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18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她们一周见一面,如果赶上两人都没空,两三周才见得一面。当程吉在见面时猝然发脾气,宋思涵只想快点哄好她,不要不欢而散,在短信电话里哄终究隔着一层,会埋下不安定的种子。

  但一次两次哄好了,还有下一次。发短信打电话也常常因为一些并不严重的问题吵起来,宋思涵工作很忙,联系程吉的时候往往已经精力不足,程吉又好像故意找茬一样,几次之后,宋思涵终于意识到两人的关系出了很大的问题,想找程吉谈一谈,谈话又会演变成新一轮争吵。

  过去程吉的迫切只用在学习和赚钱上,在她们分手前的那段日子里,她的迫切全用在了宋思涵身上。这种突然的转变宋思涵无法习惯,她在这段感情中渐渐感受到了压抑和烦躁,不愿再继续看不见头的频繁的争执,她只能想,这份感情走到这里,也许真的到了尽头。

  毕业那天晚上,等到散伙饭也散伙,宋思涵叫程吉出来走走。

  宋思涵喝了一点酒,她酒量还可以,见到程吉的时候十分清醒。

  但是后来再想起这一天,宋思涵只记得是自己说了分手。别的,就全部模糊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评论和营养液!这是宋思涵心里的初恋版本,在程吉的印象里就是另一种样子嘿。切换到程吉视角之后也会有小学和大学的回忆部分,但是大家放心,内容肯定不会重复,即使写到同个情节,侧重点也肯定不一样。下章又回到现在进行时啦!明天见~

感谢 ddd1234ddd、一支半节、涂涂、冒泡泡 的地-雷!

  ☆、现在进行时(3)

  她们在一起的时间有一年半。程吉的头发从齐耳短发留成了中长发,宋思涵的发型几乎没变化,一直是爽快的短发。

  宋思涵在清州找工作是为了程吉,当两人分了手,宋思涵也不想滞留在这个失去意义的地方,很快辞职回了京州,进入华跃公司。

  然后就是五年。她们再也没有联系,遗忘在茫茫人海。

  宋思涵以为自己遗忘了。这一次意外见到程吉,接连浮出的回忆告诉她,她没有彻底忘记这个人、这份不算完美的初恋。

  华跃最近没有相关业务可以与程吉的公司合作,宋思涵将程吉的名片妥善保存起来,不打算去联络。

  没有心情。对任何计划外的事情都没心情。毕竟是刚失恋的人。

  宋燕的车子被撞,对方走保险,定损、协商、维修等等事项让宋燕忙得头昏脑胀。宋思涵是不指望她陪自己解闷了,真要坐一起聊天估计就是双方互倒苦水,那场景想想就让人退避三舍。

  这么游魂似的飘了几天,管明明答应的事兑现了。

  周六下午,宋思涵来到她们过去常来的街边咖啡厅。管明明喜欢坐窗边的位子,宋思涵走过玻璃窗,看到了管明明低垂着头的背影。

  两年的感情,即使结束,总有几分温柔留存心里。宋思涵推开门,走到管明明桌旁,拉开椅子坐下。

  “你来了。”管明明抬头对她笑了笑。

  “嗯。”宋思涵看她,妆容遮盖了脸色,只看得出瘦了一点点。这几天管明明也不好过。

  管明明点了一块芝士蛋糕,尝了一口就放下叉子,显然没什么胃口。

  宋思涵没动叉子,喊了声:“明明姐。”她们刚认识的时候,宋思涵就是这样喊她。

  管明明知道这是在示意自己开口,她叹一口气。

  “明明姐。”宋思涵看出她在最后地徘徊,但今天见面宋思涵不准备无功而返,“你的东西都搬走了,我们以后应该很难再见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谈话,你真不肯跟我谈谈吗?把话说开,咱们两个心里都别留遗憾,你说好吗?”

  管明明点头,神色仍有迟疑,不知怎么说起。

  宋思涵说:“你总要给我个原因,为什么突然分手。”

  管明明又点下头,眼神定了定,表情松缓下来,慢慢道:“你觉得突然,对我来说,这是被感性主宰很久之后,用理智做出的决定。我们不合适。”

  “这两年我们一直很好,现在哪里不合适了?”

  “是啊,两年了。”管明明目光忽然悠远,停顿许久,看着宋思涵说,“两年的时间我终于想通了,你不会为我改变。不管我做出多少努力,你还是和两年前的你一样,一点也没变,我真的累了。”

  宋思涵错愕,这些词语她全是初次从管明明口中听到:“什么努力?不是,你想让我改变什么?”

  管明明:“我想让你重视我,在乎我。”

  宋思涵问:“我没做到吗?”

  管明明放在桌上的双手轻轻捏拳,迎着她的视线:“我要你更重视,更在乎。”

  宋思涵感到茫然:“你从来没说过。”

  “如果你足够关心我,你早就应该发现了,这些话哪用得着我亲口说出来?”管明明质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