虚,但还是不敢不给,伸手将手机递了过去。

  没想到白楚却又收回了手,“谁要查你手机。我才没有那么专制呢。”

  另一边,白坤陷入沉思。

  若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不放心的,那就是白周,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生骨肉。

  站在白帝的肩膀上,白周一路走到现在,顺风顺水,从未经历过失败。

  白周没有对手。但也没有队友。

  一旦马失前蹄,将会非常惨烈,可能再爬不起来。

  这个孤苦的孩子……

  一方面白坤心底深深地疼爱着白周,但同时,白周也是四个孩子里他最讨厌的一个。

  白周自出生后,便将自己视为白帝正统,而将他这上门女婿视做外来者、寄生虫,明明他为白帝牺牲这么多做出这么大的贡献,可白周根本看不到,她只看到他背叛白月明,只看到他娶了郑玉连生三个子女,只看到他在外面到处留情……

  白周能够一帆风顺,他白坤没少在背后出力,就算白周拿走BDUK和BDCN独立门户,他也一直暗中帮着白周。

  可白周根本看不到这些,她认为今天的成绩都是自己一手挣来的。不仅如此,白周还将最近几年白帝不停走下坡路视作白坤时代的结束,嘲笑他的战略和管理早已过时,看不起他依然贪婪地留在这个位置上,好几次暗示他把白帝还给她。

  这个讨债鬼孩子……

  白坤气到不行,恨不能一个电话把白周叫来,罚她跪两天两夜。

  但他当然不会打这个电话。也知道白周不可能会听话地来聆听他的教诲。

  父子隔阂已久,误会太深,中间的结,他短短几个月的余生是不可能打开的了。

  即便如此,他这老父亲仍不得不为白周考虑。

  没有对手,这很好。

  但没有队友,就太危险了。

  白帝和BD本是一家,现在分成两个独立的个体,如果能互为犄角……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