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122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覃颜想,也好, 每天看着前车之鉴,不易迷失。

  白帝现在就一个大烂摊子。

  百废待兴。

  覃颜喝了口咖啡, 开始工作。

  黄誉坤对白帝犯下的致命错误主要有两点——

  一是战略失误, 在相关部门出台调控政策后, 急于由国内企业向国际转型,而且还是跨行业投资,步子迈的太大,开拓海外市场接连失利,引起银监会注意, 关闭了白帝的融资和贷款渠道。

  二是管理失误,黄誉坤一直都是用“我认为”的方式来管理,对自己的经验和能力过度自信,不重视市场信息反馈,忽视了规范化管理的重要性。

  管理上的失误,交给郦华亭和她的团队去纠正。

  覃颜要做的是战略纠正——白帝确实需要转型,但不是向国际企业转型,至少不是一开始就向国际化转型,而是应该先向服务业转型。

  这也是为什么郦华亭甫一走马上任,她就丢给郦华亭一篇“网上下载的论文”,引导郦华亭做出将白帝物业服务自白帝分拆上市的决定。

  因为她的战略就是要完成白帝由房地产企业向服务业转型——说白了就是,以前我拿地、盖房子、卖房子,以后我给你盖房子,给你管理房子,负责品牌打造和输出,我给你跑腿。

  转型成功后,你再怎么调控,也不耽误我赚钱。此时再走向国际化,也就不会被盯上,在国内大量持有土地和房产,债务内置,资本外流,还赔的血本无归,肯定会被盯牢。

  大方向上,覃颜很坚定。

  但落实起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首先是她的股权是通过婚姻获得的,她这个形象实在不太美好。这就决定了她做出的决策不论对于错,执行时都会遇到非同寻常的阻力。

  其次,因黄誉坤一惯喜欢做大做强,白帝现在手里仍然持有大量土地和房产,很多在建项目,不是说停就能停下来,而且也不是停下来就能解决问题的,需要从长计议。

  还有就是,白帝和昆家签的那份合约——在规定时间内业绩达到不要求,白帝就要向昆家转移40%的股权。四成股权一旦落入昆元手中,白帝的大势便去了。她再怎么努力都很难挽回局面。所以现在还面临业绩压力。

  又要转型,重塑企业形象;又要有耀眼的业绩,以保证白帝的独立。

  白周说她会连哭的时间都没有,并不夸张。

  她真的没有时间哭。

  她必须一刻不停地工作。

  首要任务、重中之中是重塑白帝的企业形象。

  形象好了,资金来了,业绩也就不愁了。

  郦华亭的任务归郦华亭,有些关必须她亲自去攻。

  覃颜给本科母校湖大捐款五千万,给硕士母校清大捐款五千万,同时出资五千万以读硕时的导师何强名义成立“何强奖学金”,在湖城引起话题轰动的同时,借助捐赠仪式、白帝主题讲座为白帝发声。

  在讲座的问答环节,校友和小学弟和小学妹什么都敢问——

  提问一(小学妹),“我不知道该称呼你覃董事长还是覃学姐比较好,我想问的是,你和黄誉坤先生结婚是出于什么目的?”

  众人轰笑。

  覃颜,“我和黄誉坤先生结婚没有目的,我们是战略结盟。”

  台上和台下笑成一片。

  覃颜,“我想强调的是,我不是一个会忘本的人,我继任董事长后第一件事就是给母校捐款回报母校,就是个很好的说明。”

  掌声经久不息。

  提问二,“我和覃董事长是同一届考进清大读硕的,现在社会学博士在读,我关注的是,白帝的负债率居高不下,黄誉坤在位时,白帝一直执行高周转的激进模式,导致建筑工地事故频出,业主对住房质量颇为担心,覃董事长上任后,这种状况会不会有改善?具体有哪些措施?”

  覃颜,“同年你好,关于你的问题,首先我要说的是,很多人对高负债率有误解,在房地产这个行业,资金成本一直都是最主要的成本,所以高负债是难免的,而且是普遍而在的,所以我可以很坦诚的告诉大家,面对白帝的高负债率,我一点都不方……”

  发言到这里被台下轰笑声打断。

  笑声停下后,覃颜接着道,“所以也不会为了降低负债率采取高周转模式。如果白帝工地发生事故,我绝不会逃避责任,我会责成项目经理彻查,给当事人和社会一个满意的交待。另外,大家知道白帝物业服务去年已经拆分上市,现在业务持续增长,盈利能力有目共睹,现金储备充足,可以为母公司解决部分现金流的问题。”

  ……

  昆府。

  白楚坐在沙发里,膝上放着平板,看着清大礼堂现场视频,面前放着两辆婴儿车,里面分别躺着一只漂亮的小包子。

  白楚觉得无法直视视频里那个一身名贵得体职业装、画着精致妆容、美到无懈可击的女子,这和那个在她身下妩媚潋滟风情万种的女人,真的是同一个人吗?亏她曾想金屋藏娇,这娇哪是她能藏的住的,不止她藏不住,这世上怕是就没有人能藏住。

  双胞胎中的老大,眉眼有七分像覃颜,白楚倾身点了点老大的鼻子,你妈妈那么厉害你知道么?

  老大,“咿呀”

  白楚,“你说不知道?”

  老大,“咿呀”

  白楚,“嗯,你当然不知道。”

  托着腮,接着看视频。

  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了解白帝,像个白帝问题专家……真要怀疑白帝才是她的真爱……

  沙发旁的茶几上放着一只花瓶,花瓶里插着十来束名为“结爱”的月季,是白楚从城西别墅花园里剪来的,放了有好些天,花已经干了,但花型依然完好,香气袭人。

  讲座结束后,白楚放下平板,鼻子凑到花瓶前闻了又闻,以前都没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喜欢这花的味道……

  覃颜从清大回到湘湖水岸,准备眯一会,后面还有活动。

  郦华亭发信息来,“董事长,我觉得你需要一个秘书。”

  覃颜,“我已有人选。就不知她乐不乐意做董秘。”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