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_第142章

书名:覃小姐和覃太太那些事 完结+番外   作者: 旋木却   

  覃颜点头,“我会的,亭姐,我会的。”

  作者有话要说:  .

  郦华亭的事参见36章和38章

  留言中出现了新面孔,好开心;

  经常留言的几个熟悉面孔,么么哒;

  今天下班回来晚了,所以更的晚,抱歉,

  如果能早点更,我都会更早一些

  ----------------------------------

  一支半节,你到底是要看还是不看了

第87章

  覃颜, “亭姐, 你要振作起来, 你说过让我给你推轮椅的, 你不能失言。”

  郦华亭,“我生病, 不发一场高烧是好不起来的。”

  覃颜,“发烧是身体免役系统和细菌、病毒在打架, 如果你不思振作, 滴水不进, 你叫免役系统拿什么去打?”

  覃颜,“亭姐, 如果你不去看医生, 也不让医生来看你,那么我让柳小姐来看你可好?”

  郦华亭,“我现在这个样子, 你让她来看我,是想逼我跳楼吗。”

  覃颜, “那我叫医生给你开些药吃?在免役系统弹尽粮绝之前, 必须给它们请些外援。”

  郦华亭被逗笑了, “嗯。”

  能笑得出来,可见精神状态好了些。

  覃颜暗暗松了一口气。

  离覃颜家很近,就有一座诊所,是覃颜高中同学家开的。

  高中同学念了医科,在医院工作了一段时间, 回到了父亲的诊所,子承父业。

  高中同学看到覃颜进来,怔了一下,笑道,“覃工!”

  覃颜和黄誉坤结婚,引起不少非议,同学、亲朋,一部分人因之远去,但还是有一部分坚定地留了下来,站在覃颜一边。

  覃颜在他们眼里,还是那个学霸+工作狂,见面还是称呼覃颜“覃工”。

  覃颜回之以笑,“徐医生,我来拿些药。”

  徐,“说说看,哪里不舒服。”

  覃颜,“不是我。是我一个朋友。她,一方面工作压力大,太累了,另一方面,因为过去的一些事情,有点想不开,两天没吃东西,嘴上起满火泡,还在发烧。你看着给开点药。”

  徐,“是那位郦总裁吧,我有两天没看到她人了,还在想是不是生病了。”

  他家诊所是郦华亭去白帝大厦上班必经之路。

  覃颜,“……这你都知道。”

  徐,“一个小区住这么久了。是吧。”

  简单问了一下郦华亭过往病史,徐医生开了几盒药,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平时身体好,不是什么大问题,振作起来就好了,多做点思想工作开导一下。”

  覃颜,“嗯。”

  提着药袋从诊所出来,覃颜走在路灯下的夜色中,和黄誉坤结婚后,就脱离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虽然害怕迷失,但事实上是不是已经迷失了?

  叶晴女儿的死,真正的凶手难道不是她吗?如果不是她把叶晴从疗养院接出来,并让叶晴把女儿打扮成男孩,这个无辜的小女孩怎会遭人痛下杀手?

  昆家并不重视女孩,叶晴的女儿是做为男孩被杀的,而这个主意正是她给叶晴出的,所以根本就是她杀死了这个孩子……

  一束强光照过来,覃颜本能地用手遮住眼睛。

  路边停着的黑色轿车,车窗降下,柳上水探出头朝覃颜挥挥手,“覃小姐。”

  覃颜,“……柳小姐。”

  柳上水打开车门,“上来说。”

  覃颜坐到副驾,关上车门。

  柳上水升起车窗,关上车内的灯,“华亭没事吧?”

  覃颜,“亭姐状态不大好。”

  柳上水,“我很怕她挺不过去。伤痕太深。一朝被揭,要流多少血。”

  覃颜心中一动,“……昆城在法国的事?”

  柳上水点头,“没错。是我做的。”

  覃颜,“我本以为是白晋。”

  柳上水,“白晋蹿到好几个国家招兵买马,那些人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亡命之徒。”

  覃颜,“……柳小姐消息真灵通。”

  柳上水,“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的。我现在的丈夫是美国人,在南非开私营武装公司,主营业务,保镖和雇佣军,与欧美一些国家的政府机构有密切联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