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112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白周没有说什么。懒得搭理。

  元甄一大早赶来为白楚送行,带了十几个彪形大汉过来,很快将白楚的行礼收拾妥当搬上车。

  覃颜礼貌地送上账单,元甄看都没看就扔进了垃圾桶,“覃小姐这么聪明,肯定不会算错,就按上面的金额退吧。”

  覃颜礼节性地微笑,“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乃萌都不留言,肯定是吃小甜饼吃腻了,扶稳坐好,我要开始虐了

第72章

  因为有白周和元甄在场, 白楚对民宿并未表现出过多的留恋, 简单的寒喧后, 看了覃颜一眼便上了车。

  张慧芳没有经过大场面, 心里有点忐忑,她想这下是不是把两家人得罪透了?覃颜以后会不会有麻烦?你看这一夜之间就退房走人了……

  覃斌早前曾找覃颜谈话, 让覃颜离白家的人远点,不要和白楚走太近, 这下两家退房, 白楚也走了, 正中覃斌下怀,看着载着元甄和白楚的轿车驶离, 覃斌便将张慧芳拉到别墅后面的果蔬园里, “走了干净,咱家又不指着她们那点钱吃饭”。

  张慧芳瞪了覃斌一眼,没说话, 便开始忙开了,园子里的皇冠梨熟了, 该摘了。

  覃斌, “我感觉白帝快要倒闭了。”

  张慧芳一巴掌扇在覃斌后脑勺, “就不能说点好的,亭亭在那上班呢。”

  覃斌懒得跟张慧芳讲道理,反正也讲不通,搬个梯子搭在梨树上,开始摘梨。

  另一边, 白周背对别墅站在湖边。

  按民宿规定,退房后主人要清点房内物品和设施是否遗失和损坏,确认后客人才能离开。

  白周让元甄和白楚先走,自己留下来走完最后一道程序,本质上她是个讲原则的人。

  覃颜检查房间后出来,走到白周背后,“不好意思白总,耽误您这么长时间,但我也要仔细清点不是,现在确认完毕,之前退款也都到账……”

  白周正陷入沉思,被打断后,眉间逸出不悦,转过身,“所以覃小姐开始下逐客令了?”

  覃颜,“……”

  白周,“你别忘了,这栋别墅说到底是我小妹的财产。”

  覃颜,“白总也别忘了,我付出了肉体,白楚得到了足够多的快乐,按业内交易规则,房子现在是,我的财产。”

  白周,“脸不红,心不跳,覃小姐你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冷笑一声,“你父母可以说很会起名字,把你所有的优点和资本都放在了你的名字里,覃小姐,除了颜,你还有什么?除了性,你还能给白楚什么?”

  覃颜,“那我要问白总——除了钱你还有什么?”

  白周,“我还有白楚,我还有白弈,我还有很多,没必要一一枚举给你知道,因为你没资格。”

  覃颜,“白楚是,你的?你就,这么确定?”

  白周,“白楚一直在按我的意思走,结婚,怀孕,我说要接她去海城,她也很快同意了,以及你所不知道的很多事。白楚从未为你停留过,她和你一直停留在皮肤表层,你始终不曾进入她心中。她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

  覃颜努力不让水气在眸中集结,但终究还是无言以对,“……”

  白周坐进车内,“到此结束吧覃小姐,无论对你还是对白楚,都不失为一个好的结局。”

  白周的车变成了小黑点。

  覃颜依旧站在原地,身体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着,但面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张慧芳站在花园里喊,“颜颜,来吃梨!又脆又甜,汁还多。”

  覃颜,“……这就去。”

  周末过后,覃颜恢复了加班,晚上就住在湘湖水岸。

  湘湖水岸步行去白帝大厦,穿小巷抄近道,仅十来分钟路程,设计的又好,人住在里面,像住在插画里一般,郦华亭新官上任,三把火都还没点呢,每分每秒神经都绷的紧紧的,早把4号线忘在脑后,总之就是赖在湘湖水岸住定。

  而且振振有词地道,“我现在是大总裁了,年薪1500万,总不能让我住工作室吧,那多low”,霸住主卧。

  覃颜没话,住工作室,睡折叠床,画甲方要的效果图,啃结构工程课程,写职称论文。

  郦华亭压力太大,有时候失眠,半夜敷着面膜跑到客厅倒立,就见覃颜房间的灯一直亮,凌晨四五点都不熄,第一次以为是忘了关灯,后来撞见的次数多了,拿钥匙开门突击检查,看到覃颜还在伏案工作,才知道这货连日废寝忘食。

  “幸亏有我这个室友,不然你特么猝死了都没人知道”,凌晨三点,郦华亭逮到覃颜上教育课,“白楚走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特么还有两个亿啊,我一个堂堂副总裁,工资加奖金满打满算一年也就2000万,我不吃不喝工作十年到四十多岁才能存到这笔钱,你特么年纪轻轻轻轻松松就到手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面对郦华亭爆竹一般噼里啪啦,覃颜一副淡淡的表情,“亭姐你不也到现在没睡吗。”

  郦华亭,“我只不过偶尔失个眠,你特么夜夜不眠,你以为自己是金钢不坏之躯?”

  覃颜,“我想和过去紧紧拥抱一次,然后彻底告别。”

  郦华亭以为覃颜要和白楚告别,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但嘴上依然不依不饶,“你这拥抱一次要抱多久?生命只有一次啊亲。”

  覃颜微微笑了笑,“亭姐,我会活下去的,不用为我担心。”

  郦华亭眉毛一掀,“别忘了,我老了你要给我推轮椅!”,丢下这么一句便回主卧去了。

  次日,郦华亭走到白坤办公室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鼓起勇气抬手敲门,“董事长?”

  白坤正坐在皮椅上闭目养神,听到郦华亭的声音,睁开眼睛,“郦副总请进”,说着提起精神,坐直身体。

  “郦副总请坐。”

  “谢谢董事长。”

  郦华亭在白坤面前的皮质沙发上坐下来,握紧了手中的文件。

  白坤将这一细节收入眼底,“郦副总找我有什么事?也没提前预约。”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