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114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一起加班的,不同小组加起来有十来个人,覃颜在大部队还没收拾好的时候就已经步出了办公室,看着电梯方向指示变成向上箭头,覃颜想,同事们快下来了。

  等到大部队从电梯里出来,就看见前面覃颜走路摇摇晃晃的,随时可能跌倒。

  众人心道不好,一起向前跑,到底还是晚了一步,覃颜纤秀的身形像朵开败的花一样,萎靡下去,倒在了地上。

  几个同事不谙急救措施,将覃颜身体放平,不敢轻举妄动,连忙拨打急救电话,不一时救护车急驰而来,医生现场施救,等到覃颜有了呼吸,抬到救护车,向医院驶去。

  上夜班的医生脾气本来就不怎么好,等到覃颜各项生命体征恢复正常,医生出了病房,不问三七二十一把覃颜的同事们臭骂了一顿,“为了工资都不要命了一个一个的,钱是能挣完的吗,这姑娘能抢救过来都是奇迹”,同事们像小学生被老师训一样,大气都不敢出。

  医生走后,同事们涌进病房。

  覃颜虚弱地笑了笑,“你看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视线一一扫过围在床边的同事,方案组刘组长四十来岁头顶已是光秃秃一片;画施工图的徐姐发际线已经高到了天花板;暖专业的刘工不到三十岁,未老先衰,面相像五十多岁,去银行办业务柜台职员硬说他用了假身份&证;水专业的李姐四十来岁,发量比正常人少了一半,不得不坚持过气几十年的卷发造型,好让头发看起来多一点……

  不。

  覃颜确定这不是她想要的未来。

  已经是凌晨了,同事们确定覃颜脱离了危险,放下心来,叮嘱她好好休息,便都回去了。

  郦华亭本来要跟覃颜报喜,左等右等不见覃颜回去,发信息来问才知覃颜躺进了医院,风风火火地赶来,少不了一顿数落。

  覃颜赶郦华亭回去,“我已经没事了,这边有护士值班,你现在新官上任,正是关键的时候,快回去休息,别耽误明天上班。”

  郦华亭哪里放心,“你再这么下去早晚猝死。”

  覃颜,“我准备请假。”

  郦华亭,“是该好好休息几天。”

  覃颜,“我准备请半个月假,带爸妈去德国走走,二老忙活了大半辈子还没出过国呢。”

  郦华亭,“……能请下来吗?”

  覃颜,“不然你以为我什么要当众晕倒。上次去冻卵,年假都用完了。”

  郦华亭,“握艹,不要告诉我——这段时间你拼命把自己往死里整就是为了拿假。”

  覃颜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招牌式微笑,眼睛里逸出黠色。

  确认了眼神,郦华亭当即站起来走人,“我可没打算休长假,我得回去睡觉。”

  其实覃颜这样说,有让郦华亭放心的用意,但一切也的确在她计划之内。

  虽说拿自己的健康冒险未免愚蠢了些,但人不死一次,怎能迈向新的人生?

  上演了一场苦肉计,加上老院长关照,半个月的病假第二天便批了下来,覃颜在病床上躺到下午,输完点滴,便办理了出院手续。

  张慧芳和覃斌并不知道覃颜晕倒的事。

  覃颜说,“爸,妈,我拿到了半个月的假,去德国,走起。”

  两夫妻很开心地答应了。

  起初在几平方的低矮小铺卖烧饼讨生活,每天看着省院高耸入云的主楼,出于人类天生的征服欲,两夫妻一心想让覃颜去省院上班;

  现在女儿在省院已经工作了这么久,两夫妻再去看省院主楼,也不知是不是这几年周边高楼崛起的原因,就觉得这主楼也就是一座不起眼的小楼而已,也就不把女儿的工作看那么重了。

  加上开民宿挣了不少钱,衣食无忧,生活富足,两夫妻打心底觉得该喘口气了,明知女儿是为了带他们去旅行才拿的假,说不定要扣工资什么的,也并不挑破,兴高采烈地收拾起行礼来。

  本来,民宿主人出游,可以办理暂停营业,但金画家不久前交了稿,如今正闲的像神仙一样,覃颜试探地问了一下,金画家愿不愿意cosplay一把民宿管家?金画家想都没想便一口答应下来。

  金画家捧着巴掌大的面孔,眼睛小星星一样眨啊眨,“有客人来登记入住,我可以穿女仆装迎接吗?”

  覃颜,“金老师,我们走后,你就是民宿主人,你想怎样都行。”

  金画家拍掌欢呼,“好棒!”

  张慧芳见了,不由得再次感慨,“你看她哪里像三十三岁。”

  一家三口到了德国,先是把古堡和古迹逛了逛,玩了两天,走的腿酸,覃斌还好,张慧芳便开始有些吃不消了,覃颜便将父母带到了德国乡下,入住在农场民宿。

  覃颜,“爸,妈,这里安静,好好歇歇,顺便跟人家德国民宿取取经。”

  覃斌道,“寓教于乐,不错。”

  张慧芳也道,“嗯,是得学习,活到老学到老不是。”

  在民宿的第一晚,覃颜一夜无梦,一觉睡到第二天九点多,揉揉眼,起来洗漱,正准备下楼吃早餐,收到白坤的信息,“在德国玩的开心吗?”

  覃颜想,白坤应该是从老院长那里知道的消息,但又一想,不对,老院知道她休长假,又不知道她来德国啊……看来白坤应该派人一直在“暗中观察”,对她在德国的行踪一清二楚,不然怎么会前两天一家三口兴高采烈到处趴趴走的时候,也没发信息来,偏巧在她沉沉睡了一觉身体状态好到不行的时候才发了信息。

  覃颜低着头,一边朝楼下走,一边回复,“挺开心的,就是有点累,现在住在乡下的民宿,准备休息两天。”

  张慧芳和覃斌起的早,吃过早饭,已经在民宿主人小儿子带领下去参观葡萄园了,覃颜去负责早餐的老太太那里领了早餐,在光线明亮的窗边坐了下来。

  白坤没有了动静。

  覃颜想了想,“黄先生,不好意思,你看我出来度假也没跟你说一声,本来约好周末去霞湖那边画像的。”

  白坤,“我前几天身体状态非常不好,就是你按时赴约,我也去不了。我现在已经不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有时候说出去的话未必能兑现,覃小姐不要见怪才是。”

  覃颜咬了一口面包,“不会。”

  白坤,“不瞒覃小姐说,我老头子现在也在德国了。”

  覃颜心里微微一动,“这么巧。”

  白坤,“而且离你们下榻的地方不远。”

  覃颜,……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