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6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相反的是,一想起“吉娃娃”,她的心头就像有一块石头压着,变得很沉重。她有点害怕见到“吉娃娃”。

  宋思涵第二次见到那个小孩子,是在四年级下半学期开学一个月后。

  班里十二个女生,除程伊芙外,剩下的十一个里面有六个都去过程伊芙家,不过只有常沁、娄静娴和宋思涵三个人有这个荣幸和“吉娃娃”玩。

  上个学期,娄静娴向别人炫耀时说漏了嘴,让宋思涵知道了“吉娃娃”的存在。寒假里程伊芙邀请女同学们到家里玩,当着其他人的面,娄静娴没心没肺又一次说走嘴,程伊芙当时笑眯眯地岔开了话题,过后就不理娄静娴了。

  幸好娄静娴只是提起了“吉娃娃”,没有说出“吉娃娃”是人,否则还不知道程伊芙会怎么样。

  想一想,宋思涵都觉得后怕。娄静娴家里也开公司,很有钱,程伊芙对她的疏远是暂时性的,算是个小小的惩罚。倘若那时说走嘴的人是她宋思涵,结果又会不一样了。

  针对娄静娴的惩罚还没有结束,所以这一次来程伊芙家里和“吉娃娃”玩的只有常沁和宋思涵两个人。

  同样地,等程伊芙的妈妈上楼后,又过了两三分钟,“吉娃娃”才出现。

  在她们几个中间,常沁对“吉娃娃”的热情最高涨,她央求着程伊芙,命令“吉娃娃”做拜拜、转圈、翻滚、汪汪叫一系列动作,过足瘾头,才笑着放下玻璃杯,揉揉肚子说:“果汁喝多了,我要去洗手间。”

  一楼有个客用小洗手间,常沁认得路,但她站起来之后又改变了主意,回身拉着程伊芙的胳膊说:“你爸爸在国外给你买的新裙子呢?我想看,带我去看吧?”

  程伊芙被她拉了起来,说:“裙子在我的房间里面……”

  别墅一共三层,程伊芙的房间在二楼,常沁笑嘻嘻拉着她往楼梯的方向走,程伊芙只好回头对宋思涵说:“你留下陪吉娃娃玩吧,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二楼,“吉娃娃”也是从二楼下来的。这个念头闪过脑海,宋思涵并没多想。程家的别墅外观大致是方括号形状,主楼两边连着杂物房和佣人房,也许内部是相通的。

  宋思涵站在原地,微笑看着她们走上了楼梯,才又坐下。

  程伊芙和常沁都在的时候她不需要多说话,只要时不时附和一两句就好。她们两个一离开,小客厅安静得一丝声音也无,在这样的安静中,宋思涵后背上的汗毛慢慢竖了起来,她感到了紧张和无所适从,垂眸盯着高档真皮沙发上漂亮的皮纹。

  她知道“吉娃娃”正低头跪在茶几旁边,不远不近,程伊芙走了也没有变化过姿势。

  片刻后宋思涵朝楼梯上望了眼,没有看到她们的身影,犹犹豫豫地把目光放在了“吉娃娃”的头顶,小声地说:“你休息一下吧。”

  “吉娃娃”摇了摇头,乌黑的短发一晃,从耳朵边掉下一绺,发尾就耷拉在耳廓上,看得宋思涵替她痒。

  又望了眼楼梯,宋思涵继续小声说:“她们过一会儿才能下来,你可以站起来走走。”跪了这么久,即使是跪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膝盖也一定很不舒服吧?

  见“吉娃娃”还是没有反应,宋思涵心里很矛盾。她有点担心“吉娃娃”会把她说的话报告给程伊芙,不过,反正她已经说了这么多了——也无所谓再多说几句。

  “要不你坐到我旁边,我挡着你,她们下来了我提醒你?”宋思涵提议道。

  跪在地上的小孩子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了宋思涵。

  她的眼仁乌沉沉的,上次宋思涵匆促间看到的时候,暗忖她的性格应该有些沉闷。这次她没有立刻低下头,宋思涵得以认真仔细地观察,便觉得她的眼睛其实只是大了些而已,眼神呆呆的,懵懵懂懂,和别的小孩子一样,看不出什么特别。

  她还是摇头,没有说话,又把头垂了下去。

  宋思涵就不再劝,默默地看着,越看越觉得她像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动物。宋思涵一面谴责自己有这样不尊重人的想法,一面又忍不住地偷偷心疼这个乖顺可爱像小动物的小孩。

  直到程伊芙和常沁从二楼下来,“吉娃娃”也没有对宋思涵说过一个字。她很小心,不愿轻信别人,这一点宋思涵心里是很认同的。

  轻信别人是非常不好的习惯,不仅会对自己造成伤害,还可能会伤害到身边的人。宋中道就曾经讲过几个工作上的例子,教育宋思涵学会谨慎。

  宋思涵以为,第三次见到“吉娃娃”将是一、两个月后在程伊芙的家里。她没想到,竟然会是在赛恩斯小学。

  由于学费高昂,招生标准严格,赛恩斯小学的学生大部分家(请加君羊:壹壹零捌壹柒玖伍壹)里有钱,少部分没钱但有关系,宋思涵勉强算后一种,不过在后一种里面她也排在底层。好在她品学兼优,听话又聪明,老师们对她的印象都不错,有些跑腿的杂活不方便支使那些有背景的娇贵学生,支使起她十分顺手。

  赛恩斯小学在市区圈了一块很大的地,校园内绿树成荫,四季花香不绝。三栋外观漂亮的教学楼环抱塑胶操场,每栋教学楼只容纳两个年级的学生,配备阅览室、活动室、琴房等等,楼前各有一片活动区,因此不在一栋楼的学生除了周一早晨的升旗仪式通常不会碰面。

  那天宋思涵趁大课间,拿着英语老师让她代送的一份装订好的材料,从三四年级所在的幼苗楼走到一二年级所在的萌芽楼。经过萌芽楼前的花坛时,突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后脑勺,黑亮的短发在阳光下富有光泽。

  这片活动区填满了一二年级的小萝卜头,有的三五成群做游戏,有的两两凑在一起窃窃私语。那个小孩独自坐在花坛边,背影看起来孤零零的。

  宋思涵没有犹豫多久,朝她走了过去。

  程家难道有钱到了把佣人的孩子也送进赛恩斯小学的地步?如果正好是同年级的小孩,倒还容易理解,充当古代伴读的角色,但是一个小豆丁进来能帮什么忙?程伊芙也从来没提过小豆丁。

  宋思涵怀疑自己认错了人,但是她不知道小豆丁的名字,也不能叫“吉娃娃”,只能绕到前面去看看脸。

  刚走到小豆丁的背后,一个站在不远处踢毽子的小姑娘突然朝这边招手,喊道:“程吉!来一起玩啊!我们人不够了!”

  小豆丁站起来走了过去。

  招呼程吉的那个小姑娘疑惑地瞧了瞧宋思涵,眼里写满了“奇怪的人”四个字。宋思涵有点尴尬,双手抱着材料掉头上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