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2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在宋思涵和其他多数同学的眼里,程伊芙就是完美无暇的公主。大家理应捧着她,绝不该让她受到一点点委屈,如果谁让她露出了难过的表情,那个人简直不可饶恕。

  雪一样洁白的皮肤、樱桃一样嫩红的嘴唇、泛着金棕色的微卷的头发,和花样翻出的定制裙子,让女生们向往地围在她身边,为她的笑容而喜悦。

  宋思涵也喜欢和她说话。

  程伊芙那乌黑发亮的双眼,永远充满着纯真与幸福。她理所当然地吸引着别人的注意,可是又一点也不高傲,一点也不惹人讨厌,面对着她,女生们连嫉妒的心思也绝不会有。

  反正宋思涵和她做了朋友以后,就有点明白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们为什么总是会对公主一见钟情。如果,公主们都长得像程伊芙一样,这确实很有可能发生。看看班里的男生们,这个是政-府高官的儿子,那个是跨国公司老总的孙子,对程伊芙只会追捧和讨好,还要暗暗较劲争风吃醋,宛如演电视剧。

  宋思涵对这些傻兮兮的男生们不屑一顾,不过她的目光和这些男生们一样,都聚焦在程伊芙身上。

  额外地,宋思涵也关注着围在程伊芙身边的女生们,努力搜集到更多有关程伊芙的消息。

  有一天课间,两个女生正在争谁和程伊芙关系更好,她听见其中一个女生不无炫耀地对另一个女生说:“去过程伊芙家有什么了不起?你见过她家的吉娃娃吗?我就见过!”

  原本作两耳不闻窗外事状的宋思涵立刻悄悄竖起耳朵。可惜那女生刚说完就好像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任由另一个女生怎么纠缠,只把嘴巴闭得死紧,不肯吐出更多。

  那天放学回家,宋思涵就用家里的台式电脑搜索“吉娃娃”。

  宋思涵的爸爸叫宋中道,是华跃公司的小经理,妈妈叫陈于巧,是建材厂的会计,一家三口住在六十多平方的房子里。当时家用电脑普及率还不高,价格昂贵,宋中道一咬牙就买了,紧跟上时代潮流。

  看到搜出来的图片,宋思涵很嫌弃地对下班回来的宋中道说:“爸你来看这狗,长得像外星狗一样,丑得吓人。”

  宋中道解了领带,笑着说:“我看着也挺丑,你搜它干嘛,想养狗了?咱家可没地方。”

  宋思涵说:“我要养也不养这么丑的,一点不毛茸茸,这不听说程伊芙养了只这种狗么。”

  宋中道来了兴趣,摸了摸女儿的头,从餐桌边搬了个凳子坐在边上跟着看,忍不住说:“丑是真丑啊。”

  宋思涵怀疑道:“难道有钱人家的孩子审美和咱们不一样?”

  宋中道摸了摸下巴,勉强说:“看多了好像也有点可爱。查查生活习性。”

  父女俩对着电脑研究了半天,等到陈于巧回家做饭,才关了电脑。

  管这狗丑不丑,既然是程伊芙家的狗,那就是公主狗,见了必须夸好看。可惜宋思涵左等右等,等不到程伊芙提起吉娃娃这茬,那句违心的夸奖也就没有说出口的机会。

  天气渐渐严寒,四年级第一学期临近结束,宋思涵心想那吉娃娃说不定已经被送走不养了,便不再想那丑狗。

  直到快放寒假的时候,一天四个女生坐在一起说话,除了程伊芙和宋思涵,还有与程伊芙关系最好的常沁,以及之前不小心说出“吉娃娃”被宋思涵听到的女生娄静娴。常沁眼睛转了一圈,大约觉得在场的都是程伊芙的“心腹”,就问道:“程伊芙,都快放假了,什么时候再去你家看吉娃娃啊?”

  程伊芙微笑起来,漂亮得让人心里有一股甜甜的滋味。

  “这个周末吧。”程伊芙回答,又看向宋思涵发出邀请,“宋思涵,周末你要不要一起来?”

  十岁的宋思涵当即心花怒放,但表情绷得很矜持,点点头回答:“好啊。”

  进入赛恩斯小学的任务,完成了一半。

  赛恩斯国际小学的学费高昂,为了凑出宋思涵三年学费,一家人除节衣缩食,还向宋思涵爷爷奶奶家借了钱,生活水平顿时跌落了一大截。宋中道的人情往来费用也减到最低,他是把宝全压在女儿身上了,期望不可谓不高。

  宋中道家境小富,底下有一个弟弟。家里供宋中道上了大学,出了婚房的钱,就全了义务。如果说他想进政-府机关,家里少不得要花钱为他铺铺路,但他心有“大志”,非要进私人企业上班,家里就没再管过他。

  他的确有些本事,跳槽几次,跳进了华跃公司,去年还当上了经理。

  华跃公司发源于京州本地,主要生产和销售电器,当年已是北方一带势头最强劲的公司之一。宋中道坐上经理位置,在老同学里也算比较体面的了,但他不满足于熬资历按部就班升职,想要再往上努一把劲。

  几个平级的经理,要么和上头有关系,要么家里有人做官,就属他背景最干净,直接走公司里的关系是难。正抓耳挠腮,苦于无处施为,宋中道偶然听见一句闲谈:他的顶头上司程宪,给女儿买了条裙子,一千多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程宪的工资多少,宋中道心里约莫有数。再说按当时物价,一件童装卖一两百就不便宜了,什么裙子能卖一千多?就算是买了,那么小的姑娘她能穿到哪去?不怕人眼红?还有,如果程宪家里这么有钱,干嘛受委屈每个月领那么点工资?

  凭着这一点蛛丝马迹,宋中道暗中摸索、到处套话,还真让他挖出了程宪的身份——竟然是华跃公司董事长的二儿子。

  再往深挖,找出了程宪女儿的学校和班级,那位小公主正好和宋思涵是同级生。

  虽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但要套住程宪女儿这匹狼,要花下的本钱太大了。饶是向来胆大的宋中道也不禁踌躇,打探清楚个中门道,和妻子陈于巧商议颇久,才终于下定决心,四处运作,把宋思涵送到了程伊芙身边。

  而宋思涵也不负父母的寄望,一个学期的时间,就混成了程伊芙的心腹,将要迈进程家的大门。

  听到这个好消息,宋中道不免把女儿高高举起来转了几圈,又仔细叮嘱一番到了程家该怎么表现,心里对自己的前途信心倍增。

  在那个周末,宋思涵搭上公交车,来到了程家别墅。

  当时一家人还挤在居民楼六十多平方的房子里的宋思涵,眼睛看着这栋高大宽阔的独栋别墅,心中有一股让她后来都羞于想起的敬畏感。那种感觉,就好像她面对着的是雄伟城堡,是巍峨大山。后来她明白了,她敬畏的是钱和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