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吉娃娃 完结+番外_第29章

书名:吉娃娃 完结+番外   作者: 假大骗子   

  这天回家,宋思涵的情绪又很低落。

  她坐在沙发上,表情木木的像在发呆。宋中道一眼集看出她不开心,坐到她身边问:“和朋友闹矛盾了吗?”宋思涵只摇了摇头。

  宋中道有些担心,悄悄观察。他想起女儿第一次从程家回来时,也是一副受到打击的模样,但那次他和妻子什么也没问出来。现在又发生这种状况,宋中道不能淡定了。

  他送女儿去和上司的孩子打好关系是因为信任女儿的能力,宋思涵从小到大都很会交朋友,人缘特别好。她也确实不负期望,程宪大约从老师口中听过了宋思涵的名字,在“无意中”知道他是宋思涵的父亲后,就对他表达了善意。如今他在程宪面前已经说得上话了。

  虽然相信以女儿的聪明才智拿下一个小姑娘不成问题,但是假如姓程的小姑娘也很精明,性格又恶劣的话,他不会坐视自己女儿受委屈。见女儿一直沉默,他怕女儿是被欺负了不敢说,郑重道:“别怕,发生什么事都可以和爸爸讲,爸爸一定会保护你。”

  宋思涵转头看了看爸爸,犹豫起来。不是犹豫说不说,而是犹豫怎么说。

  她从来没有想过把“吉娃娃游戏”和她对程吉身份的猜测说出来,在她的认知里,这些属于绝对不能说的事情,必须藏在自己肚子里。但是今天的发现狠狠冲击了她的头脑,她想不通又憋得难受,需要聊一下。

  “爸爸,”宋思涵编好了理由,问,“昨天我听到一个男生说另一个男生是二奶的孩子,还骂了他。二奶的孩子是可耻的人吗?”

  宋中道愕然,随即一想,有钱人包个二奶,把私生子送到国际学校也不稀奇,女儿可能认识被骂的男生,心里为他抱不平吧。宋中道不想让女儿这么小接触到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但是女儿问得认真,他便没有敷衍了事。想了想,他先问:“你知道‘二奶’是什么意思吗?”

  宋思涵:“是小老婆。”

  宋中道点头:“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是一夫一妻制,咱们国家也一样,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合法的老婆。结婚等于向对方保证忠诚,找小老婆就是出尔反尔,违背了自己的承诺。”

  说到这里他不禁暗自汗颜。他对女儿讲解这些的时候义正词严,但是进入社会工作这么多年,听到过的男女出轨的故事还真不少,同事里就有一个结了婚还找小姐,而且不以为耻的,大家表面上不还是正常相处。

  宋思涵趁他停顿,说:“所以,找二奶的男人有错。”

  “嗯,这个男人肯定错了。”宋中道接着说,“至于二奶,如果她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有老婆,还和他在一起,就是和他一起犯错。”

  “是从犯?”

  “视情节严重程度吧。”宋中道没细说,“但是,二奶知道这个男人有老婆,还和他生孩子,她就肯定错了。”

  “为什么?”

  “因为养一个孩子要负很大的责任啊。你看,别人问你爸爸是谁,你可以说,我爸爸是宋中道,是华跃公司经理。别人问二奶的孩子你爸爸是谁呀?他能回答吗?这个时候他多难过啊。你再想,周末爸爸妈妈带你去动物园,你开心吗?开心吧。二奶的孩子能骑在爸爸脖子上看大象吗?不行,他爸爸要驮着别的孩子看大象,你说他难过不难过?”

  “像单亲家庭,爸爸再婚的孩子一样?”

  “不一样,单亲家庭它原来也是双亲家庭,二奶的孩子从来没有家庭。”

  “没有家庭?”宋思涵眼睛睁大,不理解这话的意思。

  “也可以说是偷来的家庭。偷来的东西能算自己的吗?况且没有真正偷到手。”

  宋思涵思考一会儿,明白地点点头,问她最关心的问题:“二奶的孩子有没有错?”

  宋中道叹了口气,他自己是个父亲,想到不被疼爱的私生子便觉得很可怜,说:“一个小孩没有偷过东西,但他父母都是小偷,你说他算是小偷吗?父母有错,不应该算在孩子头上。如果他自己做错了事情,他才能被说是可耻的。”

  这个解释和宋思涵心里的想法近似,她也认为程吉没有错。不过她又一想,现在程吉住进了程家,情况比宋中道举例的要复杂。她仔细对比后,进一步问道:“如果这个小孩的父母偷完东西,还把小孩放到失主家里养着,小孩花失主的钱,还是没错的吗?”

  宋中道被这个怪异又复杂的假设弄迷糊了,心想小孩的世界这么难以理解吗,那个骂人的男生到底骂了多少东西?这到底是把私生子接回家养了还是把私生子送人了?他踌躇道:“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个……主要还是大人之间的矛盾,小孩又不懂事,不能自己做主……”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沉吟片刻做了个总结,“总之遇到这样的孩子,不要戴有色眼镜看他,人品比出身重要。”

  宋思涵配合道:“好,我记住了,谢谢爸爸。”

  宋中道对这次父女谈心的结果很满意,站起来摸了摸她的头说:“好了,作业写完了吗?不想写作业看看课外书也行,一寸光阴一寸金啊。”

  “嗯,我去看书了。”宋思涵聊完天心情好多了,回到房间读《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晚上陈于巧和老同学聚会回来,听了两耳朵孩子太皮不省心的抱怨,看到自己乖巧伶俐的女儿正坐在书桌前认认真真地阅读名著,那模样怎么看怎么让人喜欢。她平时管孩子比较严,没办法,有人要做慈父就得有人来做严母,现在她心中充满柔情,忍不住过去搂了搂女儿,想和小棉袄来一场母女间的亲密谈心。

  陈于巧坐在女儿的小床边问:“今天在同学家玩得开心吗?”

  宋思涵放下书说:“开心。”

  陈于巧:“那最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想对妈妈倾诉吗?妈妈今天晚上有空,陪你聊聊天吧。”

  宋思涵:“爸爸今天跟我聊了很久,妈,你出门那么累,还是早点休息吧。”

  “知道你贴心。”陈于巧笑笑,随口问,“你爸跟你聊什么了?”

  宋思涵想到程吉有点跑神,回答就简短了点:“聊二奶。”

  陈于巧笑容不变,站起身来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你看书吧,我去和你爸聊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