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119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昆城,“……别的事就算了,但这件事你怎么还坐的住?”

  白周,“姓黄的虽然老了,手段还在,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其实黄誉坤私下是这么跟她说的,“周儿,爸爸已时日不多。爸爸在时,一直在暗中扶持你,爸爸若不在了,恐你一人独立于世,遇到困难无人援手,是以给你找了个队友。她不见得会按我的遗嘱做。你还需观察。若其忠我所托,你大可与之携手。若其背叛我,你可除之,不必顾虑。但无论如何,你不能破坏爸爸最后的风光。我不想看到我的婚礼出任何岔子。这点你必须明白。”

  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加上白周也委实不敢轻举妄动。

  便由他去了。

  昆城,“就算你一人之力不足于与伯父抗衡,还有昆家,昆家绝不会眼睁睁看着白帝落入外人之手。”

  说的好像昆家不是外人一样,白周在心中冷笑,面上并看不出什么波澜,“你的心意我领了”顿了顿,“你现在该关心的是你老婆,而不是我。”

  昆城,“楚楚是小孩子性格,什么事闹一下哭一下也就过去了。”

  白周很不喜欢昆城说话的语气,但想到自己也是这么看白楚的,便没有说什么,只道,“……你哪里听来的消息?”

  昆城,“婚礼是现场直播,电视里正在放呢。”

  白周倏地站了起来,随昆城走到电视前,此时镜头正好对着黄誉坤和覃颜,只见黄誉坤满面春风,腰背挺的笔直,旁边的覃颜,身着婚纱,美的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笑的倾城倾国妩媚万方。

  白周,“……”

  这真是豁出去了,根本不在乎同学、师门、朋友、往日同事、父母的观后感,就这样公开婚礼,呵,这女人为了财富,为了爬到更高的阶层,还真是不怕牺牲。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元甄气的咬牙切齿,仿佛站在覃颜身边的是她家老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不要脸,还全国直播。”

  “咳,”一向话很少的昆仲培清了清嗓子,“我倒觉得这姑娘很有勇气。”

  元甄,“你不如直接说你很羡慕亲家公,赶明也找一个直播!”

  昆仲培摆手,“不行。我来不了这个。体力吃不消。”

  元甄脸上忽然现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楚楚要是知道了,只怕要闹翻天。”

  昆城,“楚楚刚刚睡了。我们最好不要告诉她,能瞒一时是一时,能拖一天是一天。”

  一个月后。

  昆府,宝宝满月酒,高朋满座。

  黄誉坤和覃颜也来了,和昆仲培、元甄、昆城、白周、白楚、白弈、白齐、白晋坐一桌,现场气氛微妙。

  白楚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来消化,依旧无法接受覃颜已经嫁人,而且还嫁给了自己的父亲这一事实,直到今日她都感觉在做梦,她还在等待梦醒的一刻。

  期间她没有通过任何途径联系覃颜,没有跟覃颜要过解释。因为她还没有缓过劲来。她现在憋着一口气。随时可能爆发。爆发的后果不可预测。

  别看元甄私下那样生气,可见了面,她反倒是最“客气”的一个,不停地向覃颜嘘寒问暖,虽然说的都是反话,但俗话说“抬手不打笑脸人”,况且这位又是昆家的主母,覃颜只能更加客气,同时不动声色地回击着,不管嘴上说了什么,脸上始终挂着笑。

  昆仲培昆城父子寡言,白齐和白晋自知人微言轻也不说话,白弈还是孩子,只知道低头吃东西,白周一张扑克脸看不出表情。

  白楚一直没有看覃颜,落座后只做两件事,自己吃,夹菜给白弈吃,也不参与对话。

  黄誉坤只会看着覃颜微笑,医生给他打了包括止疼用的MF在内的好几种药,他才能正常地坐在这里,吃东西是不可能吃的下的,他除了微笑什么也做不了,也不想做。

  整桌人就只有元甄和覃颜两个在说话,又都是笑脸,其他桌的宾客看来,这边谈笑风生,似乎很是和谐。

  “黄太太如今发达了,父母哪里还用得着再开民宿侍候人,后半辈子躺倒给人侍候就好了”元甄笑着道,端起一碗汤放到嘴边,“我怎么就养不出这么出色的女儿呢?哎……”摇了摇头,手也跟着抖了一下,竟把汤碗打了。

  白楚就坐在元甄身边,“妈,我这碗还没喝,给你。”

  元甄,“你刚出月子,身子还虚着呢,你留着补身子”,这么说着,将视线转向覃颜,“你看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走起路来都不方便”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以前在民宿的时候,我看黄太太端茶送水分明是行家水准,如今虽说嫁了人,水平想必没那么快退化吧,能麻烦黄太太帮我盛碗汤来吗?”

  “当然可以了”,覃颜立即站了起来,含笑去盛了汤来,双手递给元甄,就在元甄的手将要接住汤碗时,汤碗忽然倾泻下来,将滚热的汤全部倒在了元甄胸口。

  元甄,“……”

  覃颜连忙道歉,“对不起,真是,你看我”,一边道歉一边从桌上抽出纸巾替元甄擦拭汤水,“元馆长这身外套多少钱,我赔一套给你吧。”

  元甄先是气的浑身发抖,“你、你……”,后面又变回了笑脸,“你也是一时不小心,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你嫁给了誉坤,你就是白楚的妈妈,平、康宝宝的外婆……”

  “外婆”两个字深深刺激了白楚的耳膜。

  下一秒,白楚完全失控,端起面前先前准备让给元甄的那碗汤,自覃颜头顶浇下。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看倌们,我肥来啦,那个上一章我不是踩凌波微步逃跑了嘛,结果……跑的太远了,最后求助大使馆,历尽波折才回到故土,你问我为什么不踩凌波微步回来?这个,咳,我的功力不太稳定,达不到一定的心理状态发不了功,所以,你懂的。

  谢谢一支半节的雷雷和花花,谢谢糯米丸子和消磨时间的花花,谢谢楼雨铃和清风拂面的长评,谢谢大家的留言,么么哒

第三卷 到这里就结束了,下面是最后一卷——大浓妆,敬请关注,顺祝周末快乐!

第76章

  其实, 黄誉坤来吃满月酒, 是给白楚准备了礼物的——他带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来, 准备将名下白帝15%的股份转给白楚。

  这是他一早便有的想法, 但一直没有付诸实施,几经考虑, 还是决定要把这部分股份给白楚。

  但白楚端起汤碗朝覃颜头上这么一浇,直接浇没了这份礼物, 黄誉坤激动之一下, 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白楚, 想说“你给我住手”,话没说出口, 瞳孔就散了。

  当年他跟白月明刚结婚的时候, 也有不少人像元甄对覃颜这样当面对他冷嘲热讽,他当时都是一笑了之,现在想想当时实在太傻, 如果时光倒流,他恨不能去掀了这些人的头盖骨, 是以覃颜朝元甄胸口倒了一碗热汤, 他觉得还蛮解气的, 可白楚分分钟站出来打脸,真是让他火冒三丈。

  本来他的病,生命线已差不多到了尽头,这一气,加快了进程, 私人医生冲进来抢救,已无生命体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